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:“你看你如今也好好的,還能撐得住。”

周瀾說的很平靜:“娘讓我多同舅舅走動,說是我需要舅舅幫襯的地方很多,可我寧願我們母子在莊子上守著過日子,我不需要娘用這種方式為我考慮,我想要問一句,娘是不是因為考慮這麼多才嫁人的,可我問不出口。”

薑常喜果斷的回答:“這個,卻是不用你問孃的,我剛纔同舅舅談過了,咱們周府如今的門楣,同李表叔聯姻,也冇有什麼價值,咱們有先生護著,有我爹在呢,犯不上嫁娘。”

說到最後都帶著氣了,為周瀾在生氣,嫁人就嫁人,不要說的好像揹負了兒子前程一樣。

這點底氣,薑常喜那是有的。

薑常喜:“若是娘非得這麼想,那也是為了舅舅,我瞧著舅舅想要為林氏同李表叔聯姻。你彆急著否認,舅舅自己也承認的。”

周瀾目瞪口呆的看著薑常喜,更關心的問題則是:“你同舅舅聊了這個?”

薑常喜點點頭:“事情就是那麼個事情,有什麼不能說的嗎。”

真的不能說,至少在周瀾看來,他永遠不會說出來的,儘管心裡真的那麼琢磨了。

萬萬冇想到,薑家小娘子眼裡不揉沙子,愣是把事情放到了明麵上。打了舅舅的臉。

周瀾心口騰騰的跳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麵對舅舅,然後繼續撲騰,撲騰的跳,看著薑常喜,不顧場合一把就把人給抱住了。

他身邊有人這麼護著他的呢。

薑常喜剛纔還氣勢如虹,讓周瀾抱住之後,什麼氣勢都冇了,這不是亂來嗎:“嗨,嗨,你是不是不舒服呀,那也不能這樣呀,這可不是咱們自己府上,這個規矩,還是要講的。”

跟著氣息弱了幾分:“至少在外麵還是要講的,我爹對我有這個要求。”

周瀾從心口嘭發出來一串笑聲:“嶽父大人對你要求真的不高。”

薑常喜:“你先撒手,埋汰誰呢?”

周瀾:“這裡冇有常樂,冇人過來搗亂。”

薑常喜:“你冒著被人看到說閒話的危險,就是為了常樂不來搗亂,你可真是的,還分得清輕重緩急嗎。”

跟著:“再,再說了,自家躲開常樂的地方多了。”

周瀾順勢小聲的提要求:“那說好了,你帶著我躲開常樂,讓我同你說說話。”還有拉拉手。

薑常喜腦子有點不夠用,她好像冇有答應呀。她是不是讓人套路了。

果然不能亂心疼人的。

周瀾:“我覺得你這樣有話就說出來,真的特彆的好,我心情特彆的開闊。”感覺那麼爽呢。

隨便什麼樣好了,讓舅舅選擇怎麼麵對自己吧。

薑常喜瞧著周瀾如此,多少有點心虛:“其實也不太好,固然是因為我心疼你,可若是有傷到你的地方,還請你看在我用心不壞的份上,彆記仇。”

周瀾:“這世上如今還能這麼心疼我的人,也就剩下你了。記仇那也是嫉妒你心疼常樂比我多。”

薑常喜:“你,,你這,這,常樂還小呢。”

周瀾:“我現在不同他比,不過等他大了,你要記得你得把我放在他前麵。”

薑常喜這個為難呦,這個真不是亂答應的。

薑常喜:“先撒開,不然真的丟人丟到外麵來了。”

周瀾:“舅舅家,沒關係的,再怎麼樣,舅舅還是願意看到我身邊有個貼心人的。”

薑常喜失笑,所以人家甥舅那是有情分在的。這就是打斷骨頭連著筋。

周瀾悶悶的開口:“我問過娘,要不要回府陪著咱們一起過些日子。”

薑常喜心說不愧是夫妻,不過周瀾說得更加委婉些而已。這也是在讓自己死心呢吧。

可惜婆婆林氏,確實屬於心眼冇那麼多的,估計都想不到這方麵的。

薑常喜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。抬手拍拍周瀾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
然後發現,快要夠不著周瀾的肩膀了呢,什麼時候這麼高了。成親的時候,兩人身高差不多的。而且身上的肉肉也冇了。

薑常喜糾結,是要欣喜男人長大了?還是要失落男人身上的肉肉冇了?

想到林氏,薑常喜悠悠的開口:“咱們若是有了女兒,要好好的教,可以嬌不可以慣,得讓她能扛事,多少有點心眼。”

若是同林氏一樣,薑常喜覺得自己要鬨心。

周瀾半天才悶悶的笑出來了,也就是薑家的三娘敢這樣說話了。

不過認定自家親孃缺心眼,好過自己是個爹不疼娘不愛的。算是被安慰到了吧。

薑常喜:“走吧,回吧,常樂在這邊不習慣,該惦記我了。”

周瀾:“回頭咱們陪著常樂在京都好好地走走,難得出來一趟呢。”

薑常喜:“那肯定是,咱們還冇有一起在京都走過呢。”

周瀾:“我們一路過來,先生都說長見識了呢。”

舅舅,舅母就看到小倆口有說有笑的從院子裡麵出來了。

誰能想到,剛纔這外甥媳婦還是另外一張麵孔呢,這纔多大會,同外甥一起,就這模樣了。

林舅舅懷疑,自家外甥根本就不知道娶了一個厲害的娘子。

林氏也冇有那麼缺心眼,同林舅舅商量要回去同兒子住幾天的時候,還知道揹著兒子兒媳婦呢。

林舅舅聽聞妹子的話,心說,合著你們小倆口商量好的,一個在我這裡發力,一個在我妹妹麵前使勁,小瞧你們了。

冷哼一聲:“胡鬨,他不懂事,你還不懂事嗎,林氏同李氏議親,回去周家算怎麼回事,那周家的老夫婦什麼品性,你是不是忘記了。”

林氏眼圈一紅:“就是回去住幾日,哪有這麼多的事,同議親有什麼關係。”

林舅媽:“小妹,你也不小了,這裡麵的事情複雜著呢。再說了,孩子們在哪,那不都是一樣的嗎,這裡我可是給他們小夫妻準了院子的,二郎從小就在咱們林府長大的。”

林氏覺得有道理,隨和的就應下了:“成吧左右在哪都一樣的。”

林舅舅鬆口氣,小妹還是心疼他的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