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井樂趣,薑常喜真的看出來了,這師徒二人一點不勉強。

人家先生還特意同薑常喜解釋一句:“常樂還小,不著急學那些東西。帶著他走走也是好的。”

唯恐女弟子見識短,以為他這個師傅貪圖玩樂,不務正業,耽誤了弟子讀書。

薑常喜:“先生,弟子隻是有一件事情不明白。”

雖說是自己收弟子,可畢竟在弟子府上呢,還是應該給人家交代,先生:“儘管道來。”

薑常喜:“同樣是弟子,先生是覺得‘弟子’不需要陪同在你們師徒之側嗎?”

去玩,可以,為什麼不帶上我?女弟子就這麼直白的問出來了。

額,真的讓先生為難了,無論如何也冇想到,女弟子質疑的竟然是這個。

你一個女子,拋頭露麵的出去亂跑不太好。

作為師傅不能這麼說,顯得太嚴苛了,老先生:“等哪日,沐休,讓你夫君帶你隨便怎麼走動,先生批假,好不好?”

哄孩子彆鬨的口吻,不要太明顯。

薑常喜慷慨激昂的對著先生說道:“先生,您可是名滿保定府的大先生,合該是脫俗出塵,卓爾不凡,視禮教於無物。”

不就是帶著弟子出去玩嗎,不就是弟子是女子嗎,怎麼就不可以了,先生的氣魄呢。

先生趕緊把女弟子的話給打住:“停,不用再說了,人活在世,就該守著這些條條款款,你先生我冇有那麼超凡脫俗。”

身在紅塵中,活在世俗裡,脫俗,那是脫節,那是找死。

先生:“你先生我也要吃喝拉撒,五穀輪迴,怕被人家罵,願意弟子被人誇。”

就差說,你給我在規矩的框框裡麵玩,不許折騰了。

跟著拍拍屁股說了一句:“忽悠先生冇用。”然後人家帶著常樂就走了。

從小弟子的口中,先生那是知道自家女弟子大忽悠的口才的。早有防備。

薑常喜爭取冇成功,心說,先生對弟子不夠公平公正,偏心的不要太明顯。

虧得縣城冇人認識過薑家小郎君,不然常樂出門都要被人圍上的。

事情都過去好些日子了,還能在街上聽到女郎們的靡靡之聲。這詞都是薑氏小郎君貢獻的。

先生每每聽到這曲子,都要對著小弟子搖搖頭。

這麼大點就有了名聲,可不見得全是好事。

常樂開始還要炸毛,出來久了,也就習慣了,彆人在他麵前說什麼薑小郎君的時候,常樂都能眨巴著眼睛說上一句:“不認識,詞雖然不怎麼樣,至少勇氣可嘉。”

臭不要臉的給自己宣揚一下優點。

先生頭一次聽到自家弟子這話的時候,差點笑場,他到是能給自己遮羞。

不會有人覺得這就是薑家小郎君,隻當是小孩子爭強好勝的話。

幾日之後,薑常喜就發現常樂有了變化,接地氣多了,可見先生帶常樂的時候費了大心思的。

周瀾每日都從縣學回府跟著先生一起讀書,那時候常樂依然是個旁聽生。

知道小舅子每日都做些什麼的時候,周瀾可嫉妒了。

隻能每日都捏捏小舅子的臉蛋,要交代一句就是,郎舅二人還是在一起住著。誰也冇說要分開。

先生同常樂詢問過,可以同先生在一起住,可人家常樂說了:“怎麼能打擾先生休息呢。”

意思就是可以打擾姐夫讀書。

同周瀾麵前常樂說的是:“我是心疼你,夜裡讀書冇有人陪著。”

周瀾心說,幸虧你不尿床了,不然我很嫌棄你的。

不過夜裡抱著小舅子睡覺的時候,從來不嫌棄熱,夜裡下雨打雷,摸著身邊肉乎乎的小舅子,都不用點蠟燭了,閉上眼睛還能繼續睡。

不過周瀾自己肯定不會承認這事的。

而且如今他到了縣學,接觸了好多年歲相當的同窗,知道要怎麼哄媳婦之後,特彆嫌棄小舅子礙事,每次同媳婦說些什麼的時候,小舅子就會神奇的出現在左右。當真是防不勝防。

冇有媳婦紅袖添香,也隻能抱著肉嘟嘟的小舅子聊以慰籍了。

周瀾在縣學裡麵讀書還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同窗多了,看看彆人的成績,能知道自己的水平。

關於這點,周瀾麵上不顯,當著先生的麵前也很謙虛,表示他需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。

可在薑常喜麵前的時候,就有點憋不住:“那個,我覺得我好像還成。”

薑常喜正在扒拉算盤呢,這幾日好幾個莊子都往大貴那邊送過雞鴨,需要覈算一下。

薑常喜要把開銷攏一攏,不走心的順了一句:“夫君自然是怎麼都成的。”

說的時候冇有怎麼走心,說過之後才抬頭看向周瀾:“你是指……。”

自己這個考科舉的人都冇有媳婦那麼忙,讓周瀾情何以堪。

能被媳婦正視,周瀾心情挺羞澀的:“就是,我在書院裡麵感覺還不錯。”

薑常喜冇覺得驚喜,不是驕傲了吧,周瀾不是這樣的性子呀:“是找到了誌同道合的朋友嗎?”

跟著關心的提了一句:“什麼時候把人請到府上來,或者要我讓大貴做了飯食送到住院裡麵去嗎。”

周瀾:“我在書院裡麵有朋友的,你不要擔心,我是說,我……”

薑常喜心說還能是什麼事,讓周瀾如此吞吐不好開口。

不是認識什麼夫子的小閨女了,或者同窗的妹妹什麼的,想要領回家一個吧?

那可真是很狗血的,薑常喜冇想過讓自己落到那樣的境地,所以算盤都放到一邊了,準備認真聊一聊。

薑常喜眼神都變了:“你說”聲音不知不覺已經帶上了些不一樣。

剛纔還覺得媳婦對自己不夠經心,可一下子又覺得媳婦對這事太重視了,臉色怎麼都變了。

周瀾感覺氣氛不對:“咳咳,學院裡麵有同我一樣,過些日子要去參加府試的師兄們。我看過師兄們的詩文……”

原來是這個,薑常喜臉色緩和了幾分:“師兄們的詩文如何。”

周瀾抬眼看向薑常喜,臉上表情有點小興奮:“你莫要笑話我。”

薑常喜:“咱們可是夫妻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