晏欺腦海裡一片混亂,在憋出這句話時,腦海裡已經飛快地想過各種可能性,如果談舟不願意呢?不想跟他回去呢?也暫時冇有什麼見他家人公開的想法呢?會不會讓談舟為難?

他在腦海裡亂七八糟想了一通,緊張得都快手心冒汗了,談舟卻是怔愣了一會,過了半晌才道:“……會不會不太合適。”

“什,什麼不合適?”晏欺呆住,有點口齒不伶俐道,“我,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……回,回家一趟也正,正常吧,你要是不願意去我家,那,那我跟你先回你家過中秋節也行……”

談舟:“……”

談舟看他小心翼翼,吭吭哧哧的模樣,忍著不笑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晏欺緊張地盯著他:“那,那是什麼意思?”

談舟欲言又止,半晌後淡然道:“我……我是個男的。”

晏少爺愣了愣:“我,我知道啊。”

談舟:“……”

兩人靜默了一會,談舟道…“……你家人不知道。”

晏少爺臉色一變:“……我家人也知道你是男的啊,他們又不是傻子!!”

談舟:“……”

氣氛短暫地陷入詭異的沉默。

“是,你家人不是傻子,”談舟盯著他半晌後,偏過頭去笑了,“你是。”

“……”晏少爺被他笑得臉一紅,憤憤不滿道,“你什麼意思!!說話就說話,不要人身攻擊!”

談舟眉頭一揚,眉梢嘴角都含著笑意:“誰人身攻擊你了,實話還不允許說了。”

晏少爺羞憤地瞪他:“實話個鬼,你這就是在對我進行人身攻擊!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過中秋節啊!”

“……”談舟臉上的笑容收斂了,確定他是真的不懂自己的意思,“你讓我跟你回家過中秋節,是以著什麼身份?”

“還,還什麼身份……”晏少爺臉都紅了,“這還不明顯嗎?就是帶回去介紹給我爸媽他們啊,當然是……是以我,我對象,男朋友的身份了……”

他越說臉越紅,默默瞅了談舟幾眼,談舟卻抿了抿嘴唇:“你家人不知道我們是這種關係,忽然帶個男的回去,他們應該無法接受。”

“啊?”晏欺一愣,“至於麼,都什麼年代了,談戀愛自由,他們都不怎麼乾涉我這些的,再說了,他們也不會那麼古板的,再說了,他們不知道多期待我帶個對象回家給他們看看麼!”

“……”他雖然說得輕鬆,但談舟顧慮還是挺多,“彆忘了,你家,跟我那個父親的家,雙方還是世交。”

這種關係之下,雙方的兩個孩子還在一起了,如果是男生女生,那自然是皆大歡喜的,可兩個男的……這算什麼事?

“哦,那不挺好,更親了!”晏少爺一愣,想到了什麼,忍不住笑了起來,“哦,草,那談斥不是要成為我小舅子了?哈哈哈哈草,他是不是也得叫我一聲哥了!!”

談舟:“……”

這個腦子是怎麼長的,這是什麼思維,什麼神奇的關注點。

談舟抬手往他腦袋瓜拍了下去:“你想哪裡去了!我是說在兩家都是世交的情況之下,我們忽然在一起了,他們會怎麼想?!”

晏少爺揉了揉腦袋瓜,想了想:“給我們辦喜酒?”

談舟:“……”

這還能聊下去嗎?

晏少爺毫無任何負擔壓力地道:“不是有句話說,肥水不流外人田麼!我們兩家既然是世交,那內部消化不是挺好的嗎?哈哈哈哈!”

“……”談舟扶額,“嗯,對對對。”

晏少爺雖然想得簡單,鬨過後,也知道談舟的顧慮,瞬間乖巧下來:“其實冇你想像的那麼複雜的,我們中秋節……先回去一下行不行?我都跟我爸媽說了,說中秋節要帶人回去的,要是我自己一個人回去了,他們肯定覺得我在耍他們玩,胡說八道,說不定一來氣把我腿打斷了再趕出門了。”

“……”談舟斜了他一眼,“趕出來就流落街頭吧,我去救濟你。”

晏少爺惡狠狠瞪他:“……你這個黑心腸的!!”

“你才知道啊?”談舟揚起眉頭笑。

晏少爺哼笑了一聲,不跟他扯這些,又黏糊糊地湊過去,纏著抱住他,眼巴巴盯著他:“粥粥……跟我回家過中秋節好不好?”

談舟:“……”

他就被某人這麼不依不撓纏了大半天後,還是點了頭,回去就回去吧,至於回去以後,會怎樣,到時候再說。

晏少爺樂壞了,在談舟點頭答應跟他回家後,一興奮,把人壓在沙發上就扒光了,宣泄自己難以抑製的興奮與喜悅。

談舟:“……”

媽的,他哪裡來的那麼精力!!

等到談舟渾身虛軟地在沙發上被他弄了兩回,結束後,姓晏的剛穿上褲子,就迫不及待地給家裡打電話::“爸,媽!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!!”

晏母一點也不欣喜,懶洋洋道:“有屁快放。”

晏少爺不滿又正樂著:“怎麼說話的,文明一點!”

“哦,”晏母慢悠悠道,“有話請說。”

談舟人還冇緩過來,渾身發軟地躺在沙發上,閉著微紅的眼睛呼吸,卻被滿心歡喜的晏少爺,湊過去,又狠狠親了幾口,搞得聽筒裡的晏母莫名其妙:“什麼奇怪的聲音?”

晏少爺臉一紅:“哪裡奇怪了!”

晏母不跟他扯:“在外邊浪夠了,趕緊滾回來了,都要中秋節了,還不回來,以後就彆回來了!”

“哼,回來就回來,凶什麼凶?”晏少爺不滿,又驕傲欣喜道,“對了,中秋節我帶人回家一起過,先告訴你們一聲,好讓你們準備準備,也有個心理準備。”

晏母還以為自己聽錯了:“帶什麼回家?”

晏少爺超大聲:“帶人!回家!!!”

“……哦哦,”晏母道,“帶朋友回來?”

晏少爺紅著臉:“……也,也不算朋友了。”

晏母:“女朋友?”

晏欺:“……不,不是。”

“我就知道,”晏母一點都不意外,“你怎麼可能會有女朋友。”

晏欺:“……”

冇有女朋友,但有男朋友行了吧?

晏少爺紅著臉道:“反,反正就提前跟你們說一聲,我會帶一個人跟我回家過中秋節!”

“行行行,同學嗎?”晏母道,“算了,你想帶就帶,隻要不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就行。”

等到掛斷電話後,晏少爺鬆了一口氣,摟過癱軟在沙發上的談舟興奮地親了一口:“看吧,我說帶個人回去,我爸媽也不反對啊,輕鬆接受!”

談舟:“……”

他們接受你帶個人回去,並不是接受你帶個男朋友回去。

不過談舟也知道,現在正在樂在頭上的他聽不進去的,隻能隨著他,過了一會才道:“那我去你家,也總不能兩手空空去,不合適。”

“行啊,”晏少爺笑著把他摟在懷裡揉著,狠狠親了幾口,“這不是還有時間麼,我們出門逛逛,隨便買點什麼帶回去,不過中秋節,還是買月餅比較合適。”

“先去看看吧。”談舟很少會在什麼節日去彆人家裡做客,也不太懂這些,他我行我素慣了。

“行啊,”晏少爺樂著,“我們現在就去,逛一逛!”

不過談舟剛被他在沙發折騰了兩回,腿還是軟的,並不想那麼快出門,晏少爺便順著他,摟著他在沙發上躺著玩遊戲。

晏少爺玩了一會,眉頭一皺:“這個胖球!胖球!!”

“……”談舟一聽,又忍不住想笑,“他又怎麼了?”

前陣子,晏少爺在玩一新款手遊時,同城裡配對了一個新隊友,兩個小學雞在遊戲裡合得還挺來,便作為遊戲網友開開心心打了幾天遊戲,互相吹了幾天牛皮,最後發現那個人是水晶球。

晏少爺當場就要把手機砸了。

晏少爺一邊戳著螢幕,罵罵咧咧:“我不就說了一句他這個胖球,他就在遊戲裡玩陰的,對我展開一陣攻擊!我他媽剛升級啊!!”

“……”談舟忍不住想笑,不過為了給某人麵子還是憋住了,“太過分了。”

“可不是麼!”晏少爺放下手機,“算了,不玩了,我們出門吧。”

談舟人也緩過來了:“行啊。”

雖然說是出門逛商場好買點東西回去,可一到了商場,四周都是各種各樣的月餅,忽然也腦袋空空,不知道該買什麼帶過去比較合適一些。

談舟雖然也想簡單買月餅過去,可看過各種各樣包裝獨特的月餅後,道:“你家裡也不缺月餅。”

“是不缺月餅啊,”晏少爺不否認,眼神斜著談舟偷偷瞄了瞄幾眼,耳朵已經紅了起來,“不過……”

談舟察覺到他的視線,看過去又見他麵紅耳赤彆扭的模樣:“不過什麼?”

“……我家裡是有挺多月餅,每年都有很多人送禮,他們收過各種各樣的人送的不一樣的月餅,”晏少爺在談舟的目光下,臉越來越紅,但還是吭吭哧哧地在一臉血色之下,羞澀憋出一句,“但他們還冇有收過我對象送的月餅……這是第一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