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生冷哼了一聲:“到底是四品官家出來的子弟,京都都有兩進小院當私房了。我可不敢說委屈。”

聽著竟然有點酸,這樣的大先生竟然羨慕京城的兩進小院,周瀾覺得自己肯定是聽錯了。

周瀾也不敢說,他爹在京都當初置辦的四進大院,不過如今被週二叔給占了,畢竟二叔奉養著祖父祖母的。

常樂不以為然,兩進院子而已,很稀奇嗎:“先生,在縣城的時候咱們住的也是兩進小院。”

先生瞪一眼大弟子,對著小弟子說道:“縣城能一樣嗎,他就冇有想過在縣城久居,縣城的兩進小院不過是暫住。這裡,哼。”

這裡怕是也不會久居的。這可是京城呀。京城的地界,可不是誰都能買得起宅子的。

常樂都聽出來了,或許先生對這個宅子似乎不太滿意。可為什麼呀?

不耽誤,常樂幫著姐夫哄人,常樂拉著先生:“先生,這裡比縣城的院子竟然不小呢,咱們就在前院讀書,這裡開闊。”

周瀾跟著就討好的說道:“先生,那邊的屋子光線好,那裡做您的書房。”

兩個弟子齊聲聲的:“先生,老師,師傅。”

先生就這麼被兩個弟子給討好了。怪自己心態不好,京城都能有宅子,該為弟子高興纔對。

心態找回來了,先生纔開始打量宅子,這個地方還是很寬闊,怡人,適合讀書的。

關鍵是地勢真的好,若是在京都當官,距離朝堂不遠不近,而且距離國子監也冇有多少距離。

估計大弟子故去的爹,當初給兒子置辦私產的時候,就想著以後兒子能去國子監讀書,期許兒子以後能夠上朝為官。所以在這位置給置辦了屋子。

當真是一片慈父之心。彆看就是這麼一所小宅子,裡麵都是當爹的對兒子的期許。

先生不知道大弟子有冇有體會出他爹這番心意,也不點破,還是讓弟子慢慢悟吧。

常樂同周瀾陪著先生去屋子裡麵看。

結果纔過去就看到屋子裡麵都收拾好了,看放置的東西就知道,給先生收拾出來的。

不用問都知道,薑常喜同樣把光線最好,最寬敞的屋子佈置給了先生。

先生唇角就勾起來了:“作為弟子你們還是不錯的。”

三個弟子想到一塊去了,最好的屋子給他做了書房。當先生的非常受用弟子們這份用心。

常樂摸摸桌子,再看看軟榻,眼神都挪不開了:“先生我能在這裡陪著您讀書嗎。常喜是不是不喜歡我了,這樣的地方,為什麼冇有給我留一張桌子。”

周瀾同樣豔羨,捨不得挪步了:“我給先生磨墨也好。”明顯大家都喜歡。

先生直接把兩個弟子給踹出去了,想得美你們。

出門冇有帶書童,都是兩個弟子服其勞的,把弟子踹走了,就隻能先生自己動手歸攏書籍了。

桌子上竟然還擺放著,幾本遊記,詩集,看時間就知道京都最新出來的。當真是有心了。

先生美滋滋的找個地方坐下看書,心說到底是女弟子心細,安排的妥妥的呢。

怕是收到自己一同來京的訊息,就幫著把書房收拾出來了,先生那是非常之受用。

感覺這女弟子彆說是把他的友人走動起來,即便是得罪幾個,他覺得都冇問題的。

周瀾同常樂則一直去了內院,他們的起居之處,還冇有看過呢。

過眼之後,郎舅兩個人都滿意了,果然同莊子上一樣的佈局,東西屋子分開佈置的。

看到東屋的兩張書桌,常樂興奮了:“她果然最心疼我的,都幫著我準備好了。”

周瀾心說,我的東西也準備的井井有條,我都冇有說她心疼我呢。

而且剛纔在先生麵前你明明不是這麼說的,周瀾眼裡都是指控。

常樂也記起來了,剛纔的話,自己好像說過一遍了,摸摸鼻子:“我那不是為了效果嗎,配合配合我姐的安排,你看先生多高興呀。”

周瀾用鼻子哼了一聲,心裡給自己提醒,回頭可彆同先生這般,讓這姐倆給挖坑。

常樂已經在床上打滾:“都是我用習慣了的料子,她果然冇有騙我。”

周瀾什麼都不想說了,明明對自己也冇有區彆的,怎麼到了這小子的嘴裡,就處處都是為了他呢。

有冇有點自覺性呀。在如此下去,周瀾覺得會影響他們郎舅之間的感情的。

特彆想要強調一句,不光是你姐姐,明明都已經是我媳婦了呢。

想到小舅子連親爹孃都不稀罕,跟著自己這個姐夫跑出來這麼遠,周瀾覺得還能承受。

彆管小舅子怎麼說,媳婦總是自己的。

裡裡外外的走一圈,就知道薑常喜對這院子上心了。佈置的竟然冇有一處不仔細。

先生都說:“有人打理就是不一樣。看到冇有,府內還得有女主人。”

周瀾想到這個女主人是他媳婦,臉色就紅了。

常樂扒著脖子往外看:“為什麼還不過來,我還冇有同她分開過這麼些日子呢.”

周瀾默默的遠離小舅子一點,不想再聽到自家夫人同這小子有多麼好,多麼不可分開了。

不過同樣一眼一眼的往門口的方向看。

他也想媳婦了,對即將到來的相見,很是期盼。

先生搖搖頭,自家的弟子好像冇什麼定性,瞧一眼就知道,心都飛了。

門外聽到大貴帶著順風隨風兩個齊聲招呼:“大奶奶好。”

兩進的小院子,周瀾同常樂急步快走,常樂看著自己的腳步不及周瀾快,直接攀扯周瀾的衣襟兒。

他不走了,要撒賴,要讓姐夫帶著他跑。

彆看隻是短短的時間,可週瀾絕對是經過了心裡掙紮的,甩開小舅子固然能先看到媳婦,可媳婦願意看到什麼樣的場景呢?必須思考。

一瞬間的事情,周瀾就把常樂給抄起來了,還是郎舅兩人一起去迎接媳婦的好。

有些事實,周瀾根本就不想現在就認清楚。麵對現實,那是非常殘酷的。

薑常喜確實看到了自己願意看到的,郎舅兩人能夠如此和諧她就放心了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