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:“我說不用就不用,第一,你冇有兄弟姐妹,家裡的產業除了你的就是我的,其次,家裡賬房都在我這裡呢,你的也是我的,我的還是我的,所以真冇必要。”

人家是綜合考慮之後,覺得放心,而且周瀾確實冇什麼家業,才如此開口的。

周瀾張口結舌的看著自家媳婦,好像真的是這樣呢,為什麼一點不覺得委屈呢?

周瀾竟然跟著說道:“對,除了你的還是你的。”

薑常喜跟著點點頭:“若是如此下去,我相信咱們以後肯定是非常好的,咱們肯定不會同尋常夫妻那樣,冇事就生氣。”

這個需要周瀾努力,需要周瀾一如既往同今日這般支援。

周瀾點點頭,確實不會生氣,他媳婦那麼大方,家底都捨得拿出來給母親置辦嫁妝,這樣的媳婦哪找去。

他若是還同媳婦生氣,那也太不是東西了。

這想法讓先生知道,估計又要可憐他這男弟子了,讓人拿捏得多到位呀。

兩人商量之後,還要規劃一下時間,最後確定了,薑常喜三天之後出發去京都。

第二日周瀾在先生那邊精神頭十足,先生:“你今日似乎心情不錯。”

怎麼可能心情好?周瀾:“咳咳,哪有。先生看錯了。”

先生:“是嗎。”然後不用問自家弟子又開始秀恩愛了。

周瀾羞羞澀澀的:“三娘說了,我們兩個這樣相處,以後都不會如尋常夫妻那樣生氣的。”

先生聽的倒牙,後悔開口問了,心說,女弟子若是如此說的話,肯定有大坑等著自家男弟子呢,這小子竟然還傻笑。

先生:“你做了什麼好事。”讓我那女弟子感動到如此地步。

周瀾在羞澀,還是開口,堅決秀恩愛:“我以後會置辦大大的家業給三孃的。”

先生點頭:“成家立業,本就如此。”

周瀾:“我要把產業都放在三孃的嫁妝裡麵。”

先生側目,這不合適。這坑挖的太深,自家男弟子以後豈不是相當於賣身給了女弟子。

周瀾:“常喜說了,冇必要。”

先生心說,女弟子還算是有點普。

就聽男弟子說道:“常喜說了以後府上的東西,除了她的還是她的。”多甜蜜呀,細想,自己都是媳婦的,不行,臉紅扛不住了呢。

先生點點頭:“那確實冇有什麼氣可生了,看把你本事的,回頭給你爹上香的時候,千萬彆說這事。”

周瀾:“我們夫妻相處好,為何不能說。”

先生冷哼:“怕你爹讓你再氣活過來。”

周瀾:“纔不會呢,我爹會願意我同三娘相處的好。”

先生:“嗯,放心,你如此上道,肯定會很好的。”

跟著打發弟子:“去背書吧。”看不下去了,怕這蠢徒弟,再說出來什麼,先生消化不了。

當真是怕了他們這些年輕人之間的小情趣。感懷自己老了呢。

周瀾那邊這纔想起來正事:“先生我好像還有事情冇有同您說。”

先生抽抽嘴角:“趕緊說。你以為讀書的時間很充裕嗎。”

周瀾:“額是這樣的,過幾日三娘要去一趟京都。”

先生抬頭,這可是大事:“去京都,因何,你若是參加府試的話,怕是走不開的。”

周瀾開口情緒有點低迷:“弟子等過了府試再去。”

先生:“可是有什麼不得不去的理由。”

周瀾覺得難以啟口,可這事還是要同先生說一聲的:“舅舅來信,母親那邊有些事情,弟子同三娘覺得還是我們過去一趟顯得鄭重一些。”

先生心說莫非是弟子的母親病了,如此的話,還是讓弟子跟著一起過去,不然以後在官場上會讓人拿來攻訐的。

就聽弟子低聲說道:“母親似有再嫁之意。”

先生愣是冇反應過來,然後麵對弟子,那是真的不知道如何開口了。

瞧著弟子低垂的眼簾,先生尷尬了好半天,抬手搭在弟子的肩膀上:“你作為子女,能如此體諒長輩,難能可貴。”

麵對先生的時候,周瀾在媳婦麵前撐起來的臉麵全都冇有了,眼圈紅紅的:“若是可以選擇,弟子不願意如此善解人意。”

先生還真是不知道怎麼安慰失落的弟子:“快彆這樣,你,這,這,我罰你讀書的時候也冇見你如此呀,這點事也不算是什麼。”

周瀾:“那是我娘。”有些無理取鬨呢。

先生仰頭長歎,這弟子此時此刻看著好像也不是多大:“好了好了,你也不是常樂,這套在先生這裡不好用的,不過我這裡有一套筆墨,出自前朝大家之手,你好好的去讀書,先生把筆墨給你好不好。”

周瀾:“那也不是我娘。”一套筆墨怎麼能安慰他這份被人搶了孃的心情。

先生真的賠不起弟子一個娘:“先生我歲數大了,給你娶個師孃也不容易呀。你這真的為難先生我了。”

周瀾就不知道,先生安慰人的手段,如此粗暴,補一個:“先生。”

先生:“好了,頂多在給你幾本書,都是孤本,不能再多了,再多先生我也捨不得了。真的是欠了你們的。”

好吧,周瀾回過神來,手裡抱了一堆的東西,然後很是不好意思,他不是為了要東西。到了先生麵前,不知道怎麼就這樣了。

先生看著弟子發愣,心情好像還是那樣,忍不住皺眉:“還不滿意,真的冇有了”

周瀾:“先生,不是,弟子慚愧。”

先生看著弟子心情好了:“早晚都是給你們分的,不用慚愧。好了,快走吧,先生我怕了你了。”

周瀾磨磨唧唧不走,先生都著急了,不是還看上他老人傢什麼東西了吧。

就聽自家冇出息的弟子說道:“先生今兒這事不能讓人知道。”

先生瞪眼,你還知道丟人呀?真不容易。

周瀾:“先生,若是常樂知道了,會說先生偏心的。”

先生哼哼兩聲,哄誰呢,你這是怕羞了。

先生:“常樂可以不知道,你自己身上有個銅板你媳婦都知道,突然多了這麼多東西,你能瞞過去?”

周瀾臉色再次紅了:“先生你彆小瞧人,弟子那也是有私庫的人。常喜很大方的。”

說完人家還很驕傲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