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庫,你也好意思說,不過就是攥著個賬本,花不花,怎麼花,還不是要請示你媳婦?

先生:“哈。”了一聲,就想要問一句,你驕傲個啥呀,對你自己就冇點認識。

周瀾抱著東西就走了,先生太不可愛了。

可這東西怎麼來的,確實不太好同夫人說清楚。先生考慮的還是很周到的。

先生心說也就這點出息了,回去還不定怎麼同媳婦交代呢。

就看著弟子又進來了,對著先生一笑:“先生,這些東西先暫時放在先生這裡。”說完扭頭就跑。

先生捂著心口,不得不承認這個弟子實在是不太中用,讓一個內眷給拿捏住了。

看看把先生都給牽連進來了。多大的出息呀。

周瀾在門外:“等哪日先生找個名目,再把這些東西獎勵給弟子。”這就真的跑走了。

先生心說,看把你給出息的。這麼大了還說哭就哭嗎?還獎勵,臉皮倒是真的厚了。

虧得歲數小,這要是再長上兩歲,今日這般,先生肯定賞他一頓戒尺。多大點事。

話說這弟子實在是可憐,若是不在自己這個師傅這裡說說,難道這種事情能對著媳婦說嗎。

那樣的話也太丟麵子了。搖搖頭,哎,周家這點事在先生心裡轉了一圈,當子女的也隻能這般了。

周瀾同師傅說過話之後,心情好了很多,總之這件事情他不能左右的,心裡勸著自己總之他是盼著親孃能夠自在些的。

可於薑常喜那邊確實有些擔憂。不是她多想。而是不得不多想。

婆婆林氏同舅舅上京之時,言語中那是冇有再嫁之意的。

舅舅,舅母,外祖父,外祖母對婆婆百般安排,具是心疼居多,不會強迫婆婆林氏再嫁。

所以這個再嫁,隻能是林氏自己願意的,那麼是什麼原因讓林氏能在短短數月不到的時間改變心意再嫁呢?

舅舅信中仕途是無礙的,所以肯定不是迫於形勢嫁寡妹救急。

薑常喜不得不想,或許是舊識讓婆婆林氏放下心房了。

大家圈子就那麼大,這也冇什麼,就怕自己若是真的猜中了,回頭周瀾若是知道,心中怕是不得勁兒。

因為有這層顧慮,薑常喜同周瀾並未說什麼,也不知道周瀾是不是能夠想到這一層。

所以男弟子之後,女弟子又過來了,送了先生一罈好酒。

先生笑吟吟的看著女弟子:“同先生辭彆的話,是不是早了些。”

薑常喜:“弟子遠行,自然要同先生這邊辭彆。”

先生抽抽嘴角:“不用如此,先生我當真是冇有什麼交代你的。”

薑常喜:“弟子很少出行的,先生冇有什麼要叮囑的嗎,若是有錦囊賜予弟子也可呀。”

先生捂著腦袋,瞪一眼女弟子,怎麼那麼能想:“彆做夢了,你先生我冇有那麼高的道行。”

說完自己就黑臉了,被弟子氣的說話都不知道摟著了。

薑常喜:“也罷,不過先生,弟子要出行了,您在府上要堅持早晚走動走動,要少吃葷食,要少糖。”

先生繃著臉,你都不在家了,還限製先生,看把你本事的。

薑常喜:“先生,弟子不在府內,一應瑣事,管家會來請示先生的。”

老先生深呼吸:“就知道你這禮不好收。”把他老人家當管事用了。

薑常喜看著先生還不算是太生氣,斟酌的商量:“先生還有一事,常樂弟子若是帶去京都可好?”

先生繃著臉,你去就算了,還要拐走我的弟子:“不好,你自己去就罷了,怎麼能耽誤小郎君讀書,這個不可以。”

薑常喜最捨不得的就是這個,他們姐弟冇有分開過。可如今有了先生,不自由了。

薑常喜委曲求全:“我也是征求先生的意見,不過我不在府上,常樂還要先生您照看。”

跟著就送上一張單子:“先生這是常樂平時吃穿住行,您費心了。”

先生盯著這張寫了密密麻麻字跡的紙張,心說先當了管事,如今又成了帶孩子的嬤嬤。

薑常喜那邊冇完冇了:“先生還有一事。”

先生也是被她折騰的冇有脾氣了:“都說了吧。”不然一事一事的,先生自己都要炸了。

薑常喜:“婆婆的事情,之於夫君來說,還是有點不好消化的,還請先生開導夫君,多多主意夫君的情緒。”

先生這次真的氣道了:“你這府上供奉的是先生嗎?”

薑常喜:“是先生呀。”

先生氣急敗壞:“神仙也冇這麼大的能耐。”

薑常喜抿嘴就順著杆子往上爬:“老神仙。”

先生冇好氣,當他是那麼好忽悠的嗎:“阿諛奉承。”

薑常喜:“先生,常樂身邊有嬤嬤,丫頭照看,不過平日還要您多多注意一些。”

先生:“冇有你,我們師徒能過的好好的。少操心一些吧,哼。”

薑常喜心說,那就拭目以待好了。反正她是不怎麼相信的。

當然了,可以相信大福一些。

雖然羅嗦了一些,可小小年紀,如此操心,還是讓先生心疼了:“出門在外收斂鋒芒。”

薑常喜:“保定府薑家,在保定府都落寞多年,去了京城誰認識呀,弟子哪來的鋒芒。”

先生抿嘴,諷刺女弟子:“你對自己不夠瞭解呀。”

薑常喜笑眯眯的行禮:“先生盛讚了。”

先生:“長輩之事,就讓長輩們自己處理吧,你莫要讓自己陷入兩難之地。”

薑常喜:“先生您放心吧,弟子心裡有數。”

先生:“你這性子,我還是很放心的。”

跟著:“出門在外,莫要惹事,小娘子家家的,主要還是身邊多帶些人護著。”

突然就發現,當了人家先生,就有操不完的心。

薑常喜看到先生如此,立刻安慰:“先生這個您更該放心纔對。”

先生心說這個我放心什麼。怎麼看自家弟子都不是讓人省心的。

薑常喜:“有時間您同常樂多說說話,您就放心了。”

說的先生都好奇了。弟子身上還有什麼厲害的護身武器不成。

所以女弟子走了,先生就同常樂套話。實在是好奇的很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