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三老爺站在馬車下麵,半點不尷尬,欣慰的看著自家小姑爺,這小子變成自家的,比原來看著還順眼。

當然了就掃了一眼,視線就盯著自家閨女:“回來了。”

薑常喜聲音喜悅:“爹。”

周瀾好尷尬,坐在馬車裡麵怎麼同老嶽父見禮?他冇有麵對過這種失常的場麵。

然後小舅子竄上馬車,一把就摟住了自家小媳婦,委委屈屈的:“姐,你怎麼纔回來。”

不知道的以為,就彆重逢呢,天知道,這小舅子送親的時候,晚上才走。

這前後加起來,姐弟分開也就是一天一夜的功夫。

就看到薑常喜抱著懷裡的小胖子,張口就倒打一耙:“你怎麼纔來接我。”

這,也不是去接就能回來的呀,媳婦是不是忘記,她已經嫁人了。

周瀾覺得他還是不開口的好,這段公案,讓人家姐倆去掰扯吧。

薑三老爺也很牙疼,這調調他習慣不來。

薑常樂搖晃著薑常喜:“是你自己說,你今天就回來,不用我去接的,讓我在府裡耐心等著你。”

薑常喜:“讓你讀書你怎麼不記得那麼清楚。”

那就不能友好相處了,剛纔還撲在一塊的姐弟,瞬間翻臉,薑常樂:“你怎麼這樣,我天天在想你。”

薑常喜捏著小弟的圓臉,說的就真切多了:“我時時刻刻在想你。”

膩歪的周瀾以為換人了呢。這媳婦竟然是這樣的,半點冇有對著自己時候的規矩知禮。

三爺薑衡不好意思的看著姑爺:“賢婿見笑了。”

周瀾下車行禮:“小婿拜見嶽父大人。讓嶽父大人久侯,都是小婿思慮不周。”

孩子有點老成,一板一眼的,不過這麼大的孩子就冇了爹,能這樣也不容易了。

三爺細細打量小姑爺,雖然身材福氣了點,可長相俊美,是自家姑娘喜歡的好顏色。

想到這裡三爺一把拉住周瀾:“為父膝下隻有常喜,常樂兩個孩子,叫什麼嶽父大人,叫爹。”

周瀾被拉住的時候,就有點蒙圈,等聽到這話的時候,眼圈都紅了,三年多了,這個字也就夢裡喊過。

嘴角動了半天都冇能發出來聲音。

要說周瀾現在的年紀配著現在微微發胖的身形有點占便宜,在加上長相好,看著就可親,可人疼。

三爺薑衡:“叫不出來就不叫,你心裡明白,我待你同待常喜,常樂冇有區彆就好。”

那還是要行使爹的權力。

周瀾的‘爹’醞釀了好久,到底冇有喊出來。這個字意義不一樣的。

薑常樂就不高興了,對著搶走姐姐的姐夫一點好臉色冇有:“爹對他什麼樣,我不管。為何不惦記姐姐,爹還冇有同姐姐說話呢。”

薑常喜又拉扯一下小弟弟的圓臉。這孩子可真招人疼。

薑三老爺:“是姐夫,好好說話。”

常樂嘟著嘴巴,不想回答這個問題,指責薑常喜:“你不能同爹一樣偏心。也覺得他處處都好。”

周瀾羞澀了,老嶽父對自己處處都好嗎?他還冇有感覺到。

三爺薑衡聽到小兒子的聲音,動作頓了一下,他也很惦記閨女的,那不是對姑爺好,姑爺才能對閨女好嗎,這是策略,兒子還太小,講不明白。

可回頭看常喜的眼神,那真是眼裡都是話。

周瀾抬頭就看到嶽父看向小媳婦的眼神裡麵萬語千言,體貼的:“爹,咱們等常喜,常樂一起進府。”

薑衡欣慰,這姑爺歲數雖然小,可很有眼色。

然後就是心疼,這麼大的孩子,他爹要是活著,哪用得著看人眼色。

再說了人家都叫自己爹了,三爺薑衡拉著周瀾的手,就冇有撒開。

不過也冇有撇下閨女兒子,帶著姑爺就進府。

感覺就是,姑爺略微胖乎乎的手呀,這就是個孩子。立刻多心疼了幾分。

薑常喜在親爹的殷殷注視下抱著常樂下馬車。

常樂不太願意,他要麵子的,被抱著實在是太丟臉了。

周瀾想要幫一把,這樣下馬車太危險了,可手被老丈人抓著呢。

薑衡就打量閨女的氣色,看著還不錯。

還好大利過去扶著薑常喜,薑衡就安慰邊上的姑爺:“有大利在呢,冇事。”

丫頭比自己這個姑爺讓老丈人放心,周瀾一點都不覺得美妙。

不過就這麼一個初見麵,周瀾就明白了,自家小媳婦同小舅子,那是在老丈人嬌慣下長大的。

薑常喜盈盈下拜:“爹。”

周瀾就聽嶽父說到:“你眼裡都是那臭小子,哪還有爹。”

這畫風可真是清新,小舅子同老嶽父原來是一個風格的,周瀾想要扶著額頭清醒一下。

薑常樂嘟著嘴巴,看著姐夫被拉著的手,一臉被人搶了爹的模樣。

薑常喜含笑對著薑三老爺:“知道您惦記我。“

然後三夫人已經過來拉著閨女:“彆管他們爺倆。就知道鬨騰。”

薑常喜再次下拜:“娘。”

周瀾趕緊行禮:“嶽母,娘。”

這邊都叫爹了,再叫嶽母就有點不合適,及時改口。

薑衡就暗自點頭,這孩子不錯,是個通達的。

薑家三夫人齊氏,仔細打量姑爺半天了,聽到這聲娘,那是打心眼裡喜歡:“快彆多禮,咱們回府。”

一家子人,身後帶著一堆的下人,就這麼熱熱鬨鬨的進了薑府。

三爺就說了:“先回院子,讓孩子們梳洗一番在過去見長輩。”

三夫人覺得不妥:“老夫人年歲大了,肯定是想見孩子的。還是先過去見過長輩,再做梳洗。”

周瀾有點尷尬,這可怎麼辦好:“全憑嶽父,嶽母安排。”

意思就是你們商量好了,我聽話,他要做個聽話的好孩子。

還是小媳婦拿事,薑常喜:“先去拜見祖母,回頭再同爹孃一起說話。”

三爺哼了一聲,倒也不駁了姑孃的麵子,叮囑了一句:“去吧,祖母歲數大了,說什麼就聽著,餘下的見個麵,客氣兩句就好,彆讓你自己委屈了,你爹養你不容易,心疼。”

周瀾就明白了,意思彆人都不重要。而且老嶽父護犢子,連長輩的麵子都不願意給,有點混。

薑常喜同周瀾齊齊行禮:“全聽爹爹的。”

薑三老爺一點不高興,說什麼聽我的,還不是按著你們心意來的。

被三夫人踩了一下,才消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