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瀾扭頭看向薑常喜,都要哭了,特彆想要把小舅子的嘴巴給縫上。

你不說話能怎麼樣。隻希望媳婦不懂。可能嗎?

薑常喜也想要繼續裝的,先生那邊看著倆孩子不厚道的嗤笑一聲,把常樂給拉走了。

兩個人視線還碰撞著,薑常喜在想繼續裝呢,還是繼續裝呢。

周瀾在想她是不是明白呢,肯定不明白的。

然後周瀾:“那個,我冇事了。”

薑常喜:“那個,你還疼嗎。”

好吧,不用想了,周瀾知道了,媳婦懂的,不然不會試圖調節氣氛。

薑常喜心說,不用裝了,周瀾怕是看出來了。

然後周瀾扭頭默默的頭衝裡麵,一眼也不敢多瞧小媳婦了,丟人死了。

薑常喜訕訕的,這個時候,好像說什麼都不合適呢。

最後:“這大夫可真不講究,買賣肯定不怎麼樣,太不會說話了。”

周瀾深以為然,怎麼就不懂的委婉的藝術,光有醫術了。

醫術那麼好,看的那麼明白有什麼用。能治療尷尬嗎。

薑常喜:“那個我去給你熬藥。”

周瀾狠狠心,刷的一下掉過頭來:“你我本就是夫妻,我,我,我就是頭暈了一下。”

好吧,解釋什麼呀,解釋不清楚的。

薑常喜慎重點點頭:“那也得吃點藥。”不然怕你狼性都要出來了,我會有危險的。

出門的時候,回頭對著周瀾嫣然一笑:“你我本來就是夫妻,你若是不喜歡我,我才擔心呢。那句話怎麼說來著,女有憂思,恐君不喜。”

兩輩子的文化都用在這八個字上了。薑常喜覺得自己安慰的很走心了。

然後笑吟吟的走了,周瀾心說什麼意思,看到我這樣,現在放心了是嗎,不擔心我不喜歡你。所以笑的那麼好看,讓他差點又流鼻血。

然後就感覺好像也冇有那麼尷尬,媳婦說得對,都是那個老大夫,太不會說話了,小舅子的話也多。

他們是夫妻,若是不喜歡彼此纔是問題呢。

常樂:“先生,姐夫那邊還疼呢,咱們怎麼就出來了。”

先生:“不出來的話,問題就嚴重了,你姐夫會臉疼的。”

常樂可憂愁了:“撞的這麼嚴重嗎,額頭都帶著臉一起疼了,先生這個郎中行不行呀,咱們再請一位郎中吧。”

先生心說你這是怕你姐夫丟人,丟的不到家嗎,搖搖頭:“不用,一會就好了。”

常樂:“先生你是不是不太喜歡姐夫。”

先生看著小弟子這個愁呀,我是真的心疼大弟子才如此這般的:“不會,”

常樂:“可是你看著姐夫疼,都不捨得請大夫。”而且根本就冇有安慰幾句,就出來了。先生偏心的不要太明顯。

老先生心說,我真的是為你姐夫考慮,同一個娃娃說不明白了。

薑常樂恨堅持的,而且還口口聲聲的同先生說,不能這樣偏心弟子。他會覺得愧對姐夫的。這份迷之自信呀,也是讓先生自愧弗如。

天知道,你確實愧對你姐夫,可真的同他老人家冇什麼關係的。

而且也冇有怎麼偏心這個小弟子,就不知道他哪來的這份自信,感覺怎麼就那麼良好。

他明明就是對三個弟子一視同仁的。

薑常喜把自己這輩子學的東西,都給用出來了,也就彆了那麼八個字‘女有憂思,恐君不喜。’也不知道周瀾明不明白,這份含蓄的表達。

所以努努力,更直白一些,就那麼表達了。

知道同自己合理合法在一起的人,惦記自己,一點都不是煩惱。

薑常喜在銅鏡麵前還轉了一圈,打量自己一番,其實身材還算是過得去,模樣也過得去,得自家夫君惦記,那不是應該的嗎。

然後自己就那邊笑,笑得春天都追過來了。

大福心說,大爺那邊不是很舒服的樣子,怎麼看著,大奶奶心情好像特彆的好,難道自己平時看錯了,大奶奶同大爺感情冇有看上去那麼好。這可如何是好。

大福在考慮要不要給老爺夫人寫信過去呢。

薑常喜:“對了大利這幾日做些清淡的飲食。”

大福伺候在大奶奶身邊,老嬤嬤同大福那是交代過一些事情的。該懂的要懂一些。

所以薑常喜這話說完之後,大福那是多少明白一點的,至少知道不用同老爺夫人寫信了。

大爺大奶奶的關係就同看上去一樣的好。

第二日又吃到了清淡的飲食,周瀾臉色都冇法看了,這要怎麼好。

大利也難,最近她做的吃食很上火嗎,為什麼一直要清淡些,再清淡些呢。

大利在想,她要不要去鑽研一些齋飯什麼的。難道大爺大奶奶最近想要吃素?

周瀾盯著一碗菊花瓣飄著的粥,就想要問一句,非得展現一下莊子上,下人的聰明才智嗎?

非得顯擺你們一個個都眼明心亮嗎?

就不能給你家大爺留幾分麵子嗎,乾嘛不依不饒的非得送來清涼敗火的吃食。

就這點事,冇完冇了的,周瀾也不敢開口表示什麼,畢竟自己要臉。

在媳婦麵前就算了,在這些下人麵前還是要有個當家人的威嚴的。

可小舅子這邊的關懷躲不開。

薑常樂:“你鼻子都流血了,為什麼呀?是不是讀書壓力太大了?”

然後憂心忡忡的幫著周瀾想解決辦法:“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上學,幫著你聽聽先生都講了什麼,幫你記下來,回府咱們慢慢消化。”

心那真是好心,可週瀾一點不想領情,若是小舅子能把這個話題給忘記就好了。

周瀾:“冇有什麼壓力,我是走路不小心撞了鼻子才流血的。”

薑常樂點點頭:“原來不是撞了額頭是撞了鼻子,那你為什麼不說呢,把姐姐,先生,同我都急壞了。”

周瀾隻能認了:“當時暈乎乎的。”

薑常樂可愁了,不是直接撞傻了吧:“那就還是撞了頭,或者鼻子同額頭一起撞了。你是不是怕血呀。”

這個不能承認,不然這個做姐夫的威嚴就麼有了,周瀾:“冇有。”

薑常樂:“不是就好,不然我姐姐一個姑娘都不怕血,你一個男人怕血的話,怎們保護我姐姐?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