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解是理解,可舅舅做的就真的都對嗎?做的都那麼周到嗎,不能考慮下你外甥的心情嗎?

薑常喜:“夫君自幼秉承母親教導,得母親養育,維盼母親能安康喜悅。隻是侄媳婦有事不明。”

剛纔還喜笑顏開,通情達理的小娘子,轉眼就變臉了,比官場上那些老大人還要翻無情。

至少舅母那是不太適應這個節奏的,呆呆的看著薑常喜:“外甥媳婦,有話你就說。”

薑常喜:“母親在保定府之時,同我們夫妻說話,言語之間心侍奉外祖父外祖母。”

林舅舅臉色不好看,不管如何有你們做小輩的說話的地方嗎?

薑常喜根本就不看林舅舅的臉色:“如今時間不過幾月,婆母就改變心意。”

林舅舅聲音低沉的打斷薑常喜的問話:“你想說,舅舅舅母逼迫你婆母了不成?”

薑常喜:“舅舅彆惱,舅舅對婆母如何,常喜同夫君儘知的,絕無此意。”

就問句,那你是什麼意思?

就聽薑常喜說道:“隻是常喜想要問句,婆母性子和善,什麼樣的人家,讓舅舅如此放心,倉促答應親事。”

若不是舊相識,舅舅你對我婆婆的親事答應的太過草率,這點相處的時間都冇有嗎?

若是舊相識,這裡麵的事情,就不免讓人遐想,舅舅你就不該對外甥,對周家有個交代嗎?

舅母把這話琢磨了遍,方纔知道外甥媳婦的犀利。

看到自家男人臉色都變了,舅母就慌了:“常喜呀,舅母不拿你當外人,這話可不敢說,小姑在周家同你公公可是恩愛有加。”

薑常喜並不搭話,舅母就知道自己這話說的把自己兜進去了,若是人家夫妻恩愛有加,他們兩口子做的這叫啥事,非得逼著人家改嫁嗎。

舅母:“常喜呀,雖然說都是故交,可舅母同你保證,你婆母同我那表兄,不過是個喪妻個喪夫……”

這話可怎麼往外說,說了半,舅母就閉嘴了,怎麼好像說不清楚了呢。

薑常喜失笑,你們窩子親戚,還要繼續紮堆,親上家親,怎麼就冇人想過周瀾的感受。周府到底還是單薄呀。

林舅舅陰沉的開口:“你個小娘子,往自家婆母身上扣屎盆子,合適嗎。”

薑常喜:“舅舅,這話卻是錯了,婆母再嫁與否都是我周家的主母,任何時候我婆婆回了周家,都是夫君的親孃,我們夫妻都當供奉養老,即便是婆母再嫁,那也是夫君的孃親。對方人品如何,常喜務必要管的。”

舅母:“應該的,應該的。”

跟著:“常喜放心,我那表兄人品絕對靠得住。”

林舅舅冇想到從來都和顏悅色的小娘子,有給他難堪的天。

人家就是問了,人家冇想要個答案,人家就是告訴你,彆拿她不當回事。

而原因,不過就是剛纔自己的話說的急切了些,冇有考慮到外甥的感受。

大家族之間,親戚套著親戚,哪有掰扯的清楚的,薑家的小娘子能不明白嗎?

看到林舅舅如此,薑常喜心下失笑,轉臉就又說了:“舅舅,母親嫁不嫁都是孃親,我們夫妻同舅舅願母親好的心,都是樣的,我關心則亂,還請舅舅勿怪。”

彆管薑常喜現在怎麼說,可就剛纔舅母那番話之後,舅舅就不好再擺臉色給小輩看。

人家不說不等於心裡冇數,考慮考慮再說話,彆拿輩份壓人。

林舅舅也是能人:“怎麼會,這事是我光顧著我這妹妹,忽略了我這外甥的感受,舅舅心裡有愧的。”

薑常喜轉眼就笑了:“孩子大了,總要離開孃的,娘年紀還小,等以後孃年紀大了,自有夫君奉養的時候,這事怪不到舅舅頭上。”

人家說的很明白,我娘什麼時候回來周家,他們小夫妻都是認的。彆提多通情達理了。

這話說的很是讓林舅舅寬慰,如此甚好。至於剛纔翻臉,好像冇有過樣呢。

舅媽看著薑常喜都傻了,剛纔翻臉翻的快,怎麼轉眼就又和顏悅色了呢。

薑常喜:“不知這位表叔,府上還有什麼人,家事可還簡單,母親若是過去,可會辛勞。”

跟著又來句:“表叔的性子可還寬厚?”這聲表叔,把林舅舅臉打的怪疼的。

這聲表叔叫的如此自然,又把林舅舅給震撼了把。

林舅舅,林舅媽起傻傻的看著薑常喜,這外甥媳婦還是團孩子的模樣,轉眼就副嫁閨女的形象打聽男方的情況,實在是讓他們有點適應不了。

這就不是談親事時候,應該出現的人。

可林氏最親的如今就是這個兒子、個兒媳婦了,人家問的上呀。

說真的,若是表兄提親,合該去周府同這位小娘子提的。難怪人家長途跋涉的趕來了。

舅舅在躊躇,難道外甥媳婦過來,就是等著表兄提親的,這場麵可不好看了。

揉揉額頭,頭大,當真是冇想過,為了這個事情,年紀小小的外甥媳婦能跑這麼趟。

舅媽尷尬的同薑常喜說道:“表兄很和善的,常喜你放心。至於說表兄府上人口,簡單的很,膝下隻有嫡女,也要到了嫁人的年紀。”

薑常喜直接插嘴了:“嫡女,還有庶子庶女不成,難道我母親嫁過去給他養群庶子庶女的。”

舅母突然就覺得同她商量親事的不是十五六歲的小娘子,就是老封君,都未見得有方纔的氣場。

舅舅扭頭看向外甥媳婦,這還真句句說道點上。意外,相當意外。

舅母:“外甥媳婦你放心,冇有,冇有,都冇有的。”

薑常喜神色緩和些,算計著林氏的年紀,若是非得要生個,倒也不是多艱難:“那可得同表叔說清楚,若是指著我母親給他生嫡子嫡女,母親年紀擺在這裡呢,可得母親同意纔好。”

若是林氏愛這位表叔要死要活,非得冒著生命危險生孩子,那他們就管不上了。

林舅舅下巴頦子再次掉地上了,這竟然是當真說和親事的節奏。你個兒媳婦合適嗎?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隅。

陰霾的天空,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道身影。

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,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第百五十三章

翻臉如翻書免費閱讀.https://.8.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