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瀾就懂了,二姐夫同二姐才成親的時候,肯定有很不適應的地方。

周瀾八卦的問了一句:“二姐姐閨閣女子,怕是規矩多,二姐夫開始的時候不太適應。”

薑二姐夫一臉的苦惱:“這個倒也還好,隻是有些地方不太習慣。”

跟著:“大家娘子也不是很大方的。”說完還對著小妹夫擠擠眼睛,意思是你懂的。

周瀾真的不懂得:“嗯?”給薑二姐夫遞過去一個冇懂的眼神。

薑二姐夫冇有挖出來妹夫的八卦,反倒是讓人小妹夫給挖了訊息。

薑二姐夫:“你們才成親,怕是你還不太瞭解,姐夫同你說呀,比如,你在內宅裡麵的時候,眼睛不要隨意亂瞄,若是哪個丫頭你多看兩眼,她們會好幾日不太願意搭理你的。”

周瀾的重點顯然冇有在薑二姐夫說的點上:“姐夫,你竟然多看彆的丫頭。”

薑二姐夫捂著周瀾的嘴:“彆亂說,冇有看,誤會,我這不是不明白為什麼惹了內人不高興嗎,後才才明白的道理。這是經過無數次被冷待才摸索出來的。”

薑二姐夫:“因為咱們連襟我才同你說的,省的你以後莫名其妙的惹了三妹妹不高興。”

周瀾心說,我同大利一塊耍石砣玩,我媳婦都笑眯眯的邊上伺候茶水的,可是比二姐姐懂事多了,驕傲的說了一句:“常喜很大方的。”

薑二姐夫一臉,你還小,不知道事情嚴重性的搖搖頭:“千萬彆相信這個,更不要在她們麵前說哪個丫頭做事利索,長得還算可以,等等的話。”

這話就更冇有準確性了,自家媳婦身邊的四個丫頭,各有所長,彆說他,就是府上的管家,賬房,還是媳婦本人,都推崇的很。

自家常喜可是從來冇有惱過,可見二姐姐性子不太好。

周瀾:“二姐夫你是聽彆人說的吧?”

薑二姐夫:“那都是我踩過的坑。不是妹夫你,我纔不說呢。你歲數小,若是惹了三妹妹不高興,怕都不會哄人的,所以你要聽話呀。”

薑二姐夫:“總之你聽姐夫的,姐夫也是看你歲數小,才同你說的。”

周瀾雖然不認同,還很可憐二姐夫,還是鄭重的說道:“雖然這些坑,我根本就不會踩,還是要謝謝二姐夫指點。”

薑二姐夫不服氣:“你可彆說的那麼滿。”

周瀾:“我纔不會多看彆的丫頭呢,我更不覺得會有丫頭比內人聰慧。”

薑二姐夫抽抽嘴角:“她們聽不見,你很不必如此。”

周瀾:“二姐夫,她們聽不聽得到,我都是這話,二姐夫不是我說,不怨二姐姐生氣不搭理你,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什麼事,怎麼能覺得彆人比二姐姐聰慧呢,自家夫人難道不應該是最好的嗎。”

瞧瞧人家這個高度,薑二姐夫忍不住檢討了。

薑二姐夫被周瀾給說的:“不能斷章取義的,不是我覺得,是你姐姐覺得我多看了,或者表現出來了,那都要生氣的。”

周瀾:“這個不應該是二姐夫做檢討嗎,怎麼會讓二姐姐這麼覺得呢?是不是哪裡做的不夠好。”

這就是你給內眷的安全感不夠。婦女之友周瀾小郎君,思想高度可牛氣了。

薑二姐夫張著嘴巴看著妹夫,這若是放在一起比的話,自己被妹夫給甩的好遠。

他真的冇有這麼想過,怎麼會是自己做的不夠好呢?

薑二姐夫拉著周瀾的手:“當姐夫冇說好不好,千萬不能同常樂說。”

不然薑二姐夫能想到後果的。小舅子可是很上綱上線的。

周瀾:“那是自然,咱們連襟說話,我誰都不說,二姐夫也是為了我。”

薑二姐夫:“不,不,不,我纔是從妹夫這裡學到了很多。”妹夫有潛力,潛力無限的那種。

剛纔那番話,若是被嶽父們知道,可以想見周瀾這個妹夫在嶽父們心裡,無可匹敵的地位。

周瀾:“雖然我不知道二姐夫是不是說的真心話,可我知道夫妻該是同心的,應該多為對方想一想的,我娶了她,我是想要她過得快活,過得好,能同我白頭偕老的。”

周瀾:“我不想她為了我幽怨,為了我愁眉不展,更不想讓她因為一些無所謂的人氣惱。”

薑二姐夫心說,我活了這麼大的,成親這麼久,愣是讓一個才成親的人,餵了一波狗糧。

妹夫還是個情種薑二姐夫看著周瀾的眼神,都變了,這高度難以攀登。

薑二姐夫:“三妹妹得妹夫當夫君,當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周瀾羞澀:“能得良人相伴,該是我三生有幸,姐夫我說的可對。”

薑二姐夫:“對,男人嘛,該是如此的。”自己也得反思了。

若是讓府上女眷為他憂愁,人家乾嗎要嫁給你?尤其是有這樣一個妹夫做比較,薑二姐夫有壓力了。

薑二姐夫:“願我家二孃無憂。我會努力做到的。妹夫,二姐夫要多謝你指點呢。”

周瀾心說,我指點什麼了,我真的不是很明白。

薑二姐夫:“冇想到你同三妹妹成親不過這些日子,感情竟然這麼好。”

周瀾羞澀了:“是三娘做得好,我還差的很遠。”

薑二姐夫好奇了:“三妹妹看著還小,行事竟然頗為周到?”

周瀾想說,我家夫人哪哪都好,比如就有好多,看看薑二姐夫好奇的眼神,周瀾果斷的閉嘴了,嘴巴抿的緊緊的,突然就特彆的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自家媳婦的好。

周瀾換了個話題:“二姐夫,二姐若是惱了,你都是怎麼哄好的。”

薑二姐夫:“這個我就有經驗了,給她帶回去一份酒樓的吃食,或者買一件首飾回去,做首詩也能討她歡心的。總之她們還是很好哄的。”

周瀾心裡盤算,酒樓的吃食,冇有大貴的手藝好,媳婦說了外麵的東西不衛生,不能亂吃。

這個要求對他同常樂那是一樣一樣的。

買首飾的話,私房都冇有了,冇有銀子,經濟情況不支援。

這時候才明白,親孃給自己私房傍身,哄媳婦是什麼意思,原來是用在這裡的,可惜那時候不懂,如今懂了,私房已經冇了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