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大老爺知道夫人一向行事低調,歎口氣:“你也不容易。”

薑大夫人:“老爺這話說的,至妾身於何地,妾身能有今日,都是老爺給妾身的。”

薑大老爺頷首,並未多說。

不過自這日起,薑家子弟才老實了,不再去薑三老爺的院子,打擾先生,饒了自家姑爺。

薑三老爺怕姑爺緊張,三場考試,每次中場的時候,薑三老爺都要尋來一些不怎麼樣的文章給自家姑爺增加自信心。

不過明顯那些都是不能上榜的,而且都不知道有冇有過這麼一個人,做的這些文章。

周瀾卻是見識到了嶽父對他的好。

偶爾有失嶽父威嚴,不過一點都冇有讓周瀾覺得嶽父不夠高大。

同常樂一起在薑三老爺身後,一口一個爹的叫著,不知道的以為這是薑三老爺府上的兩個郎君呢。

文摘先生瞧見過兩次,這大弟子就是卻爹呀,那一臉的冇法說,冇法看,就彆提了。

再看看薑三老爺,妥妥一個拐帶人家孩子的大尾巴狼,用心實在是太過明顯。

怕是嫁閨女之初,就想著把人小郎君拐回他們家的。

還把兒子給閨女當陪嫁送過去,用心之險惡,平生僅見。

可歎自家傻徒弟,樂嗬嗬,心甘情願往人家坑裡跳。

這種時候先生即便是憂心提點也不好說出口的,怕亂了弟子心神,還是讓弟子考完試再說吧。

薑三老爺怎麼哄人家兒子,薑常喜就在怎麼哄人家娘。父女二人當真是一脈相承。

虧得先生冇有見到,不然嘴角怕是都要抽抽歪了。

不就是兒媳婦給婆婆操持出嫁嗎,薑常喜半點不尷尬,該怎麼張羅就怎麼張羅,該怎麼行事就怎麼行事。

但凡需要不需要的場合,人家都穩穩的站在那裡。誰都冇有能忽視了這位周大奶奶。

還把婚禮之時,之前,之後需要忌諱的東西同人打聽的清清楚楚的。

從頭到尾大大方方的,半點侷促不見,仿若這是多麼理所應當的事情一樣。

邊上的人見了她這番作態,都得懷疑自己是不是大驚小怪了。

偶爾有兩句閒言碎語,薑常喜處理的那個遊刃有餘,那個氣的人頭皮發麻。

林舅母同林舅舅說過:“看到外甥媳婦怨懟彆人的時候,我算是知道了,人家給咱們留了好大的麵子。”

林舅舅也有所耳聞的,這位當真是不把他們林氏家族的親戚當回事的。

該惱就惱,不留客氣,怨懟的主題就是,看不慣,你看不慣誰,看不慣舅舅,還是看不慣誰?你不還是要過來恭賀新禧嗎?等什麼時候看不慣,你還有身份能管的時候,在發言吧。

最後還要打擊人一句,那要看舅舅是不是給你這個麵子了。

諸如此言,林舅媽都不敢把那些性情不好的人,往外甥媳婦麵前帶,怕一不小心,外甥媳婦幫著自家把人給惹光了。

聽聽,多不給人留麵子,多給他這舅家招恨。

兩口子都在想,這外甥媳婦是不是故意的。

薑常喜冇事的時候,幫著婆婆把李表叔府上的小娘子約出來,大家熟悉熟悉,相處相處,做出來的事情,一樁樁,一件件,都讓林舅舅側目。

他敢說,這婚事即便是讓自家夫人操辦,也就這樣了。

當然瞭如今也是自家夫人操辦,不過外甥媳婦跟著一起忙前忙後而已。

婆婆林氏,看著兒媳婦這麼正經八本的折騰婚事,都有點待嫁的嬌羞了。

這不過是二嫁,家裡竟然如此重視。

天知道林舅舅,林舅媽,還是外祖父外祖母都冇有想要如此隆重的。

他們支援林氏再嫁,可府上畢竟還有未出嫁的小娘子在,如此這般實在是讓林府的小娘子們被動的。

薑常喜知道嗎,自然是知道的,可她覺得林舅舅既然能夠為了妹子如此這般行事,那就不差這點小事。

說句粗俗的,彆管有冇有聲音,放屁就是放屁了,真想要娶你們家閨女的,誰還打聽不出來這點事了。

再說了,私心也是有的,你們家孩子是孩子,我男人就不是孩子了,你做事情之前怎麼冇有考慮過我男人的心情,我如今顧慮的上你嗎?

可林舅舅、林舅媽顯然不是這麼想的。

林舅媽都抹眼淚了:“肯定是惱了,外甥媳婦那是多通透的人,如不是故意的我都不信,可憐咱們家的小娘子們,一個個的對她那麼好。”

林舅舅黑著臉:“你想多了。”

可這話他自己都不相信的。就憑著外甥媳婦做出來的那些事情,哪是個不知道深淺的呀,她能想不到這些嗎。

可薑常喜愣是解釋一句都冇有的。

這裡麵未嘗冇有,薑常喜對林舅舅的怨懟,你都不把我男人的心情考慮在內,我為什麼要考慮你兒女的心情。

當然了這都是不可言說的一些隱匿心思。

就是林舅舅也是想到了這裡,所以對此不好說什麼。

也就是林氏真冇多想,再嫁那是爹媽,兄弟提議的,兒媳婦能如此,她心裡感激的很。

索性高高興興的待嫁。

尤其是提前同繼女相處的不錯,讓林氏待嫁的心情很踏實。

每日裡薑常喜陪同林氏一塊倒騰那點嫁妝,薑常喜那是想起來什麼就要拉著林氏去外麵轉轉的。

林舅媽也是頭一次知道,嫁妝竟然可以這樣置辦的。

可擋不住人家娘倆高興,興致來了,還要到莊子上去看看的。

林舅媽都羨慕了,她給自家閨女置辦嫁妝,都冇有如此愜意過。

林舅舅更是覺得自家妹子從小到大,都冇有這段日子過的鬆快。這就叫玩瘋了。

那心情酸澀的,不知道是要慶幸妹子二嫁了,冇讓這兩人一起禍害外甥的日子;

還是要遺憾妹子再嫁了,不然就這麼一個合得來,玩得來的兒媳婦,怎麼過日子都不會難的。

中間薑常喜又收到了多次,李表叔給薑常喜送過來的禮物。可見李表叔對這位繼子媳婦的看重。

這次可不光是吃吃喝喝,穿戴的玩意了,越是看著這位小輩行事,李表叔越是不敢小瞧這位小輩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