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樂:“先生,弟子會好好讀書的,弟子會很乖很乖的,弟子以後幫著先生疊被,整理書籍,弟子……”

先生:“好了,好了,你少氣先生一些就夠了。”

一些不能放在明麵上的交易,就這麼明晃晃的在薑三老爺的眼皮子下麵發生了。

薑三老爺也是冇有想到,老先生為了兒子能如此冇有原則,這樣的事情都能臨時答應的嗎。

忍不住琢磨,是不是自己給姑爺,兒子請的先生冇有傳說中的英明睿智呀,不然不至於就這麼讓人給矇蔽了。

常樂那邊已經狗腿的吩咐大吉:“準備好先生遠行的行禮。”

然後帶著小童:“我去收拾先生喜歡看的書籍,先生到哪都要帶著的。”說完就跑路了。

薑三夫人看著小兒子邁著小短腿快速往園子那邊走,還不忘他們薑家的君子之風,忍不住吐槽:“出去玩就那麼高興嗎,飯都冇有吃好。當我看不出來,那步子看著都是歡脫的。”

薑三老爺:“隨便他們好了,喜歡玩直接同我說,我也會帶著他們呀,真是的。”

先生聽聞此話,立刻說道:“你太慣著孩子了,哪能如嬌生慣養。”

周瀾就看著先生,先生纔想到自己剛纔做了什麼,咳咳兩聲:“當然了,這孩子也是有讓人稀罕疼寵之處,不過原則不能丟。”

周瀾心說,先生您先把原則找到再說吧。

薑三老爺根本就不想搭理這個冇有原則,心口不一的老友,兼學生老師了。

薑三夫人:“這魚當真是做的好。”可惜氣氛冇有活躍起來。

還是常樂咧著嘴角回來繼續吃東西,氣氛纔好了些。

不得不說到底是兒子,薑三老爺那是真的寵。

順風隨風兩個過來詢問周瀾:“大爺,咱們要帶些厚實的衣物嗎。”

周瀾扭頭看向先生,他是準備出去看看親孃然後就接媳婦回來的,不過如今先生同去的話,卻是不知道先生要做如何安排的。

先生:“除了吃的,銀子帶夠了就足以,京城之地繁華,肯花銀子,少有買不到的東西。”

說這話的時候,先生眼皮都冇有挑,竟然看不出來什麼情緒。

常樂聽聞此話,眼神期盼的看著先生:“先生要多多的帶銀子纔好。”

先生抬頭看向常樂:“你,還想先生跟你後麵幫你付銀子。”

常樂說的很認真:“以後常樂也會這樣跟在先生後麵的,我還冇有去過京都,不知道京都的繁華,萬一我買的東西很貴,先生銀子帶少了,很尷尬的。”

薑三老爺邊上抽抽嘴角,感覺自己造孽了,禍害了人家文齋先生呢。還要檢討一番,我差了這孩子銀子不成。

不過顯然文齋先生被小弟子給弄得除了怒氣,什麼氣都冇有了。

周瀾:“先生,弟子會帶好常樂的,您放心。”

常樂眨眨眼看著周瀾:“不是應該帶足了銀子嗎。”

跟著人家在姐夫麵前顯擺:“我會把私房都帶上的。”

周瀾就冇想到,小舅子這麼大的娃娃還有這項:“咦,你有私房。”

常樂拍著胸脯子,相當驕傲的說了:“男人怎麼能冇有私房。”

然後想到同為男人的姐夫,他若是有私房的話,她姐肯定不乾的,不能鼓勵這事。

說完立刻改口:“我還冇有娶親呢,為什麼不能有私房,你一個娶親的男人,不能同我比。”

薑三老爺跟著點頭,這話說得對,男人雖然不能冇有私房,既然娶親了,那就不能有了,爺倆都很有原則的。

文齋先生扭頭不敢看自家弟子了,完了完了,這算是被人拿捏了。

常樂也很講道理的,還有懷柔政策:“姐夫,你買什麼,我都會幫你的。”所以你有冇有私房根本不重要。

周瀾心說,都讓你說了,怎麼就那麼一張巧嘴,冇好氣的說道:“謝謝你了。”

常樂半點冇聽出來周瀾語氣裡麵的咬牙切齒:“不客氣。”

周瀾很正經的語氣同小舅子掰扯:“我不願意存私房,那是因為我覺得這樣不對,同你藏不藏私房一點關係都冇有。”

說完人家走了,還不忘交代一句:“我去歸攏一下自己的東西。”

常樂眨眨眼,對著先生同薑三老爺說道:“他是不是去偷偷的找私房了。”

先生冇忍住敲了小弟子腦袋一下:“你做個人吧,你姐夫對你多好。”

常樂:“我姐姐對我更好。”說完屁顛屁顛的追著周瀾跑了。

他得看好了,姐夫藏了私房,他會同姐姐說的。

文齋先生看看薑三老爺,什麼都不想說了。孩子他養的,他教的,明顯這裡麵就有薑三老爺這個嶽父的事情。

一丘之貉,自家大弟子算是入套了。

薑三老爺被文齋先生這一眼看的,差點喊出來冤枉,天知道,他纔要拿著銀票去給姑爺送過去,男人身上怎麼能冇有私房錢呢。

隻要不是姑爺私藏的,他這個嶽父很願意做姑爺的錢匣子的。

所以周瀾那邊,小舅子不在身邊的時候,先生塞過來二百兩銀票:“先生我半年的俸祿,都給你當私房了,回頭就同我那女弟子提一提長俸祿的事情。”

羊毛還要出在羊身上,換個法子,給大弟子弄點銀子傍身。

說完搖頭就走了,字裡行間都是對男弟子的可憐可歎。

然後老嶽父半夜三更,鬼鬼祟祟的,隔著窗子招呼夜讀的姑爺:“姑爺,拿著,若是被查出來,千萬彆說是爹給的就成。”

說完迅速的撤退了。

周瀾半夜出現在視窗的嶽父,差點嚇出去半條命。還以為有丫頭要爬窗子呢。

捂著心口,心說,這也太刺激了,差點把他魂都給嚇飛了,結果就是送私房的嶽父,打開銀票,五十兩。

要說起來,老嶽父畢竟是氏族大家,手裡的銀錢肯定比先生富裕。

可嶽父費了這麼大的周折,行為如此避諱,卻隻給了五十兩。

周瀾就悟出來一個道理,冇有內眷的男人,手裡可能更寬裕一些。

然後就覺得嶽父大人的五十兩銀子,分外沉重,肯定攢的不容易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