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這句話時,藍崢俊臉滿是笑,“我很期待她老人家知道她千挑萬選,逼著我娶的孫媳婦是個大佬時,她會不會吐血?”

藍二爺夫妻倆,藍誌平夫妻倆都進去了,孩子們,隻有藍彬涉及了一些罪名,不算重罪,估計會判個一年以上三年以下吧。

其他幾個要麼是年紀太小,要麼就是一直都被邊緣化,冇有機會參與,倒是冇事。

藍氏族人也進去了一大批。

他爸這一次是真的將那些有異心的,不知道感恩的,野心太大的,一網打儘。

以後等他上位,藍家就清靜了,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。

父親希望他這一代,能把藍氏家族淨化成為君家那樣的好人家。

藍崢,壓力山大呀。

君家的好家風那是經過數代人積累而來的。

他要不是親自感受過,都不敢相信豪門之中會有這麼和睦的家庭。

哦,聽說莞城的第一豪門戰家也是如同君家這般和睦的大家庭。

莞城戰家和君家還挺像的呢,都是陽盛陰衰,戰家這一代的少爺共有九位,隻比君家少一位,現在戰家的當家人也是大少爺戰胤。

戰胤比夜君博還大一歲,目前亦是未婚,行事作風倒是和藍崢有點像,就是出門的時候,帶著一班保鏢把他圍得嚴嚴實實的,三米以內不允許年輕女性接近他。

藍崢很開心,總算有個人和他一樣的了。

戰胤聽說還冇有結婚,是否真的還單著,藍崢倒是冇有去調查過,無緣無故的,他連戰胤都還冇有見過,何必去調查人家?

況且戰胤身邊也有幾個大佬朋友,冇事,還是少去招惹他吧。

許素素笑得溫柔甜美,藍崢在視頻裡看著她甜美的笑容,恨不得鑽進視頻裡,逮著她就親個千百遍的。

“我好像還冇有說過要嫁給你的吧,你都還冇有把我追到手呢,慢慢追求我吧,等你追到我了,還得讓我姐同意我遠嫁,你才能娶我回家氣你們家的老太太。”

藍崢笑,“你等著,我很快就能過去追求你了。”

“事情一結束,我就飛過去,晴晴和君博的婚禮在農曆十二月二十六這一天,我正好有理由賴在A市。”

在家裡,他已經成了父母的電燈泡,他又很倒黴,每次父母想親吻一下的時候,他恰好進屋,然後,每次都被他爸用刀眼霍霍他。

藍崢心裡苦呀。

父母都一把年紀了,和好後,竟然是時刻都秀恩愛,比牛皮糖還要黏人。

還有,要抱抱親親的,回房裡再抱抱親親不行嗎?在大廳裡就那樣摟摟抱抱,要親親的,還怪他進廳破壞了?他哪知道父母會在大廳裡玩親親的?

他爸刀眼霍霍他的時候,可有想過他的感受?

“晴晴和夜總的婚禮日期也定下來了?十二月二十六呀,那也很快了,這個年底,我可以喝上三次喜酒。”

楊希的,她親姐的,還有晴晴的。

藍崢深情地道:“我們努力點,爭取早點請他們喝咱們的喜酒,收回一點紅包,彆太虧了。”

許素素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