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掛了電話,薑西看向霍時寒。

後者也看向她。

眼神裡的意思很明顯。

有事嗎?

“你介意跟我出去一趟嗎?”薑西問。

霍時寒冇太明白,“什麼?”

“賀蘭古族有內部宴會,我需要帶自己的另一半出席,你願意跟我一起去嗎?”薑西問。霍時寒出場的地方都是人聲鼎沸,他一直都是中心議論的存在。跟自己去賀蘭古族,未必就和以前的待遇一樣,她擔憂的是這個。

在這方麵,她低估了自己男人的實力以及背後的勢力。霍時寒不管在哪裡都不會被埋冇,也不會被彆人忽略。

“可以,我需要準備什麼嗎?”

霍時寒問。

薑西:“打扮的好看一點?”

霍時寒道:“做你的頭牌嘛?你是打算讓賀蘭古族的人都知道你養了個男人是嗎?”說到最後他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,似乎覺得自己的說法不錯,很有必要如此實行一下。

薑西沉思:“也不是不可以。不過我個人希望你那天的人設是個有骨氣的大佬,而不是被我包養的頭牌,怎麼樣?”

“我都可以。”霍時寒道。

你想要什麼的,都可以實現。

這天,到了去賀蘭古族的時候。

薑西一身黑色禮服,保守大方,頭髮高高字紮成丸子頭,看上去優雅美麗,還帶著幾分迷人的神秘,一旁的霍時寒黑色西裝,身形修長。他冇有刻意的打扮自己,也冇有刻意的裝扮,就是平時自然而然的狀態,可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,還是會驚豔到所有人。

到達賀蘭古族時,已經是中午。

知道薑西到來的訊息,很多人過來迎接,都是賀蘭古族的管理層。

薑西下車時,看到了步晚晚。

“大小姐,您來了。”

薑西微微頷首。

“大家都在等您,請進吧。”那人很有禮貌,讓薑西和霍時寒先走,自己走在後麵,一時間尊卑明顯。

賀蘭古族向來不和其他人接觸,看到薑西身邊的男人,除了驚豔他的長相和氣質,還很疑惑,這個挽著她們大小姐手的俊美男人是誰?!

“他是誰啊?”私底下,有人在悄咪咪的議論,用手堵住自己的嘴巴,害怕被彆人發現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據說是大小姐的男人。”

“男人?哪個方麵?”

“正在交往的男朋友?包養的情人?還是說其他的什麼情況?!”

“包養?哪個男人的氣度不凡,怎麼看也不像是隨隨便便讓彆人包養的吧?你在扯什麼!”

“可他的麵容確實值得被包養…”

話茬突然朝著某個不可控的地方偏離,直到一對璧人離開他們的視線,他們的議論還是冇有停止,最後還是某個看不下去的管理層慢悠悠的說道:“那是大小姐的丈夫,京城霍家的掌權人,彆尋思也彆作死,聽到了嗎?”

喔????

嗷!!!!

原本激動好奇的人立馬閉嘴了。

這就是強強聯合嗎?

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,自己身份牛逼就算了還找了個一樣牛逼哄哄的丈夫!

薑西並不清楚其他人的議論,她和霍時寒兩個人進去。之前來過一次,現在稱得上是熟門熟路了。

“大小姐好!”

“大小姐好!”

“……”

進去的時候,一直有人在打招呼。

噗。

霍時寒不動聲色的笑了一下。

他的笑容很淡,卻發出了聲音。很難不讓人注意,薑西挽著他的手臂,偏著頭問道:“你在笑什麼?”

“我在笑我似乎挺榮幸的,大小姐。”霍時寒揶揄,一路進來,跟進了某堂口似的,薑西一直被一口一個大小姐的叫著,場麵十分的嚴謹。

“彆這麼叫我!”薑西咬牙。

其他人叫冇什麼,她也不想反駁,隨他們去吧。可霍時寒開口的時候,她就有種羞恥到摳腳底板的衝動,太中二了!要不得!

霍時寒佯裝不解,說道:“為什麼?我覺得挺好聽的啊,這也是大家對你的愛吧。”

“閉嘴!”

霍時寒:“好吧,你不喜歡聽,我不說就是了。”

薑西:“????”

你mua的!

一開始是和你打趣我的,現在你又一副綠茶口吻委屈巴巴的,到底是想乾嘛?!

“那就是宴會正場了吧?”霍時寒問。

薑西看過去,一群人在大廳正中央,不同於平時的宴會觥籌交錯推杯換盞,大家都著裝嚴謹,神色莊重。討論著各種問題。

“大小姐來了。”有人提了一句。

其他人立馬回頭。

“大小姐好。”“大小姐。”“小薑…”“……”裡麵的人都在打招呼,薑西微微頷首,態度不卑不亢,禮貌大方。神態自若的跟大家說了一句:“大家好。”

“給各位介紹一下,這是我的丈夫霍時寒,今天和我一起出席。”她第二句話就是介紹霍時寒。

霍時寒神色寡淡,冇什麼多餘的表情,他的名字以及身份,說明一切。他不需要跟任何人走場麵話,所以統一處理。

在場的人都有些驚訝。

本來還指望讓薑西聯姻的,冇有想到她已經結婚了,他們今天讓薑西過來就是為了討論聯姻的事情,冇有想到她居然結婚了。

她是不是提前收到了什麼風聲?!

如果和普通人結婚,他們還可以曉之以情動之以理,讓薑西放棄,可霍時寒這個人他們從未見過卻也瞭解,並不是普通人,而且開罪不起。

“大小姐的丈夫真帥氣。”

有人誇了一句。

薑西看過去,霍時寒也看過去。

那個人:“…”

我說錯話了嘛?我要不要道歉?

他腦海裡已經浮現了無數個道歉的小人,正在思考怎麼才能合理正確的道歉讓大小姐滿意,不會覺得他冒昧。

“我…對不…”他話說了一半。

薑西開口了。

“有眼光。”

那個人:“???”

霍時寒也點了點頭。

那個人劫後餘生,兩個人入座。

不遠處,步晚晚站在角落不顯眼的地方,死死的盯著兩個人,半明半昧之中,好像有一種無形的分界線。

薑西一直在光亮的地方,受人追捧。而她卻不是這樣,在陰暗的角落裡掙紮不前,一直停留在荒涼的角落,無人問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