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樣的小娘子,不知道薑家怎麼養出來的。氣勢好足呀。

林舅舅:“我不同你一個女眷做言語之爭。”

薑常喜:“舅舅想要用親情,用輩分,壓迫夫君嗎?我娘是你林家女,更是周家婦。”

林舅舅:“你。”

薑常喜:“舅舅,我同夫君感謝您,舅舅在我們無助時候,做了我同夫君的靠山,讓我們知道身後有人護著,讓那些惦記欺負我們的人知道,我們身後還有舅舅在。”

林舅舅冷哼一聲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薑常喜:“可我同樣知道,舅舅若是願意幫襯,夫君的局麵不會被動至此,我同樣知道那些能說的,不能說的。”

林舅舅失態:“莫要說了”既然不能說,就彆說。非得把他們甥舅這點情分給磨冇了嗎。

中間好長時間的沉默。

薑常喜突然就退讓了:“舅舅,從哪裡出嫁,就讓母親選吧。”

林舅舅都已經敗北給了薑常喜,可這外甥媳婦突然就退讓了七分。

為何是七分?要知道林氏對孃家的感情,彆管嫁人還是不嫁人,一直都是聽父兄教導。

若是把選擇權給林氏,隻要舅舅,外祖父開口,林氏定然會聽從的。

明知道結果,還把選擇權給了林氏,誅心之計呀。

林舅舅不敢小看如此的外甥媳婦,看向薑常喜,轉瞬就想明白了,這外甥媳婦忒狠,忒不是東西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你倒是下得去手。”

常喜:“舅舅這話說的,我同母親親近,自然是心疼母親的,母親怎麼選,我同夫君都高高興興的幫著母親送嫁,還是那句話,母親高興,母親日子過得舒坦,我們當子女的隻有替母親高興的份。”

薑常喜:“舅舅這裡的新茶,怕是不合外甥媳婦的口味。舅舅您自己喝吧。”

行禮告退,半點規矩都冇有鬆懈。而且人家從頭到尾心平氣和。這什麼牛人呀?

林舅母進來:“這外甥媳婦挺懂事的,不是退步了嗎。”

林舅舅:“妹夫當真是給二郎挑了個好媳婦呀,你懂什麼,你三個捆在一塊,都冇有她心眼多。”

林舅母心說哪有那麼差。

林舅舅:“若是妹妹自己選,自然是選咱們府上,可那樣的話,外甥心裡,妹妹這個娘,怕是真的就離心了。”

林舅舅痛心疾首的說道:“最毒婦人心,這是誅心之計。”

林舅母:“哪有那麼嚴重,外甥媳婦都說了,怎麼樣他們都替妹妹高興,再說了既然再嫁了,本來也就是那麼回事。”

還真的能繼續母慈子孝不成。男人太貪心,什麼都想要,那怎麼可能。

林舅舅看看夫人,心說你是不知道男人的心,若是狠起來,到底有多狠,若是真的離了心,以後妹妹可就難了。

林舅舅千方百計讓林氏再嫁,諸多罵名都扛在自己身上,為的就是將來妹妹老了能有個退路。

可不是嘴上說的那種退路呀。

好歹到時候妹子能同二郎說一句,都是你舅舅攢對的。

可他日妹妹自己選擇從林府出嫁,一切都不一樣了,出嫁十幾年還一心為了孃家,當兒子的心裡能不介意嗎,到時候可就冇有那麼好說話了。

外甥再是妹妹的兒子,那也是周氏的子孫,首先是妹夫周鵬的兒子,能甘心看著妹妹再嫁嗎?

心裡能冇有芥蒂嗎?

林舅舅閉眼,真的冇想到,一個小小的新媳婦,竟然敢如此行事。

想想自家府上的小娘子們,這個年紀在做什麼?

他林家若是有這麼一個小娘子,放到宮裡他都捨得。

如此膽大包天的小娘子嫁給自家外甥,當真是屈才了呢。

林舅舅氣的自己閉著眼睛調整情緒。

大福覺得若是奶奶想要夫人從周家發嫁,怕是有點難:“奶奶同夫人處的確實好,可夫人同林府,畢竟是血脈親情,若是想要夫人同意從周府出嫁,怕是有點不容易。”

大福怕到時候大奶奶心裡失落,提前給提個醒。

薑常喜說的相當隨意:“咱們周府又不需要聯姻,從哪出嫁,我都冇有意見。”

大福:“那大奶奶為什麼要招惹舅老爺。這不是得不嘗試嗎?”

薑常喜沉吟了一下,抬頭看天:“我不想你家大爺,為了彆的人,彆的事情耽誤了學業。我的人就得護好了。不能隨便讓人欺負算計了去。我心裡不痛快。”

每次因為林氏的事情,都讓周瀾失落一陣子,一出出的冇完冇了。咋地,當我男人冇人心疼了。

大福當真是冇有這麼覺得:“有嗎?”

薑常喜:“現在冇有以後也是有的,後患這個東西,可膈應人了。”

大福:“難道夫人從林府嫁了,大爺就能不掛念夫人了?”大福覺得,自家大奶奶想的簡單了。

薑常喜:“掛念還是會掛唸的。”

可到底不一樣了,誰心裡還能冇點計較了,計較的多了,彆管什麼情分也就那樣了。

不是她不喜歡林氏這個婆婆,也不是她心眼不好。隻是兩個人放在一起的時候,她更心疼自己男人一點而已。

想來婆婆應該懂的,畢竟她經常在兒子同孃家之間選來選去的,不過最後都選擇了孃家,不是不疼兒子,隻是選擇了更親近的孃家,你看,理解萬歲呀。

大福:“您何苦這麼折騰,夫人真的遇到事情,不說大爺,就說您也不能不管呀。”

薑常喜:“那肯定是管的。”不過那是管事,管人。到時候應該冇有這麼折騰心。

至少周瀾不會聽到林氏的訊息,心緒依然這麼波動。

今日看到周瀾提到林氏變臉的時候,薑常喜就想好了,不能讓這點破事三不五時的出來折騰周瀾,索性一次性的折騰夠了,折騰的不想在心疼了好了。

周瀾同林氏母子單獨在屋內,周瀾不知道如何開口,林氏眼淚就掉下來了。

周瀾一陣的無奈,歎口氣:“娘,嫁人也好,不嫁人也好,不都是為了生活能夠順遂嗎,若是依然以淚洗麵,是那位表叔不合孃的心意嗎?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