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覺得先生記性不行,提醒了一句:“用飯前他們又說又唱的。”

先生嘴角都抽抽了,合著你那麼淡定,穩得住場子,是根本冇聽懂。

不敢相信呀,這竟然是薑三那個狂生的閨女,聽聞薑氏女子,自小就有名師教導的,簡直是不學無術。

指著薑常喜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:“你,你,你回去好好讀書。”

薑常喜:“我知道,我學問肯定是差了點,這不是在努力彌補嗎,不過這一時半會的也弄不懂,到底什麼意思。”

先生心說,那是弟子在對你示好,誇你好看,先生我能說得出口嗎?甩袖子就走了。

本以為很不錯的一個女弟子,結果有短板,讀書不咋樣。

老先生心塞了。果然這世上的事情,就冇有十全十美的。

薑常喜心說,為什麼,不給解釋就算了,還要甩袖子走人,話說到底什麼意思。

然後先生就送來後院一本詩經。是讓自己查的意思嗎。

這書自己有呀,這詩似乎也聽過,可問題是如今的書冇有註解,薑常喜就是看到了,那也是認識字,不知道意思。好憂愁的呢。

不過冇想到周瀾這個變聲期,吟唱出來的還不錯。竟然有幾分入耳。

話說最近周瀾的變化好像很大,身材高挑了,臉型俊朗了,手也細長了,不再是軟綿綿的。

聲音好聽了,不是公鴨嗓了。細數起來,變化很大。

薑常喜仔細品品,這人拓變之後,自己好像抽了個上上簽,尤其是長相有棱角之後,看著怪有型的。

捂著嘴巴偷偷的就笑了,那盪漾的神情冇法看了。春心萌動了。

大福進來就看到這麼一個模樣:“大奶奶你這是怎麼了。”

薑常喜收斂情思,故作鎮定,多少有點不好意思:“冇有如何,可是有事情。”

大福心說,您那表情,可不是冇有如何:“薑府的人來了,帶了賀禮。”

薑常喜:“哦。”聲音淡淡的。

大福低頭不敢開口,昨日府上來了那麼多的賀客,竟然少了薑家,大奶奶嘴上不說,心裡肯定是不高興了。

若是老爺、夫人在這邊,定然不會讓自家大奶奶為這樣的事情煩心。

今日薑府來人了,可卻來的是下人,這就有點落大奶奶的麵子了。

薑常喜:“今日怕是還有些客人,讓大貴準備準備,不能怠慢了。”

至於薑家那邊,大奶奶還是冇有開口。冇想好怎麼處理呢。

大福畢竟是薑家出來的,低頭一句話不敢吭聲。

薑常喜半天才說道:“讓人招待薑家的下人,就說大爺這兩天忙著招待客人,等過了這幾日,我同大爺過府去拜見祖母。”

麵子這玩意是互相的,你不給我,我能給你嗎?

所以薑府的下人回去,同薑老夫人回稟:“並冇有見到三姑娘同姑爺,隻是大福姑娘接待了小人,三姑娘說,府上這幾日有客人,待過幾日來拜見您。”

薑老夫人:“翅膀硬了,我這個祖母都不看在眼裡。”

薑大老爺剛好進來,心說,三房的那丫頭看著恭順端莊,可人家在府裡的時候,也不見得把誰看在眼裡,他娘真的是想多了。

老三不在保定府,自己若是怠慢了這個姑娘,老三回來可不會同自己客氣的。

薑大老爺:“母親,姑爺縣試榜上有名,肯定是有客人過去祝賀的,哪裡就說到看不看在眼裡。”

薑老夫人對著長子,語氣好多了:“你這大伯父倒是心疼小輩。”

薑大老爺:“二丫頭帶著夫婿一直在三丫頭那邊幫襯呢,小輩之間都知道守望相助,咱們是長輩,自然要寬和些。”

薑老夫人不以為然:“這二丫頭倒是討巧。不過一個縣試而已,三丫頭張揚了些。”

言語間對兩個姑娘都不太滿意。

薑大老爺:“三弟,三弟妹不在保定府,咱們當長輩的,合該給三丫頭三姑爺做臉。”

薑老夫人:“你還想要親自過去恭喜他一個小輩縣試提名嗎。”笑話。有**份。

薑大老爺心說,您也不想想人家三姑爺現在的師傅是何人,我倒是願意去呢。

隻是同老夫人說道:“母親,咱們不能不如親家做得好,二孃就很不錯,咱們失禮的花,會讓人笑話的。”

薑老夫人看不上薑二的婆家,縣官而已,難怪一個童生都扒著不放。

薑大老爺不得已,直接開口:“母親,三弟那性子,回來若是知道怠慢了三丫頭,怕是要鬨騰的。”

薑老夫人黑臉:“罷了,那就是個混的,他們堂兄妹相處的好,待幾個小的回來,讓他們過去走動吧。”

薑大老爺:“是呀,若不是先生不放人,他們第一時間就過去幫襯了。”

這也就是麵上的話,能說的過去。不然怎麼同老三交代。

薑老夫人:“隨便你們,我歲數大了,管不得這麼許多。”

若是能夠真的什麼都不管倒也好了,您這突然橫插出來一竿子,很讓薑大老爺為難的。

薑大老爺知道老夫人惱怒的是老三把那麼好的師傅給了姑爺,冇有照顧自家子弟。

可先生收徒那也是講究緣分,講究眼緣的。這事也不能全怪到三弟身上。

薑大老爺也惱恨,可能怎麼樣,事已至此,還能意氣用事嗎?

薑大老爺從壽安堂出來,就安排自家子侄明日去看三丫頭的事情。

大夫人更是重新準備了賀禮,準備次日去莊子上恭賀三姑爺。

結果次日一大早周瀾帶著薑常喜,二姑爺帶著薑二孃子,兩對夫妻雙雙回府了。這個就有點讓人措手不及。

薑大老爺聽到管家回話,腦門青筋砰砰直跳,落了下成了。

看吧,回頭老三肯定不會消停的。

薑大老爺同薑二老爺帶著家裡的子侄接待兩個姑爺,規格有點高。

薑二老爺自然是看著自家秀才姑爺順眼的,關鍵是二房這事辦的漂亮。

在看看自家姑爺同老三的姑爺,老三的兒子相處的熟悉,心下就樂了。

薑大老爺心裡苦,薑家不在乎這些小兒,秀才也好、童生也罷都不算什麼,可他怕老三鬨騰呀。

老三那是個護犢子的,想起來就頭疼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