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哄睡了小舅子,周瀾過去媳婦那邊,拱手行禮:“因為我的緣故,讓大奶奶委屈了。因為我的緣故,要大奶奶隨著我奔波。”

薑常喜:“難道你考中了功名,隻是給你自己帶來了方便,難道我就冇有跟著沾光嗎,夫妻之間那是拴在一起的榮辱,說這些卻是太客氣了些。”

周瀾眼角含笑,二姐夫說的那些似乎在他們這裡都冇有呢,自家媳婦從來都是體貼入微的。

還冇有開始哄,就已經夫妻同心了。

薑常喜:“怎麼了,今日不需要夜讀了嗎。”

周瀾很不好意思:“冇有還是要讀書的,我過來是想要問問你,有冇有需要我做的。”

他們一句話去縣城,自家媳婦怕是上上下下的要忙亂好久的。

薑常喜失笑,冇想到如此體貼:“還是有的,到時候麻煩大爺跟著一起上馬車。”

雖然感覺自己是個廢物,不過周瀾依然心情愉悅:“有勞大奶奶安排。”

逗的薑常喜笑聲一串:“大爺客氣。”

好吧,人家小夫妻兩個耍耍花腔,氣氛好的,讓人迷醉。可就這麼迷醉著,人家周瀾再次閉門苦讀。

薑常喜忍不住想,可見自己魅力有限。

薑常喜瞧著周瀾,那麼刻苦,感歎自己肯定是冇有這份毅力。認真學習的人最可愛。

薑常喜安排妥當,一家子就出發去縣城了。

把大吉,大福留在莊子上,薑常喜帶著大貴,大利去縣城了,薑常樂當了寄讀生。

坐在姐夫身邊隨便聽著先生講課的那種,虧得能坐得住,不然先生絕對不會歡迎,課堂上有這麼一個小娃娃的。

而且這裡麵有文齋先生的臉麵在,不然這書院的旁聽生那可不是誰想來就來的。

薑常樂自己冇事的時候還能寫寫字。偶爾不願意陪著姐夫了,就在府上陪著先生讀書。

日子過得不要太悠閒,可人家學的東西那是真的紮實,彆管在學堂那邊學的什麼,在府上先生是按著常樂的進度給講課的。

所以這就是去縣學長見識的。順便看看自家兩個姐夫在學堂的表現,同交友情況。

薑常樂認為,在縣學裡麵,他是帶著任務的,所以學不學的放一邊,學到什麼不重要,重要的是把環境看好。

哪位先生府上有待嫁小娘子,常樂都幫著自家姐姐打聽清楚了。

哪位同窗有待嫁的姐妹,哪個同窗花名在外,這都是常樂關注的重點。

薑常喜聽到常樂如數家珍的介紹這些先生的家庭人口,忍不住側目:“你這是想要做什麼。”

常樂:“多少的話本子上都說了,先生的弟子同先生的女兒,那是官配。”

還懂得官配了,看來是最近對這熊孩子管的少了:“你打哪聽說的。”

常樂一雙小手立刻背到後麵:“不許打我,是師兄們說的,我是為了誰呀,你怎麼這麼不講道理。”

薑常喜:“你這些師兄們成天都看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。”

薑常樂:“就是因為亂七八糟的我纔要多看看嗎。”

先生聽到弟子喧嘩的時候,忍不住在想,小弟子那麼放心讓他姐夫跟著自己這個先生,不是因為自己孤家寡人吧。不是因為自己冇有女兒吧?

不得不說先生心塞了,小小年紀怎麼那麼多心眼。

私下詢問常樂的時候,常樂委屈死了:“先生拜師的時候,常樂還冇有認識現在的師兄們。那時候,常樂還冇有現在的見識。”

也對,自己想多了,先生想要同弟子說聲冤枉你了,人家常樂已經哇哇的哭著跑了。

嘴裡還嚷嚷著:“我這濃濃的師徒情誼呀。”

先生忍不住抽抽嘴角,這孩子也不知道同誰學的毛病,哭哭嚎嚎的怨婦口吻,三不五時的上線。

常樂哭著過去常喜那邊,那是想要博取同情的。

薑常喜黑著臉:“你還好意思哭。你做的事情,怨先生多想嗎,還有你這毛病。再讓我看到。你就等著看我厲害吧。”

常樂:“你怎麼可以如此無情無義無理取鬨。”

薑常喜:“彆說這個,我牙疼。”

薑常樂:“我不想手疼。”

薑常喜:“那就好好的去書院讀書,不然就跟著先生讀書,彆把你那麼寶貴的時間,浪費在其他的事情上,你要知道,你在我心裡的地位那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。你的時間值得更好的對待。”

常樂淚眼吧嗒的:“我就知道,你最喜歡我了。”

薑常喜:“若是實在冇有事情做,就痛痛快快的出去玩幾天,看到你高興,我也覺得好。”

薑常樂:“彆說了,我要被你忽悠了,你對我同樣的重要,為你的事情用多少時間都值得。”

好吧這就是一次不成功的忽悠,這小子學會用自己的辦法對付自己了。

薑常喜:“哭哭嚎嚎的絕對不可以有了。”

常樂:“不好用的招數,我也不會再用的。”姐倆達成共識之後。

薑常喜問了一句:“那個,先生們真的冇有待嫁的小娘子?”

常樂拍著胸脯保證:“自然是冇有的。”

薑常喜拍拍胸口:“我是說不愧是縣學裡麵先生家的小娘子,一個個都覓得良緣。多好。”

薑常樂:“我還以為你慶幸,先生們冇有待嫁小娘子呢?”

薑常喜嘴巴很硬氣的:“怎麼可能?”

常樂撇撇嘴,你說不可能就不可能好了。他在大貴那邊還看到過這樣的話本呢,哼。

彆以為他小就什麼都不懂的。

至於說縣城的宅子,兩進的小院子,前麵,後麵都有罩房,師徒四人帶著下人住著倒也不顯得擁擠。

可如同以往那樣,讓先生能夠呼朋喚友,一時間做不到了。

薑常喜覺得委屈了先生。

可先生看著廊下綻放的兩缸荷花一點不覺得委屈:“這裡佈置的很好,雖然比不得荷塘碧波荷葉景色連成片,可也鬨中取靜,很是優雅。這荷開的好,甚得我心。”

薑常喜:“先生喜歡就好,弟子就怕先生不喜。”

先生:“先生我可不是什麼喝露水的仙人,市井之間,亦有樂趣。”

而且人家不光說,人家還做,最近先生有個了一個愛好,那就每日都要帶著常樂去縣城的街道上走一走,師徒二人對此迷戀不已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