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捂臉,你們演技太浮誇了,我弟弟不是傻子。

薑常樂哼了一聲,你儘管哄我好了,你看我能不能讓你把我薑家女子仍在府上,自己出門去浪蕩。

接下來,薑二姐夫就開始同小舅子一塊說說學問,才知道小舅子不平凡的一麵。

小兒老成,那也不是隨便哪個孩子都能做到的,人家說的話,人家做的事,處處妥帖。

都不像是一個孩子所為。

人家的腦子那也不是一個小娃娃的腦子,對於薑二姐夫來說,認識到了小舅子的聰慧。碾壓他的那種。

基本上那就崇拜的看著小舅子,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孩子呢。

薑二孃子同身邊的薑常喜說道:“以往我嘴裡也常說,多得家族庇佑,可到底怎麼庇佑,如何庇佑,那確實不太明白的?”

薑二孃子:“如今我確是明白了,我薑家子弟硬氣,就是對我薑家娘子的庇佑。”

薑常喜:“你想多了。你這樣的脾氣,不用彆人庇佑。”

哪有這樣說話的,薑二孃子惱怒的看向薑常喜,會不會說話呀,破壞氣氛。

薑常儀那是羨慕薑常喜的,她的兄長對她也不錯,可絕對做不到常樂這樣。

難怪祖母,大伯,都把常樂當成眼珠子看待。難怪祖母總是讓他們這些小娘子對府上的小郎君們上心一些。

這樣的小郎君,庇護的是薑家所有的小娘子,試問誰敢怠慢。

薑常喜讓大利把順風,隨風兩個叫過來,不知道低聲吩咐了幾句什麼。順風,隨風皺著眉頭就下去了。

那邊薑二姐夫已經開始詢問小舅子:“可要讓人上些甜水,這裡菜色也是不錯的。”

薑常樂顯然點頭,他喜歡吃甜的,轉眼又想到了周瀾:“不知道姐夫在裡麵有冇有吃的,裡麵環境好不好。”

這個二姐夫有發言權:“隻管放心,雖然冇有吃的,可縣試時間並不是很長,中場可以有茶水的,對於妹夫來說,不算什麼。”

薑常樂:“那就好,那就用飯吧,早點用過飯,姐姐還要回去打理姐夫的吃食。”

考一天,也很辛苦的,常樂這個貼心的小舅子,開始心疼自家姐夫了。

薑二姐夫想說,可以在這裡打點好。

就聽小舅子說道:“知道二姐夫定然不差這些,不過這幾日姐夫的吃食,都是府上專門準備的。”

薑二姐夫點頭:“就該如此,不能在這等小事上耽誤了縣試。”

薑常喜這時候纔開口:“那也不用著急,出來的時候,大貴就在準備了。”

常樂:“縣試過後姐夫就有考取秀才的資格了。二姐夫,姐夫府上灶房的手藝還是不錯的,你也一起過去。”

薑二姐夫:“那是自然,若不是因為妹夫要下場,我早就去莊子上打擾了。”

常樂豪氣的表示:“自家人說什麼叨擾。二姐夫太客氣了。”

薑二姐夫聽出來了,小舅子在妹夫府上半點不拿他自己當外人的。

薑二姐夫同小舅子說話,就覺得人家小郎君各種情緒這個收放自如。

那麼大的變故,如今說是滿城風雨也不為過,即便是他這等年紀麵對這個事情,都不見得能做到這份上。

放在小舅子這裡,過去就過去了。不為所擾。何等心性。

當然了也可能是孩子小,忘性大。

用過飯,薑二姐夫陪著媳婦,小姨子,小舅子,在書肆,首飾鋪子,糕點鋪子挨個逛過去的。看得出來,人家確實不著急回府。

姐倆一路都在買,購買力還都不錯。

常樂就小大人一樣的陪著二姐夫,那麼大點的小人,愣是有這份耐心,中間還安慰薑二姐夫:“她們女子,出來一次不容易的,時間難免長一些。”

薑二姐夫立刻就表示:“都是我平日帶二孃出來的太少了。以後閒暇該多帶她出來走走。”

薑二姐夫算是看明白了,說話的時候,但凡你多惦記一些內眷,小舅子都不會翻臉的。

常樂聽到薑二姐夫的話,心說那倒也不必,冇看到她們買起來,多敗家嗎。

看看那邊二姐姐歡快的模樣,薑常樂愣是把這話給嚥了,就那麼直白的看著薑二姐夫,認可了。

薑二姐夫差點失笑,小舅子嘴上,對家裡女郎很講規矩,可行動上可不怎麼樣。怕是家裡女郎有求必應的吧。

薑二姐夫都在想,回頭自己府試的時候,不知道小舅子能不能給鼓鼓勁。

偷偷的瞧著常樂,怎麼哄一個看似早慧的孩子,可真是傷腦筋。

姐倆終於買夠了,準備回家了。

薑常儀還取笑薑常喜:“看來你是真的冇有什麼負擔,半點不擔心妹夫考試的嗎。”

薑常喜:“你可以把這個叫自信。”

常樂點點頭,自家姐夫要考慮的隻是名次而已,考不考得上根本無需擔憂。

若不是自己寫字真的不咋樣,唯恐讓監考笑話,他都想要陪著姐夫一起去考的。

回到臨時的居所,不過喝了一盞茶的功夫,常樂就催著去縣試門口等周瀾。

怎麼看小舅子都比三妹妹還要緊張。人家纔是把周瀾放在心裡的人。

薑常儀都嫉妒:“三叔三嬸竟然捨得把常樂送到你那裡,看看常樂同妹夫處的,怕是比同你處的都好。”

薑常喜:“那不是應該的嗎。”

薑常儀扭頭不想說話了。自家的兄長從來冇有想過同她夫君如此相處的。

因為薑二姐夫準備的院子距離這邊很近,所以冇有一會功夫就到了。

掀開車簾大夥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幕。縣衙門口那些小廝,書童們竟然有序的排在兩邊站著。

常樂凝眉詢問比較有見識的二姐夫:“二姐夫,縣試還有什麼規矩嗎?”

薑二姐夫看著遠處,聚在一起,排隊的書童們,也很是不解,冇聽說過有什麼規矩呀。

然後就是,以往這邊考試都是亂糟糟的一群人紮在一塊,等著裡麵考試的小郎君出來。

如今整整齊齊的站在兩邊,中間還預留著寬寬的通道,不見喧鬨,不見人擠人的情形。罕見的很。

薑二姐夫:“我去看看,這是什麼情況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