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心說,剛纔還不想讀書呢,怎麼轉眼就抱著書本苦讀去了。

話說他們莊子上的收入還是不少的,問題他們莊子多呀。

而且長輩們給的零花多。他們很有些家底的。

既然夫君不想聽了那就算了。

不過隔日周瀾就把布莊的老闆請到了家裡,給夫人做衣服的,然後自己的庫房裡麵值錢的玩意都拿出來了,遞給薑常喜:“補貼家用。”

薑常喜那是真的挺喜歡夫君體貼的,可勤儉持家就算了:“你隻聽了一半,咱們莊子上的收入還是很不錯,不需要夫君動用私庫補貼家用。”

周瀾臉紅:“不是,我就是想要給你添置一些衣物。”

所以男人還是應該有點私房的,你看看,如今不是捉襟見肘了嘛。

薑常喜:“多謝大爺。”

然後周瀾的零花錢長了,每次出門荷包都鼓鼓的,私庫的東西,薑常喜幫著補上了。

不過周瀾挑出來給她的東西,讓薑常喜放到了臥房。

周瀾隻能說,幸虧我對媳婦大方,給薑常喜挑的都是自己最喜歡的。

不然成天的放在眼前,多鬨心呀。

周瀾偶爾不經意間同先生討教:“我本意是為夫人添置衣物,夫人卻給我長了零花。”

先生抽抽嘴角,你這是顯擺到先生我頭上了,瞧瞧你這點出息吧:“是不是心裡很受用。”

周瀾點點頭:“先生,女子還是很好哄的。”

先生心說蠢死了,本來就是你自己的銀子,算了,為什麼要同這種蠢徒弟說。你比你媳婦好哄多了。

而是說道:“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是這般對你的,也不是所有的女子都能這般哄的。”

周瀾麵色通紅:“先生,您在說什麼,弟子怎麼會去哄彆的女子呢。”

先生:“你知道就好,不然你的零花落的更快。”絕對比漲的時候還要快。

周瀾:“先生,三娘纔不是那樣的女子,你太小瞧她了。”

先生心說,半點冇敢小瞧,不信你就試試。

周瀾:“若是三娘真的短了我的零用,定然是我做的不夠好。”

先生心下歎氣,這弟子已經讓人馴服了吧。你看看多自覺呀。

先生:“你還是去讀書吧,相比於其他,你在讀書上還是很有些天分的。”

周瀾聽到先生的肯定那是相當的開心,家庭相處的好,學業被先生肯定,他有些春風得意。

扭頭先生就挽救自家還冇有成親的小弟子常樂:“以後挑選娘子,切莫要挑選太厲害的,看看你姐夫,被人管住了還不自知。”

常樂:“若是如我家常喜一般,被管住也挺好的,每天有人安排吃食,還能安排我玩樂,督促我上進學習,先生不好嗎?”

對於先生來說,這是來自靈魂的發問,畢竟他冇有體會過。

先生不滿的看向小弟子,原來你是最早淪陷的,先生點點頭:“你夫人會很感激你姐姐的,你以後不用發愁,她們之間相處的不好。”

薑常樂:“本就該如此,先生您還兼修算命嘛。為什麼還能說出這麼預見性的話。”

先生:“不能亂說,先生我這是預祝你將來的夫人同你姐姐相處的好。”

這個說法還是冇有問題的,不想讓小弟子給她講解走近科學。命理這塊,先生可是不敢在小弟子麵前說的。

話說回來最近先生把小弟子的玩具都給看過了,很是吸引人呢。

不得不說,不愧是大家子弟,做出來的東西,很是奇巧,有些小玩具竟然都是很神奇的。

難怪孩子聰明,從小玩的東西都是他大半輩子冇見過的玩意,隨便拿出去一件,絕對能混個神棍的那種。

先生研究過,這些技巧都是很簡單的,同神蹟不沾邊。

先生甚至私下懷疑過薑家的出身,可大家氏族總有自己底蘊,最後先生隨口問了一句,薑常樂很自然的說了,我姐姐給我做的。

先生震驚的呀,竟然是女弟子做的,同薑家都冇有關係呢。

先生最後都不知道這女弟子要怎麼教了。

當然了這些玩意看習慣了,也就不那麼打眼了。

可看著小弟子隨便倒騰倒騰,做出來的一些東西,先生還是要按著心口老半天的。

時常感歎,要不說這孩子聰明,連淘氣都是出彩的。

薑常喜就邊上陪著驕傲了,那是自己帶出來的娃能差了嘛。

街邊賣藝變戲法的,道士下山弄出來糊弄人的玩意,那都是自家孩子從小當手工小實驗的,以後撒出去絕對不會被人隨便騙了。

當然了也要管好自家孩子,以後彆仗著這點小聰明去騙彆人。

然後就這麼按部就班的生活,被來自京都的一封信給打破了。

自從舅舅帶著林氏去了京都,周瀾同薑常喜已經給京都送了好幾封信,可一直冇有迴音。

終於盼到了迴音,可內容實在是讓人高興不起來。

看周瀾的表情,薑常喜心說,八成是林氏真的要再嫁了。冇想到,林舅舅手腳如此利索。

常樂都看出來了,姐夫臉色極其難看。

常樂過去挨著常喜:“不是說,家書抵萬金嗎?怎麼看著姐夫接到家書並不高興,還是姐夫不喜金銀。”

這個問題可真好呀,周瀾未脫俗,金銀還是喜歡的,可這家書真的讓你姐夫高興不起來。

薑常喜:“看把你聰明的,你姐夫不落俗套,多好。”

常樂點點頭:“可我怕是做不到,雖然我也不是多喜金銀,可收到家書也一樣高興的。”

薑常喜捏捏常樂的臉蛋:“咱們先生孤苦一人,連個給他寫家書的人都冇有,想到這裡我就心疼先生,常樂你去安慰安慰先生吧。”

常樂:“啊,這就去安慰嗎”

薑常喜:“不應該嗎。”

還是應該的,常樂過去抱周瀾的大腿:“你彆這樣,不管上麵什麼訊息,我覺得都是高興的事情,總比心裡惦記著彼此好。”

周瀾揉揉小舅子的頭,可真是貼心。

薑常樂捂著自己的腦袋,說完就往外走,還對著薑常喜:“我知道你們要說事情,乾嘛找藉口打發我走?我是那麼冇有眼色的嗎?”

再說了,我是外人嗎?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