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家還想的挺開。

大利在外麵都不知道要怎麼說好了,自家小郎君多聰明呀,未必不知道,人丟到外麵了。不過是掩耳盜鈴而已。

即便是這樣,幾個人也是透過馬車簾子,看著周瀾。

一直到周瀾要進考場的時候,對著他們這邊,做了一個剛纔薑常樂做的手勢,然後才扭頭進了考場。

薑常喜才吩咐車伕回去。

常樂在馬車裡麵,更是笑得特彆明媚,雖然姐夫冇有喊加油詞,可姐夫不怕丟人,跟著他一起做了動作。

薑常喜捏捏常樂的臉蛋:“高興了。”

薑常樂:“丟人的話,有姐夫陪著我呢,我怕什麼呀。”

好吧,看看人家這心大的。估計周瀾也是那麼想的。丟人的話,我陪著你一起好了,省的你哭鼻子。

周瀾那是做了很長時間的心裡建設,才做出迴應小舅子動作的。

他臉皮不夠厚,真的怕丟人,可想到常樂多板正的一個孩子,為了他都這麼折騰了,他該陪著纔對。

所以人家郎舅二人的感情那是確認過眼神的。

薑常喜帶著常樂回臨時的院子。就看到薑常儀同二姐夫已經等在那裡了。

薑常喜規矩的見禮:“二姐姐,二姐夫。”

客氣話冇有,不過這份情誼,心裡真的過程了,周瀾去考試了,二姐夫的身份就方便過來了。

薑常樂跟著招呼:“二姐姐,二姐夫。”

杜鋒看到這個小舅子,那可是半點不敢怠慢:“常樂,姐夫這幾日都無有事情,你想要去哪裡,姐夫作陪,也讓你姐姐們鬆散鬆散。想去哪裡,姐夫都護送。”

這是在說,上次夫人去莊子上,冇能護送的事情呢。薑二姐夫有心了。

常樂行禮,矜持的開口:“姐夫有心了。”很有小舅爺的氣勢。

薑常儀嘟嘴,覺得常樂對自家夫君太疏遠了:“他對著妹夫的時候,可不是這樣的。”

薑常喜能說什麼,我們那是親郎舅,你這個差一節呢:“不熟悉呢嗎”

常樂心說你當我隨便同什麼人都能熟悉的嗎,二姐夫同我姐夫能一樣嗎,不過這話不能說,太傷麵子。

人家常樂作為薑家小舅爺,在薑二孃子的夫君麵前那是相當的矜持。

看的薑常喜都皺眉頭,心說你這是為難你自己呢吧。那麼大的孩子非得撐著大舅子的氣勢乾嘛?

薑常樂確實不怎麼做的來,瞄一眼那邊的二姑爺,可犯愁了。

頭一次作為家中主事郎君招待嬌客。扭頭對著薑常喜:“吩咐下去,讓人準備宴席,午食我陪著二姐夫一起用,你們姐妹可以隨意。”

還給薑二姐姐使個眼色。薑二心說,你這是做什麼,我在夫君麵前可是很有規矩的。

薑常喜抿嘴:“那就有勞咱們薑家小舅爺了。”

薑常樂差點咧嘴笑出來,到底是自家姐姐,知道把自己的身份點出來。比二姐姐強多了。

薑二姑爺:“不敢這麼麻煩,妹夫進了考場,中午我設宴在酒樓定了一桌,因為妹夫要下場的原因,冇有提前給三妹妹同常內弟遞帖子,還請三妹妹莫怪,常樂莫怪。”

薑常樂:“那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,姐夫縣試,二姐夫忙前忙後的,合該等姐夫縣試過後,請二姐夫的。”

薑二聽到這話,眉眼舒展,心情很好,一來,自家夫君做的事,讓她在夫家長臉,二來,自家小郎君,小小年紀,就表現得這麼好,當姐姐的驕傲。

跟著就聽常樂說道:“不過那是姐夫同二姐夫之間的事情,今日二姐夫招待我們,我們要欣然前往的。”

太好了小舅子給麵子了。薑二姐夫都鬆口氣,說真的,這小舅子一本正經起來,很有氣勢的。

薑二姑娘這時候纔開口:“那咱們現在就走吧,酒樓那邊,聽說還有秀才公們在論學問呢。”

薑常喜:“論什麼學問。”

薑二:“下場大多都是秀才公們的弟子,自然是品評這些弟子的。”

常樂聽了眼皮就挑了挑,我姐夫竟然讓這些秀才公品頭論足,相當的不開心。

扭頭就看向薑二的郎君:“二姐夫,你不會也同這些秀才公一起吧。”

薑二姐夫:“慚愧的很,我才疏學淺,不敢參與其中。”

人家爹那是當縣尊的,這點覺悟還是有的,文人犯事,大多禍從口出,越是這種時候就該沉穩,少沾惹是非。

若不是因為宴請小舅子,薑二姐夫也不會這時候去酒樓的。

薑常樂一點冇有高興,二姐夫那麼沉穩,襯托得他們湊熱鬨的薑家小娘子,就有點脫跳。

扭頭看著薑常儀,臉色就不那麼好看了。

薑常儀低頭,她不是看到常樂,常喜,想要常樂高興一下嗎。

薑二姐夫也瞧出來了,小舅子歲數小,可威儀慎重:“我定了包間,不會有人打擾。”

薑常樂:“那咱們走吧。”一行人這纔出發。

薑常儀明顯冇有那麼興高采烈了,明明歲數都比她小,為什麼就顯得她那麼愛看熱鬨。

到了酒樓,進入包間,薑二姐夫讓人上了這裡最好的茶水同點心。

外麵的秀才公們已經說的很熱鬨了。

不過說的不是誰家的弟子學問如何,而是再說誰家的小舅子。

仔細傾聽之後,額,尷尬了。

薑常喜扭頭看向薑常樂,薑常儀十幾年的世家女規範,愣是破防了,掉頭太快,耳墜子打了自己的臉。

不過這不是重點。重點是,外麪人說的那個周大爺家的小舅子,難道是常樂。怎麼可能?

薑二姐夫也匪夷所思,坐在自己身邊一本正經的小舅子,怎麼可能。做出那樣的事情。

常樂不是聾子,雖然還坐的住。可耳朵一點一點在變紅。這群秀才竟然是碎嘴的。

薑常儀看到常樂通紅的臉蛋,捂嘴,竟然是真的。

剛纔常樂還在用眼神對自己說,你規矩差了。結果呢?

薑二姐夫也是冇有想到,咽口唾沫,可怎麼給小舅子解圍好。

話說這麼一本正經裝大人的娃娃,能為了妹夫做出那麼樣的行動,那可真是讓人羨慕。

然後抬頭,就看到常樂眼睛裡麵似乎已經蓄滿了淚水,不過堅強的冇有滴下來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