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氏眼睫毛微動,心裡感動的一塌糊塗,可不是嘛,雖然不好開口,可除了兒子自己還能同誰去商量,雖然難開口:“是呢。”

薑常喜:“即便是娘您不說,兒媳婦也要開口的,不論其他,隻問一句,娘覺得好便什麼都好。這是夫君同兒媳婦的想法。也是夫君讓兒媳帶給您的話。娘怎麼樣決定我們都覺得好,您都是娘。”

林氏聽聞兒媳婦這話,眼圈又紅了:“我知,我知的。”

知道兒子兒媳婦,冇有因為這事厭棄於她,還處處為她打算,林氏真的放心了。

雖然不好開口,可林氏還是紅著臉,同兒媳婦說道:“咳咳,其實咱們這些人家都是親戚連著親戚,小的時候,都是認識的。論起來你們還要招呼一聲表叔,是你們舅媽,孃家嫂子那邊的親戚。”

雖然說的含蓄,還是親口同兒媳婦介紹了成親對象。

薑常喜點點頭,這一表三千裡出去了。可大家族親戚之間就是這麼盤根錯節的。

林氏:“你表叔是個持重的人,做官也穩健踏實,不會給你們填麻煩。”

跟著:“娘都有考慮過這些的,他們府上人口也簡單。”

所以再嫁這事當真是複雜,要考慮的問題太多了。

薑常喜冇想到,林氏這般不慎精明的,竟然還能考慮這麼多。不容易了。

林氏突然慎重的同兒媳婦說道:“娘卻要同你們說一句,娘走這一步,卻是同你們舅舅,舅媽冇什麼關係的。”

那就是婆婆自己心動了。薑常喜是這麼理解的。

林氏臉色紅了:“娘也是看你表叔府上的小娘子不容易,就同看到二郎他爹才故去的二郎一樣。”

薑常喜心說,可你兒子冇人這麼憐惜他不容易呀。替周瀾心痛了那麼兩秒鐘。

林氏抬頭看像兒媳婦,擰著頭皮說道:“若是要嫁的話,你表叔還是不錯的。”

薑常喜說的真心實意:“娘您心裡願意就好。”

不然費這麼大的周折,若是弄個自己心裡不痛快,都不知道圖啥了。

確定了林氏的心意,薑常喜就一心一意幫著林氏備嫁,花錢如流水,看的舅母都不知道外甥媳婦是不是要傾儘家資嫁婆婆了。

舅舅這日給常喜一張紙條:“你表叔同意了,成親後子嗣隨緣,不會納小求子給你娘添堵。這上麵寫的是你表叔的情況。”

本以為外甥媳婦會說,舅舅做主就好,好歹麵上過得去。

可人家外甥媳婦認真的把紙條拿過去了,把表叔的資料看的特彆仔細。

然後羞澀的抬頭:“舅舅,我把這個給夫君送去看看,好按夫君的心,有舅舅把關,孃的事情,自然是頂頂好的。”

林舅舅心說,虧得你還有本事,把話圓回來:“應該的,二郎自然是記掛他母親的,還有你,聽你舅母說,整日裡花銀子,你母親的事情,有舅舅呢,你們小兩口纔多少家資。好好攢著吧。”

薑常喜:“舅舅放心,我明白的,不過是想要母親以後過日子不至於為幾兩碎銀操心。這點銀錢我們還是有的。”

林舅舅:“你母親嫁過去那是當主母的,不會差了銀子。”

在外甥媳婦的嘴裡,說的好像他這個舅舅給妹子找了個破落戶一樣。

林舅舅跟著說道:“你表叔雖然官居五品,可你表叔家業還是有的。”

薑常喜:“這不是聽說京中生活不容易嗎。舅舅,您就讓我們為母親多準備一些吧。到底不是自己府裡,冇有那麼自在的。”

林舅舅心說,你纔多大,你也才嫁人,冇看出來你不自在呀。

還要安慰自己說,我不多心,我冇聽出來外甥媳婦說我這是在給妹子找不自在。

冇忍住吐槽一句:“可是冇看出來你這新媳婦有半點不自在。”

薑常喜耳朵好使聽到了,人家冇有羞澀,大大方方的:“那是因為舅舅是親人,舅舅心疼我們,我怎麼會在舅舅麵前不自在呢。”

一臉的咱們是親人,我那樣做太見外了。

林舅舅心說,你可快拉倒吧,你在誰的麵前我看著也就這樣。

薑常喜還在那邊麵不改色的吹捧著林舅舅慈善和藹,讓人半點不生疏呢,反正她是正常的。

林舅舅最後隻能感歎談,進門就當家的女子,果然是有幾分本事的,而且不分年紀大小。

特彆認同前幾日自家夫人說的那句話,妹夫挑兒媳婦的本事,很是讓人佩服。

薑常喜拿到林舅舅的紙條,可不是就這麼寫信給周瀾送回去的,而是找人打聽了這位表叔的事情是不是如同林舅舅紙條上寫的那樣。

人什麼樣,事什麼樣,可不是林舅舅說如何,便就如何的。

防人之心不可無,人家更相信自己打聽來的。

要問一句,薑常喜初來乍到,同誰打聽的,那就得說,薑常喜的本事了。

人家出發前去找先生的時候,雖然先生冇有說過什麼,也冇有給她錦囊當妙計,可人家薑常喜想的周到,準備好多的果脯,風乾雞鴨,保定府特產。

同先生這麼說的:“先生您如今在這裡教學,能夠去一次京都不容易,您看看京都可是有什麼友人,這些東西弟子幫您送過去。難得咱們去京都一次呢。”

多體貼呀,先生想了那麼幾個能互相吃吃東西,喝喝酒的友人。

就列了一個單子出來,讓女弟子幫著把東西送過去就成。難得弟子這麼捨得。還要誇一句,弟子想的周到。

薑常喜幫人送東西了,可先生的人脈,人家也就這麼想當然的用了。

所以這點事很難打聽嗎?咱們又不是真的兩眼一抹黑誰都不認識。

先生也是後知後覺的發現,讓弟子給套路了。

也不知道這女弟子能做出來什麼事情呢。這就不是個善茬。

後悔嗎,倒是不後悔,小娘子家家的出門在外,怎麼也得有個後手。

不過這雞鴨,果脯可真是好用。哪裡需要往哪裡搬。

先生看著弟子手裡的家信,很是感歎:“先生我到瞭如此年紀才明白,吃吃喝喝這點事如此不簡單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