藍家大廳裡麵,燈火通明。

一家人圍在吃飯桌上,開開心心的吃飯。

“媽媽,哥哥不回來吃飯嗎?”藍蘭想起餐桌上少了哥哥藍淩。

“你哥哥啊,最近也不知道忙什麼,一天天的,都說在加班。”藍母一邊說,一邊掃了一眼給藍父,她是在暗示藍父給了太多工作給兒子,以至於兒子都不能回家吃飯了。

藍蘭聽到媽媽說的,哥哥“加班”她就不敢多嘴了,生怕自己說錯話,露出了什麼破綻。

於是藍蘭簡單的“哦”了一句後,就默默的吃飯了。

藍父這時候開口了,“我們公司最近冇有擴張新業務啊。”

“而且以藍淩的工作效率,上班時間應付已經卓卓有餘了。”藍父及時叫屈,他冇有給藍淩增加工作量。

藍父這樣一說,藍母反倒開心起來,“唉,那這樣的話,是不是代表藍淩有其他事情在忙,冇時間回來吃飯,或者陪其他人吃飯,所以就一直騙家裡說加班呢?”

“老公,你們公司裡麵,最近有冇有發現藍淩和哪個女生走得比較近的?”藍母直接開始八卦起來。

藍父吃了一口飯,還真的認真思考起來了,“你這樣說,也不是冇有道理的,藍淩最近的確是有些不妥。”

“有好幾次,午餐時間,我想約他一起,但是走到他辦公室的時候,秘書都告訴我他已經出去了。”藍父想起最近藍淩經常不在公司裡麵。

“真的嗎?那這樣我們藍淩就有戲了。”藍母開心的掩住嘴,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不行,不行,我今晚還是等他回來,好好問個準。”藍母這可不像是開玩笑的。

坐在一旁的何非凡不敢發表意見,隻是默默的吃著飯,適當的時候,隻是微微一笑,以示禮貌而已。

但是藍母此話一出,正在喝湯的藍蘭嗆到了,“咳咳咳......”她可一點都不淡定,藍蘭擔心媽媽這樣刨根究底的,哥哥會露餡了。

“哎呀,你吃慢點啊,怎麼這麼不小心。”藍母有些不悅,畢竟這餐桌禮儀,藍母是十分注重的。

何非凡趕緊在餐桌上抽了幾張紙巾,藍蘭接過何非凡手中的紙巾,稍微的擦了一下嘴。

何非凡猜想著藍蘭嗆到,是因為藍母的話嗎,所以他想岔開話題,“媽,今天藍蘭今天去選了拍婚紗照的禮服。”

“等檔期出來後,我們就去巴國拍攝,不如媽和爸也一起來吧,就當我們全家一起去旅遊?”

何非凡這個建議不錯,藍母十分喜歡,“好啊,如果可以,就實在是太好了。”

“你說怎樣啊?老公。”藍母直接將頭轉向藍父的方向,在征求他的意見。

其實啊,這哪裡是征求意見啊,這就是在逼著藍父做決定,藍父也隻能點點頭。

“媽媽,這個提議那也不錯,我們可以去那邊購物,”說起購物,那可是女人最喜歡的活動了。

何非凡開心的笑了一下,那就這麼決定了,等拍攝檔期出來後,我就去預定機票還有酒店。

何非凡是個行動派,基本上他說的事情都是很快就會去行動。

藍蘭看見媽媽成功被忽悠過去,不再追問哥哥的事情,她也感覺鬆了一口氣。

而且這次去國外拍攝,如果媽媽能一起去,這樣還可以讓攝影師幫媽媽拍幾張全家福,那實在是太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