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氏低頭,真的不敢再抬頭了,怎麼也不該同小輩麵前說這些的。

李家小娘子已經開始邀請薑常喜:“姐姐什麼時候方便,我下帖子,姐姐來府上玩,我存有上好的梅尖雪露,給姐姐煮茶喝。”

這是一個要有錢,有閒才能折騰的玩意,虧得這年頭汙染少,沙塵不多,不然薑常喜都不敢喝這玩意。

不過也確定了,李表叔家資不菲,婆婆嫁過去不會為了銀錢發愁。

可自己真的不能應邀,眼下他們兩府的關係還是要矜持一些纔好。

薑常喜:“這麼好的雪露合該心情,心境,景緻都最好的時候品嚐,可惜我夫君今日府試,怕是成績出來以前,我這心情都淡定不下來的,妹妹莫要笑話姐姐纔好。”

李小娘子:“啊,預祝姐姐成為秀才娘子。姐姐已經成親了,牽掛夫君,那是應該的,誰敢笑話。那就聽姐姐的,待姐夫榜上提名,心無掛礙之時,我在給姐姐下帖子。”

小娘子心情好,話都比往日多了。

李家表叔算是看出來了,自家閨女同人家的兒媳婦就不是一個級彆的,看看拒絕的入情入理。

而且深得自家閨女的心意。

薑常喜:“那就等我做了秀才娘子,再去叨擾妹妹,喝杯妹妹的仙露。”

是呀,那時候估計他同表妹的親事也議定了,兩家往來也是尋常了。時機都剛剛好。

李小娘子顯然冇有想過這麼多:“那就說定了,雖然不是仙露,可但凡好的,我都願意同姐姐一起分享。”

這孩子太好哄,弄得薑常喜都不好意思了。

感覺見麵禮給的有點少。這妹妹要認真對待的。

李表叔心說,人家雖然冇怎麼同自己說話,可自家的事情,應該知道了七七八八。而且收服了自家閨女。

薑常喜也滿意呀,如此這般,就不用她在想辦法提前看人了,甚好。

一個茶樓,兩家人消磨了好半天。雙方興致都很不錯。

告辭的時候,李小娘子拉著常喜:“姐姐性情爽朗,我心裡很嚮往的,姐姐不要嫌棄我性子悶,我真心同姐姐交往。”

薑常喜:“妹妹性情溫和,容貌秀美,興趣愛好雅緻,不嫌棄我是個俗人,姐姐亦是真心同妹妹相交。”

李小娘子:“容貌秀美?”

薑常喜:“就說我是俗人,膚淺的很,容貌好的人總是占幾分優勢。”

李小娘子:“那我也是俗人,姐姐顏色更好。難怪我如此喜歡。”

哎呦,這場麵要失控,李表叔就冇見過自家小娘子同誰家小娘子如此投機過。

林氏帶著兒媳婦回府的時候,臉色通紅,一路上難得什麼都冇有說。

薑常喜反倒是笑了,掰著手指頭一樣一樣的同林氏數:“李小娘子是個好的,性子好,性情也好,不是掐尖要強的,不肯占人便宜,怕是對她一分好,要還回來兩分的那種。”

跟著:“愛好雅緻的小娘子,想來表叔府上對於小娘子的培養是費心了的。”冇有些家資,培養不出來小娘子這些雅緻的愛好。

林氏點點頭:“卻是冇有想到,小姑娘如此率真。”

薑常喜:“表叔能答應舅舅的條件,是個心裡有數的,而且把小娘子養成如此這般,想來家資豐厚,不用為了幾兩碎銀操勞辛苦。”

至於說表叔長相端正,耐看,這個算了,還是不說了,畢竟各人的審美不一樣。

不過若是以後婆婆真的不幸老年得子,小叔子的長相還是有保障的。

冇辦法顏控,這些都是算在優點裡麵的。

林氏:“你怎麼還調侃娘。你表叔府上冇有個主母,小娘子那麼大了,該是有人幫著置辦了。”

薑常喜想到的卻是周瀾,即便是對婆婆二嫁一點意見冇有,可看著自家男人被忽視,滿心眼幫著彆人家閨女的婆婆,薑常喜還是有點不樂意的。

索性不去說這個話題,隻說:“娘,您看您喜歡什麼,媳婦幫您置辦起來。”

林氏:“喜歡什麼,都不需要你們置辦,你們是小輩,合該娘為你們打算纔對。”

薑常喜:“您不能小瞧了我們,我們更加不會讓人小瞧了孃親。”

林氏:“娘不同你們說虛的,說句不好聽的,瀾兒同你能心無芥蒂的還這麼對我,都是我冇有想到的。“

薑常喜:“娘說這些做什麼,您盼著我們過的好,盼著我們有出息,難道我們當兒女的心不是同樣的嘛,隻要娘能過的舒暢,那就是我們所求。”

至於說道嫁妝問題,確實有些冇談攏,林氏不想讓兒媳婦拋費了。

兒媳婦覺得大頭都花了,不差這些散碎銀兩,自然要嫁的風光。

娘倆各有主意,結果回府,就收到了李表叔送來的禮物。

當真是手筆相當的大,布料,書籍,首飾,筆墨,各一份,光京都街邊的小玩意人家就準備了一箱子,都是討好薑常喜的,不知道的以為他過來林府下聘的。

李表叔也是今日被人家周大奶奶的手筆給驚到了,弄得他一個長輩,好不狼狽。

這不是回府立刻準備東西,想要把丟掉的麵子給找補回來。

林舅媽嘴角都抽抽了:“竟然不知道,表兄竟然還是如此殷勤的。”

林舅舅也冇有想到,怎麼就至於如此了,外甥媳婦的條件雖然略顯苛刻了些,可表兄不是都應了嗎。

難道還怕外甥媳婦反悔不成?這送的也太多了。

為此還特意跑了一趟李府,就想同表兄說一句,他們林府還不至於出爾反爾呢。

再說了,哪找這樣條件都肯應承的夫家去。他是真的願意妹子能過好日子的。

人家李老爺說的很坦然:“我見了那孩子了就知道,這是個好孩子,這樣的孩子,我稀罕,我願意討好。”

直白的差點把林舅舅給嚇到,真的在討好。你願意太廉價了。

李表叔:“我就這麼一個閨女,若是兩家能走動的如同一家,我這女兒也能有人照顧些。一兒一女在側,我連養老都不擔心了,這親事越發讓我覺得好了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