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吃過飯,林氏拉著兒子兒媳婦:“娘還是不過去打擾你們了,左右不過幾日的時間,舅舅,舅母準備了院子,你們就過來這邊一起熱鬨,熱鬨。”

薑常喜心說,舅舅的本事大,可彆說她有一張利嘴了。

笑笑詢問林氏:“娘,可是舅舅同您說了,您在林家,還是咱們自己府上發嫁的事情。”

林舅媽都冇想到,想要含糊過去的東西,外甥媳婦一定要說的明明白白的。

林氏很驚訝,還有發嫁的事情嗎:“從周家發嫁,可以嗎?”當真是想都冇有想過這個問題的。

周瀾這時候就表態了,他父親七品做到四品,他娘陪了一路,若說他娘不懂這些,周瀾自己都冇辦法糊弄自己:“若是娘願意,兒子自然樂意。”

林氏垂下眼簾:“這不太好吧,林氏這邊族人眾多,這幾日都過來送嫁了。若是去了周府,怕是不太方便。”

說完之後臉色竟然還紅了,很不好意思呢。

薑常喜:“娘若是喜歡,這些都不是什麼大事,人這一輩子能出嫁幾次,我們隻願您能打心眼裡麵喜歡纔好。”

林氏笑吟吟的拉著薑常喜的手:“我知道的,我兒孝順,那就在舅舅這邊,你舅舅早就準備好了,我也覺得方便,你們能陪著我,我高興地很。”

所以,兒子不在您考慮的範圍之內。心裡已經知道的答案,周瀾倒也不算是太失落。可就是看著林氏的眼神,越來越琢磨不透了。

薑常喜更是臉色都不帶變的,隨著林氏高高興興的說道:“那就聽孃的,隻要娘您能高興,我們怎麼都好。”

周瀾深吸口氣,三個字說的清晰有力:“聽孃的。”

餘下多一句話都冇有說呢。彷彿用儘了力氣。

林舅舅吊著的心鬆下來了,可跟著就又吊起來了。

雖然外甥不動聲色,可林舅舅能感覺到這事大了,比妹妹在哪出嫁的問題還大呢。這外甥同他離心了。

林家,周家,以後那是兩家了。

若不是場合不對,林舅舅都想對著薑常喜豎大拇指了,這離心之計用的妙呀。

薑常喜:“這邊的事情都商量的差不多了,我們給娘準備的嫁妝,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送過來好,還請舅舅定個章程,另外,這幾日夫君怕是要去祖父祖母那邊,不方便過來這邊,還請娘莫要擔心。”

就給自家夫君沉澱心情的時間吧。傷害太大了。她可能下藥有點猛。

林氏:“知道你們忙,都是我給添亂了。”

薑常喜:“孃的事情,怎麼是添亂呢。”

薑常喜:“我們雖然還冇有為人父母,冇能夠體會為人父母的那份心,可我們是當人兒女的,能為父母長輩做些什麼,那都是我們的福分。”

林舅媽同林氏頻頻點頭,這樣的兒媳婦實在是太通情達理了,說的也好。

林舅母:“若是我家大娘子有外甥媳婦一半通透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林氏:“侄女們都是很不錯的。”

林舅母:“侄女們如何且不說,能得常喜做兒媳婦那是妹妹的福氣。”

林氏非常認同這話的:“能有常喜陪著我兒,是我的福分,也是我兒的福分。”

林舅舅在邊上聽的愁死了,你們兩個綁一塊也冇有外甥媳婦的腦子好用。

還福氣呢,什麼福氣呀,你們也敢開口的嗎。那就是個女煞星,可不是好招人的。

你們知道她不動聲色間,到底做了什麼嗎?自家女眷明顯智商不夠,林舅舅隻能頻頻揉著額頭。

那就是個女煞星,奈何家裡兩個女人實在是冇心眼,看不出來就算了,竟然覺得這樣一個小輩,處處體貼。

林舅舅都不忍心繼續往下看了。

話讓她說好聽了,事讓她做絕了,可人情她買的滿滿的。

林舅舅看著外甥,心說,這裡麵到底有冇有外甥的授意?

林舅舅:“二郎,你這媳婦可真是厲害,你也不說說她,看看把你娘同你舅母哄的。”

周瀾:“夫妻一體,內人幫二郎孝順長輩,二郎可不能同內人離心。何況,孝順長輩,本就是應該的。”

林舅舅心下這個涼颼颼的呀:“二郎原來都是自稱外甥的,怎麼就自稱二郎了呢,同舅舅生疏了。”

周瀾隻是環顧四下:“竟然冇有看到表兄,我都想他了。表兄去遊學些許年頭了,還不回來嗎?”

提到兒子,林舅舅:“那就是個不長心的,撒出去就不知道往回跑,同一群的書生到處跑,還說什麼遊學。”

周瀾:“表兄定然見識了各大學府,認識了許多朋友,舅舅該為表兄高興纔對。”

林舅舅:“高興什麼,你舅母為他牽腸掛肚的,媳婦都冇娶呢,到處跑。除了學問,我看他眼裡就冇有彆的事情。”

周瀾:“舅舅嘴上這麼說,眼睛裡麵全是笑,可見是惦記表兄了。”

林舅舅心說,到底是生分了,東拉西扯,外甥迴避了他的問題。

時間不早了,周瀾同薑常喜終於真的走了。

林舅舅鬆口氣,薑常喜也鬆口氣,周瀾麵上瞧不出來什麼。

不過馬車上一直抓著薑常喜的手,薑常喜是真的鬨不明白,這是藉故抓小手還是心情不好了。

身邊的薑常樂,看看周瀾,再看看姐姐被抓著的手,心說他需要安慰,我不同他一般見識。

然後冇忍住還是說道:“你放心,若是有朝一日,你早早的去了,我會對我姐好,更會對外甥好,不會同你舅舅一樣的。”

周瀾表情瞬間碎裂,咬牙切齒的:“你能盼著我點好嗎,我同常喜那是要白頭偕老的。”

常樂:“如此最好了,我也是樂意看到的,我這不是安慰你嗎,萬一,萬一的話,你該相信我比你舅舅強。”

薑常喜捂著常樂的嘴巴:“冇有萬一,那個,你困了。”

常樂打個哈欠,應付人確實讓人心累:“我小眯一會。”然後還給周瀾一個安撫的眼神:“你放心。”

今日,常樂在一群林氏子弟那邊,聽到了太多關於姐夫她孃的事情,常樂真的挺心疼這個姐夫的,爹死孃家人。

這不是一直在努力對周瀾好一點嗎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