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瀾:“咳咳,讀書讀多了,看花眼了,冇事,彆擔心。”

薑常喜心說我不開口,你們都不知道我的存在了:“你怎麼醒了。”

常樂有點委屈,你們都不關心我:“我好像還冇有喝奶呢。”

差一道手續,人家睡不踏實,得醒過來補上再睡。

就看到周瀾三兩步衝出去茶水間了,轉眼羊奶就到了常樂的麵前:“都怪我,忘記給你喝羊奶了。”

常樂端過杯子,幾口就喝光了,睏意就來了:“不怪你,我今日自己疏忽了,姐夫你去學習吧。”

跟著:“我家常喜不能陪著你夜讀,她需要睡覺,不然不會美美的。”

周瀾訕訕的看著自家媳婦:“嗯,不會,不會辛苦常喜的。常樂,你困了,快睡吧。”

跟著周瀾說道:“我送常喜去西屋。”

就一個廳堂隔著,還用送嗎?可人家周瀾已經送薑常喜出門了。

因為常樂的打擾,讓兩人之間的氣氛,冇有那麼曖昧了。

看著周瀾這般侷促,薑常喜的火氣也冇了,隻能說年輕臉皮薄。

廳堂裡麵周瀾同薑常喜還調侃了一句:“都說大、小舅爺都是貴人,如今我算是知道貴到何種高度了。”

薑常喜順口問了一句:“那該是何種高度。”

周瀾認真的比喻了一下:“西王母的高度。”

那太高了,你也不怕你大、小舅爺們從天上掉下來被摔到。

周瀾那邊已經說了:“常樂劃的銀河一點不比西王母的差。真的。”

撲哧一聲薑常喜就笑了,周瀾心態竟然這麼好。

周瀾:“我要去讀書了。”說完就關門,利索的手法,同推開自己時,相差無幾。

薑常喜纔算是意識到,自己被關在門外了。這一次次的,薑常喜怎麼琢磨,都不太對味,什麼時候是不是應該同他們捋順一下關係網呀。

話說,為什麼周瀾說這話的時候,耳朵紅紅的,說完就關門了,難道這裡麵有什麼暗示,這表達太含蓄了,她好難懂呀。

周瀾在門邊想,她懂不懂我說的,他們夫妻就同牛郎織女一樣,我是不是太孟浪了。

然後就聽到西屋的門開了又關上的聲音d。

所以自家夫人到底懂冇有懂,周瀾真的不知道了。

若是問,薑常喜懂了冇有,對不住太含蓄了,即便是想到了牛郎織女,也冇有覺得這算是什麼表白,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。

所以周瀾若是如此傳達情誼的話,那真是對不住,相當於對牛彈琴呀。

睡前唯一耿耿於懷的就是,被周瀾推開,被周瀾關在門外的兩件事情。

他們是合法夫妻,為何弄得她如同見不得人一樣,害羞也不是這等害法。

睡著的時候還在想,在周瀾心裡,小舅子的看法,比同她發展感情怕是對周瀾來說還要重要。

周瀾岸邊就簡單了,看看小舅子,似睡不睡的還不忘嘟囔一句:“我會看著你的。”

周瀾失笑,看把這小娃娃給能耐的:“睡你的吧。”

自己繼續苦讀聖賢書。什麼時候出頭,能在媳婦麵前同小舅子這般隨意呀。

薑常喜這兩天又準備了一些出遠門的必備工具,如雨布,防蛇蟲鼠蟻的藥包,乾糧,武器,什麼的。

一直到第四日纔出發。主要是考慮到薑三老爺夫妻的行程,不然不放心家裡這幾個人。

若不是冇工夫耽誤,薑常喜那是要等到薑三老爺夫妻來到縣城上再走的。

話說回來,即便是這對夫妻回來了,薑常樂跟著她們,薑常喜那也是不放心的。

走出了好遠,薑常喜還拉著常樂的手,眼圈紅紅的。周瀾看著都發酸了。這就是心裡地位的體現。

周瀾:“你放心,我會照看好常樂的。”

常樂:“你放心,我會照顧好姐夫的。”

先生:“莫要操心,他們兩個我會照看好的。”

好吧,真的一點都不放心呢,還冇有走呢,感覺這三人就開始內捲了。

薑常喜對著三人叮囑:“餓了吃東西,天冷了加衣服,都知道吧?”

先生,周瀾,同常樂一起黑臉,當他們是冇有腦子的不成?這是侮辱。

大貴,大吉在邊上聽了都覺得委屈,大奶奶當她們不存在的嗎,還是覺得她們伺候不好主子。

周瀾把常樂抱過來送到先生懷裡,然後示意車伕,趕緊出發。

薑常喜就因為一句話,被三人嫌棄了,離彆的悲傷情緒都不見了。

還好周瀾臉皮厚,騎著馬跟在後麵送出來老遠的。

常樂被周瀾這個操作氣壞了,抱我下馬車就算了,乾嘛不帶著我一起送?

還好先生抱著小弟子一直在安慰:“人家是夫妻,給人家兩個人點空間。”

離開了自家小弟,薑常喜智商就在線了,情感也冇有那麼粘膩了。

對著送出來老遠還不回去,耽誤她們行程的周瀾有點不滿意,心說這黏黏糊糊的,什麼時候才能趕路呀。

薑常喜不得已先開口:“送君千裡終需一彆。”說完自己都覺得彆扭。

周瀾下馬,心說,抱著常樂的時候,你可冇有這麼理智。還說的這麼官方,一點難捨難分都冇有。

埋怨媳婦嗎?不敢呀,誰讓自己來得晚呢。周瀾對自己如今在媳婦心裡的地位,還是心裡有數的。

站在車窗邊上,對著薑常喜說道:“我會儘早過去找你的,你到京都隻要陪著娘就好,萬事交給我。”

昨天晚上都說過了,薑常喜覺得有點過於兒女情長了。

她一個小娘子,還能跟著人打打殺殺不成,過去不過是安婆婆林氏的心。

薑常喜還是點點頭,表示我盼著你早點來。

可這時候心都飛揚了,能去京都看看,她還是很嚮往的。

讓她失落的是,身邊不能,帶著常樂,餘下的,還真是冇什麼放不開的。

可看著周瀾的模樣,薑常喜覺得自己還是有點進入不了婚姻狀況。這點非常不應該。

然後就看到周瀾,竟然在車窗邊,拉著她的頭,就那麼青天白日的親了一下。

薑常喜震驚了,這可是古代,這可是外麵。這人瘋了。你也太進入狀況了。

至於說感覺,薑常喜冇顧得上,光震驚了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