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邊有大貴出行,還真是讓先生一點不後悔。

出門以前大貴冇有準備什麼吃的,人家大貴說了,難得出門,要一路吃到京都.

要領略地方美食,不然她的廚藝如何進步。

先生光聽到這麼一個口號,就覺得必須支援,為此還特意摸了摸身上的荷包,銀子帶的還是儘夠的。

常樂也很支援大貴的事業,頻頻點頭。

周瀾:“隻要不耽誤去京城怎麼都成的。若是咱們回程的時候在慢慢領略更好。”

大貴:“為什麼。”

周瀾臉色通紅:“因為你家大奶奶嘴刁,同你一塊領略美食,能幫你多提點意見。”

有好事不願意落下媳婦,遇到好吃的,更願意同自家娘子分享。而且卻是著急見媳婦,不想半路上耽誤功夫。

想媳婦不說想媳婦,說的這麼含蓄做什麼。

先生閉目養神,小夫妻感情好點,他這個當先生的也省心。

常樂立刻就跟著說了:“同我姐姐一起吃,纔有意思。就聽我姐夫的。”

大貴:“好吧,不過該吃飯還是要吃飯的,大奶奶讓我伺候大爺,小舅爺,先生的飲食,這個就得聽我的。”

隻要不耽誤行程,那就冇有意見的。周瀾對於大貴管家的安排冇有意見。

所以休息的時候,先生就看著大貴拿著菜籃子到處亂逛的,酒樓裡麵用飯,都是地方特色的食物,銀錢是冇有花多少,可就是吃的受罪。

先生都吐槽了:“這些特色也未見得人人都能吃的消。”

常樂蔫噠噠的,很是不能理解:“並不覺得美味,為什麼還能成為當地的特色呢。”

周瀾:“可能大家的口味不一樣,咱們欣賞不來,還有可能是特產不一樣,還冇有找到正確的烹調方式。”

大貴:“大爺說得對,這些東西若是讓我來做,肯定不會是這個味道的。”

常樂:“可惜在路上。”

大貴笑眯眯的:“不可惜。”

然後隨風,順風就端上來一大盤子羊蹄子。

大貴:“咱們這邊其實也冇有什麼特彆的,肉也就那麼幾樣,這是我在馬車上用泥爐鹵出來的羊蹄子,先生大爺,小舅爺,你們嚐嚐看。”

至少冇有聞到膻腥味。先生帶著兩個弟子謹慎的看著一盤子羊蹄子。

大貴很有自信的推銷:“很不錯的。”

大奶奶信任自己,才讓自己照顧先生,大爺,小舅爺的飲食起居,看著小舅爺吃不好,大貴可費心了。

常樂最給麵子,主要是相信大貴的手藝,就是吃法有點豪放,不符合薑家小郎君的風姿。

大貴還是知道小郎君那點介意的,拿出來兩片裁剪合適的荷葉,請小舅爺隔著荷葉在抓著羊蹄啃。

常樂至少滿意了,先生也點點頭,吃東西嗎,不能太不講究。

然後呢,然後羊蹄子到嘴裡,就顧不上這些荷葉了。因為羊蹄軟爛入味,鮮香無比。

尤其是同方纔,在酒樓上吃過的羊肉比起來,啃骨頭簡直是太爽了。

先生都忍不住感歎:“難道這羊肉最美味,最鮮香的在骨頭上。”

常樂比較有心得:“不在蹄子上。”

周瀾要服侍先生,看著小舅子,其實最冇有吃好,這時候什麼都不顧了,埋頭苦吃。

大貴:“自然還是在肉上的,不過是他們把肉處理的不夠仔細,膻腥味冇有除掉。”

常樂:“大貴,我們相信你的手藝,你就是讓我們再吃一次這裡的羊肉,我們也願意試試的。”

大貴笑嘻嘻的:“就知道小舅爺最信任大貴了,”

然後:“所以我在這裡挑了一隻羊,這裡的羊還是很鮮嫩的。作為原材料,真的不錯。”

常樂小胳膊一揮:“買。”就衝著羊蹄子也得支援,一隻才四隻蹄子,是不是少了點。

大貴不動了,眼巴巴的看著常樂小舅爺。

周瀾這才抬頭看向大貴:“銀錢不夠了麼。”

大貴搖頭:“大吉不許奴婢買。這蹄子都是奴婢同酒樓那邊花兩文錢弄來的。”

先生:“味道這麼好,如此便宜。”震驚了。

大貴:“他們不會烹飪。嫌棄羊蹄子做起來太麻煩了。”

跟著看向周瀾:“買羊蹄子價錢便宜,大吉不說什麼,可買羊的話,大吉嫌棄奴婢預算開支太多了。”

一路吃過來,開銷確實有點多。不過大夥都跟著吃了,這個不能怪大貴一個人的。

周瀾終於知道私房是怎麼用的了。

結果就看到先生遞給大貴一塊銀子:“大吉說得對,不過先生私下給你貼補一下。可,這羊可怎麼帶在路上。”

大貴高高興興的:“可以拴在馬車後麵,或者同奴婢一起坐後麵的馬車。也用不了多久的,或許冇等到京都,奴婢就把它做成吃的了。”

先生心說,一頭羊能跑的過馬車嗎,想想就知道很不方便的,而且既然買了,那就吃了唄,多方便的攜帶方式。委婉的同大貴說道:“怕是不好攜帶。”

那就是要吃。周瀾懂了,常樂也懂了,可惜大貴除了一身手藝,腦子不是那麼好使,就同大利一樣,光發展特長了。

大貴跟著先生的思路,開始愁得慌,不過決心還是恨堅定的:“先生你放心,我不會讓羊拖累了咱們行程的。”

先生搖頭,冇見過這麼不開竅的:“孺子不可教也。”

大貴眼巴巴的看著先生,怎麼就不可教了。

先生搖搖頭:“好了,你的羊,還不快去買。”反正手裡有羊,什麼時候攛掇大貴吃都是一樣的。

大貴從來不多想:“好嘞,奴婢謝謝先生,奴婢這就去。”

剩下師徒三人,荷葉都不用了,抓著羊蹄子啃。對著羊蹄子,先生認為,君子之風就該狂放不羈。

先生還能喝上兩口果酒,烈酒那是不用指著了,女弟子管的太寬,根本就不給配備。

常樂:“不知道大貴要怎麼收拾這隻羊,難道換了地方,羊就不一樣了。”

周瀾:“每個地方的物產都是不一樣的,或許這裡的青草養出來的羊不一樣。”

常樂:“可才過了半日的路程,難道這地上的草就不一樣了?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