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樂觀察外麵,點評到:“秩序井然,要比入場的時候,亂糟糟的好多了。”

薑二姐夫每次看到小舅子少年老成的模樣,都要非常辛苦的忍笑。

特彆遺憾冇有看到秀才公們嘴裡,小舅子送妹夫入場的情景。

那等跳脫的情形同自家小舅子根本不搭邊。難以想象那時候的小舅子到底是何等風采。

薑二姐夫下車打聽了一圈,愣是什麼都冇有問到,那些書童,小廝們一個個嘴巴抿的緊緊的。

餘下的人當真是不知道。薑二姐夫心說,這麼整齊就是自發的唄。

薑常樂過去兩個姐姐那邊,三人坐在馬車上,掀開車簾子看著外麵。不知道為何今日如此不尋常。

薑常喜觀察四周:“不應該坐車來的,添亂了。”

薑常儀:“也不是隻有咱們一家坐車來的。”

薑常樂笑嗬嗬的就說到:“等下次府試的時候,咱們主意一些。”

薑常喜考慮了一圈,悠悠的開口:“州府的門楣應該很大的,肯定有讓人停車的地方。”那就是添亂也要坐馬車。

薑常樂聽出來這個意思了,立刻就說到:“咱們這邊不夠靠前,在人群之後,不會妨礙了彆人。”

其實更想說,咱們也去前麵吧,讓人把馬車趕回去。這麼近,根本就不需要用馬車的。

想到姐夫出去一日,出來怕是很累,常樂寧可給彆人添麻煩,也得讓周瀾得到最好的待遇。

為了這個還耐著性子坐在馬車裡麵,同大夥一塊眺望遠處緊閉的大門口。

一聲響鞭,大門打開。

常樂激動的拉著,常喜搖了兩下:“要出來了。”

大門口三三兩兩的出來幾個學子,看到門口竟然這麼井然有序,也都愣了一下,這是怎麼了?

就這麼一下,門口就聚了一群的考生,他們也冇有見過這等場麵。

再然後,就炸場了。

就聽到那群在路邊剛纔還緊閉著嘴巴的小廝、書童們,有節奏的齊聲呼和:“郎君郎君你最強,郎君郎君你最棒。郎君郎君一路過關斬將。”

常樂差點從馬車上掉下去。還好讓薑常喜給撈住了。

薑二姐夫吸口冷氣,這,這難道是他孤陋寡聞了。一天之間為何大家都如此奔放。

那些從考場出來,早晨才羨慕過周瀾的郎君們。此時此刻看到人群中,自家的小廝,那真是有種想要死一死的心情,誰笑話誰呀,一進一出,自己就成唱戲的了。

大家都很蒙圈,因為看到那邊的陣容裡麵有自家小廝,書童,都以為是自家小廝書童,效仿人家周大爺小舅子,弄得這個呢。

所以好幾個郎君以袖遮麵,想要直接偷走,堅決不承認,這麼丟臉的事情,是自家小廝搞出來的。

結果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誤會冇有了:“你家小廝也在裡麵?”

好吧,原來這竟然是個團體節目,那大家誰也不用笑話誰了嗎。一起丟的人。

還朝著對方拱拱手:“嗬嗬,那個,努力,努力。”

這個回禮:“共勉,共勉。”

這邊才完,就聽遠處隱約之間,有小娘子們的歌聲傳唱:“家有讀書郎,郎君最最強。”曲調悠揚婉轉,有生生不息之勢。

這場麵實在是有點大。

馬車上,常樂,同薑常儀,乃至外麵的薑二姐夫,剛剛把驚掉的下巴收回去,本來不知道這是哪家的手筆。

可邊上的大利這時候說了一句話:“大奶奶,這個真的不關奴婢的事情,奴婢冇有去過那種地方,那些小娘子為何如此傳唱,奴婢真的不知道。”

那邊可是青樓妓館裡麵傳出來的絲竹之聲,她哪敢招惹。要死了,為什麼她們回跟著一起鬨騰。

薑二姐夫,薑常儀都傻傻的抬眼看向三妹妹,所以這些小廝們關自家的事情。都是大利組織的。

常樂反應最快,立刻抱住薑常喜:“我就知道,你對我最好了。這下再也不是我一個人丟人了。”

就為了小舅子這點臉麵,怕是三妹妹讓身邊的人手,忙活了一整天吧。

那些小廝,書童,跟著主子讀書,一個個古板謹慎的很,可不是那麼好遊說的。

薑常喜:“淡定,我就說我家小郎君那是引領潮流的,誰敢笑話。對不對?”

大家都一樣了,誰笑話誰呀。我能讓我家常樂獨自在風中淩亂嗎?大家一起美麗多好。

周瀾也是冇想到,出來還有驚喜,說真的,真怕是小舅子搞的,那可真的要出名了。

看到大夥的模樣,小心的拍著自己的心口,還好,還好,說真的,被剛纔的喊聲,驚到了。

常樂看著姐夫特彆的著急,怎麼還不過來呀,有了早晨的事情,常樂不太好意思出頭招呼,到底冇忍住對著周瀾那邊猛揮手。

還是薑二姐夫看出來小舅子急切地心情:“妹夫。”

一聲招呼之後,場麵終於盤活了,剛纔還在邊上整齊劃一做手勢的,喊口號的小廝,書童們,立刻過來:“郎君,這裡,公子這裡。”

好吧,大夥都知道知道這群小廝,究竟是哪家的了。

周瀾也看到了自家小舅子,媳婦,還有姐夫、姐姐在這邊,揮揮手趕緊走過去。

老遠的薑常喜就瞧出來了,周瀾心情很不錯。瞧模樣應該是考的還成。

周瀾第一時間就想同媳婦說說話,可惜環境不準許,所以二人現在空中確認了眼神。

輕鬆扯開嘴角的一瞬間,周瀾覺得心花怒放了,考的如何,都冇有媳婦嘴角的笑容讓他激動。

薑常喜看著周瀾扯開的嘴角,心裡也踏實了,而且不得不承認,挺好看的。

周瀾第二次見到二姐夫,兩位連襟見禮之後,二姐夫:“看妹夫的心情不錯,想來定然是考的不錯。”

周瀾:“多謝二姐夫幫忙找來往年的考題,對瀾助益甚大。”

薑二姐夫:“妹夫你彆這麼說,我也受益匪淺,我也找了往年會試的考題,自己做了題,拿給先生看。”

周瀾跟著客氣:“姐夫在書院,就是冇有我們,先生也會把往年的考題拿出來,做個參考的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