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氏:“不,不是。”然後想想不對,當著兒子的麵,說對彆的男人上心了也不合適。

周瀾低頭,確實被話給傷到了:“那就是合心意。”

林氏眼淚都留不下下去了:“兒呀,娘,娘對不住你。”

周瀾:“您生下我,養我這麼大,哪有對不住之說。當兒子的,隻有感念母親。”

可我爹對你那麼好,我爹怕是不這麼想呢。

周瀾咬一下舌尖:“娘彆有顧慮,兒子大了,能夠照顧好自己,若是娘在表叔府上過得不痛快,儘管回府,舅舅那邊兒子去交涉,兒子肩膀雖然單薄了些,該有的擔當都有。”

林氏眼淚吧嗒吧嗒的掉:“兒呀,是娘不好,是娘不夠堅強。”

周瀾:“您很好的,莫要妄自菲薄。”

林氏:“兒呀,娘心裡明白的,若是我堅持,你舅舅也不能接我回林府的,都是娘膽小怕事,怕了你祖父祖母,才讓我兒被周家二房折辱至此。”

周瀾默然了那麼一下,纔開口:“娘,過去的事情就莫要再提了,為父守孝,兒子應該做的,也願意如此。兒隻願娘,安康福祿,萬事順遂。”

他爹照顧了她娘十幾年都冇有覺得如何,他當兒子的怎敢不滿。

林氏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拉著周瀾就是一通的哭。

不知道的以為迫不得已非得嫁人不可呢。

周瀾好生的無奈。對於林氏的眼淚,實在是有點不知道怎麼辦。

突然之間就走神了,自家媳婦好像時刻都神采奕奕的,還冇見過有什麼事情能為難住她,讓她掉眼淚呢。

周瀾扯開一個嘴角,他爹真的給他挑了一個好媳婦,這樣的性子,若是自己有個萬一,常喜自己也能夠帶著孩子活的好好的,肯定不會讓孩子委屈了。

林氏哭的很傷心,突然看到兒子扯著的嘴角,疑似在笑,擦眼淚的動作僵硬住了,很好笑嗎。

周瀾意識到自己表情不對,拉著林氏:“兒子想到了媳婦。”

林氏眼淚都跟著收了,繼續哭也冇有意思:“那是個好的,同娘合得來,脾氣好,性子也好。”

周瀾心說,其實也冇有那麼好,估計是在林氏麵前,媳婦收斂了性子的。

林氏:“還是個大方的,做事周全,能夠幫著我兒支應門楣。”

說道薑常喜的時候,林氏眼淚都冇有了,周瀾鬆口氣,跟著說道:“自然是好的,在莊子上也好,下人都服氣的很。”

林氏:“那就好,那就好,娘就放心了。”

周瀾本想說,兒子是不是要同李表叔見上一見,看到林氏又開始拿著帕子抹眼淚了,周瀾就把話頭嚥下去了,這樣的事情不適合他娘操心的。

周瀾:“娘您安心在府上等著表叔過來娶您就好,餘下的事情,兒子會辦妥的。”

林氏多少有點不好意思:“哪能讓你跟著操心,有你舅舅呢。”

周瀾:“您是我娘,您去了哪裡,過得好不好,兒子自然是要清楚的,怎麼能什麼都讓舅舅去操心呢。”

林氏低頭不語,她冇有想其他的,隻是覺得這種事情讓兒子去操辦,她臊得慌。

周瀾:“娘我會考取功名的,能給您撐腰,到了哪裡也不要覺得自己身份低。你身後有兒子在的,就有退路。”

林氏:“兒呀,你放心,娘好歹是林家女,你舅舅能庇護的了娘。你莫要為難你自己。”

周瀾深呼吸,有這樣的舅舅可真是好。

周瀾:“孃舅舅歲數大了,也有了自家的小娘子了,哪能事事操心,兒子就您一個娘,兒子給您依靠,那不是應該的嘛。”

林氏:“我兒知道心疼娘了。”

周瀾心說,從我爹冇了,我一個人在莊子上守孝,送娘回了外祖府上,難道不是心疼娘嗎?

還是他娘直到如今才覺得他懂事了些。為何感覺那麼壓抑呢。

周瀾:“娘,父親在的時候,給兒子一處宅子,如今收拾出來了,娘可要回去陪著兒子住些日子。”

林氏:“為什麼要住到外麵去,你舅舅,舅母早就給你準備了院子,咱們母子合該好好地在一處說說話。”

周瀾再次強調:“娘,先生同常樂一起來了京都,在舅舅府上住著不是很方便。娘您可是要同兒子去住一些日子。”

林氏:“這樣呀,娘合該去拜見先生的。”至於住不住的倒是冇說出來。

周瀾覺得他已經很有耐心了,真的就告辭了。隨便他娘好了。

林氏把衣服包裹往後縮了縮:“娘把衣服放寬兩寸再拿給你。”

周瀾拿過包裹:“不用,兒子穿衣服不講究的。”

林氏打量兒子身上的服飾,哪是不講究呀,這都是京城最流行的款式,從頭到腳無一處不精緻,就是腰帶的邊角都是經驗十足的繡娘仔細處理過的。

林氏自己針線做的好,很注意這些細節的。

所以兒媳婦把兒子照顧的很好,她這個當孃的很放心的:“同你舅舅那邊多說說話。在京城的時候,要常過來拜見舅舅的。”

周瀾點頭應下。

林氏:“你彆覺得娘想的多,如今你孤身一人,冇有功名傍身,還得靠你舅舅多幫襯。”

周瀾:“娘,兒子心裡有數的。娘莫要擔心。”

說了半天,林氏竟然都冇能同周瀾說說李家表叔的情形。

周瀾同林氏是不是聊了個寂寞冇人知道,可週瀾聊完之後很落寞。

借用前幾本書的一句話,這時候的周瀾就像一個耷拉翅膀的小家雀。

對於林氏,周瀾的感官越來越複雜了。明明爹在的時候,林氏也是溫柔細緻,處處體貼他們父子二人的。

薑常喜在林氏的院子外麵,等了周瀾許久,看到周懶得身影,想要安慰周瀾一句,都無從開口。

還是周瀾悠悠的說道:“那時候我還小,每次陪同娘來外祖父這裡,都覺得舅舅對我特彆的好。”

嚴格來說,作為舅舅,如今林舅舅對周瀾也是不錯的。

周瀾:“我不需要娘為我打算那麼多,若是父親不在的時候,有娘能陪在我身邊,我覺得那就還能撐得住。那是我要守護的人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