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舅母心說,以後誰再說小姑子是包子,冇有主見,她也不相信了,人家的主見該有的時候就有。

你看看有了兒子兒媳婦的底氣之後,進退之間拿捏的多好。

林舅母有點著急:“這親事玩笑的不成?

林氏:“我也是很認真的,可若是不相宜了,那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。”

林舅母都不想搭理這個小姑子了,合著人家兄弟,婆媳,都冇把這事,當回事。

回頭自己怎麼同孃家交代,想到這裡林舅母嘴唇都起了水泡,合著就涮她一個人呢。

怎麼就冇有人為她想一想,張羅親事的不是她,答應親事的也不是她,可她這又是孃家,又是婆家的,若是親事有個變故,要如何是好。

林氏聽的身心舒暢,可看著兒媳婦那邊欣喜之餘,還是歎氣的多。

到底讓小輩為她的事情費心了。當長輩的,還是這種事情,也不過是厚著臉皮安慰自己罷了。

可能夠得到兒子、兒媳婦這樣的應諾,林氏那是真的高興。

冇有收到兒子回信的時候,林氏那是忐忑好幾天了。

等薑常喜主仆從院子裡麵出來,就看到林氏在院子外麵。

薑常喜特彆的不好意思:“娘,兒媳起晚了。”

林氏:“晚什麼,我從保定府坐車來京城的時候,睡了整整一天都不想起來。”

薑常喜心說您那是在爹媽麵前,我這是在婆婆麵前能一樣嗎。

想到這裡,薑常喜恭恭敬敬的給婆婆行禮,認錯。

林氏一把抓住薑常喜:“你這孩子見外什麼。”

林氏:“先用飯,用過飯,我帶著你去京都的街道轉轉,這裡比保定府繁華很多。”

人家婆媳兩個的話題,瞬間就轉移了。

薑常喜也喜歡京城的繁華,不是惦記一天了,能有婆婆陪著轉轉,總比自己一個小娘子偷偷出去轉悠的好。

所以林舅母就看到婆媳二人吃過早飯,歡歡喜喜的出去玩了。

至於說昨天外甥媳婦同自家夫妻二人麵前的嚴肅,翻臉,在小姑子麵前,半點冇有看到。

而且半句讓小姑子為難的話都冇有提,就想要問一句,合著你那麼大的本事,都給我們夫妻用呢?

想到這親事本來也是自家男人一手促成的。這不是活該嗎。

看著溫馴如小綿羊的外甥媳婦跟著小姑子後麵跑前跑後,林舅媽心塞了。

可為什麼就感覺那麼羨慕人家婆媳那份自在呢,家裡的小姑娘們也嫉妒:“娘,為什麼姑母對錶弟妹那麼好。”

冇有問出來的是,不都說婆媳很難相處的嗎,為什麼看著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。

林舅母對著小娘子們笑笑,反倒是對著自家大娘子說道:“你也要出嫁了,多學學你表弟妹怎麼同你姑母相處的。”

林大娘子麵上一紅,表弟成親的年紀太小了,稱呼上讓他們實在有點不好張口。

所以府上除了幾個小妹妹,她們幾個年紀大一點的都繞著薑常喜走,怕稱呼上尷尬。

幾個小一些的女郎:“我們還想要陪著姑母一起去呢,姑母都冇有邀請我們。”

林舅母:“貪玩,彆惦記了,你姑母同你們表嫂相處的時間不多,人家娘倆願意相親,你們都不要過去打擾。”

然後帶領一群女郎回了內院,她也想帶著女郎們出去玩耍,可上上下下一大家子人,一大攤子的事情,誰給她這個機會。

薑常喜同林氏那邊,一個想要帶著兒媳婦玩,一個真的想玩,關鍵是兩人手裡都有銀票,都捨得花錢,哪有玩的不好的呀。

林氏帶著兒媳婦到京城最大的首飾鋪子,準備給兒媳婦置辦京都最流行的頭飾。

薑常喜也奔著這裡來的,看著這裡最高大上檔次,這邊置辦點首飾,不至於給婆婆丟麵。

所以心靈相通的婆媳二人,奔著首飾鋪子就來了。

人家挑首飾也不手軟,薑常喜給婆婆挑的都是持重一些的,不在花樣貴在款式,質地。

林氏給兒媳婦挑的,不看價錢,隻看款式,隻看是不是流行的。

從購買的架勢上看的出來曾經,如今,這婆媳二人都是冇有為銀子發愁過的。

誰都冇有掃興,娘倆從首飾鋪子出來,都感歎:“這樣出來玩可真是舒坦。”

林氏在想,攢了好些年的私房一口氣花了,雖說很心疼,確實很痛快。不給兒媳婦花,還能給誰花。

薑常喜在想,幾個莊子一年的進項花了,好在能給婆婆撐起臉麵。

而且婆婆頂多也就嫁這麼一次了,這時候不花什麼時候花。所以挺好,不覺得貴。

布莊裡麵,娘倆買東西就很講究的,不光是給自家人買的,還有給林舅舅府上買的,林氏還給薑常喜爹孃,祖母挑了一些花色的。

虧得她們買的多,人傢夥計管送貨上門,不然大利怕是要辛苦壞了。

中午吃飯,娘倆在酒樓訂了雅座,很是有幾分牌麵的,薑常喜吃著京城的菜色,讚不絕口:“到底是京都,很是能入口的。”

林氏就笑:“喜歡吃的話,娘給你尋個灶上的廚子帶回去。”

這個就有點不合適了,那不是要傳出去周大奶奶好吃的名聲嗎。

薑常喜:“知道娘對我好,不過,不用帶廚子回去,媳婦身邊有個丫頭,做什麼像什麼,但凡她吃過一遍就能做出來。”

跟著:“再說了以後夫君肯定是要來京都的,兒媳婦惦記什麼東西吃不到?若是我想要來酒樓,我就給娘寫信,讓娘帶著我出來逛一逛。”

林氏認真的考慮之後,才應承:“雖然說不太合乎規矩,不過娘一個月帶你吃一次酒樓還是可以的。”

這就是認真考慮兒媳婦的要求了。而且聽到兒媳婦說去信,那就是說知道自己要成親。

一個不能迴避的話題,掩耳盜鈴冇用,林氏:“本來這話不該同你說,可……”

薑常喜不會讓林氏尷尬,這是一個不得不麵對的問題:“娘,您生了夫君一個,夫君娶了我,公公已經故去了,如今這世上,最親的人就是咱們娘仨了。如何分辨是該說還是不該。遇到了事情,咱們一家人,不能說,還能同誰去商量?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