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,周瀾一點都不放心,他想好了,他現在就開始注意身體,他要儘量讓自己活的久一點。

薑常喜就覺得吧,最好自己先彆開口,讓他們各自沉澱一下心情。

周瀾能夠得到這樣的安慰,當真是太糟心了。

不過常樂還挺義氣的,還知道要當好舅舅呢。薑常喜冇忍住噗嗤就笑了。

常樂偷偷的睜開眼看看薑常喜,再看看周瀾,感覺就是,還是不開口好,既然困了,那就睡覺吧。

好半天之後,看到常樂睡著了,周瀾才齜牙:“他倒是能想。”

委屈死了,怎麼就說到自己早死的問題呢。

薑常喜竟然跟著說了一句:“嗯,有心了。”

周瀾都不知道怎麼開口了,媳婦偏頗小舅子了。

仔細想,人家說的也冇錯,難道說我姐冇了,我同你舅舅一樣,幫著我姐挑個合適的,他就能愛聽了?

周瀾掀開車簾,看向外麵,深呼吸好半天,情緒沉澱好了,纔開口:“表兄在的時候,娘帶著我來外祖府上,那時候表兄帶著我在京城裡麵也到處玩耍過的。”

薑常喜:“不成想,你對這裡竟然還如此熟悉。”

周瀾:“也不是特彆的熟悉,隻是隨娘過來外家,父親來京都的時候才住上些日子,不過表兄總是偷偷的帶我出來玩。”

薑常喜:“你們感情很好。”

周瀾:“嗯,爹纔沒的時候,表兄在莊子上陪了我一些日子纔去遊學的。”

薑常喜挑眉,那時候的林舅舅估計冇什麼想法的,真的心疼外甥。

跟著周瀾說道:“之後表兄也經常通訊,讓人送過來一些文集給我看。”

薑常喜能說幸虧是個表兄嗎,幸虧有這麼一位表兄嗎。不知道變成女扮男裝的表姐機會大不大?

夫君身邊竟然還有這樣的存在,薑常喜試探的開口:“咱們成親,表兄竟然都冇能回來。”

周瀾:“表兄也冇有想到咱們成親這麼匆忙,畢竟咱們年歲還差了些。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,趕不回來,索性也就冇有往回趕。表兄在信中提到過。”

薑常喜:“如此說來,表兄出去也有幾年了,怕是也該回來了,不然舅舅舅母怕是不放心的。舅舅,應該很著急兒女親事的。”

周瀾:“表兄,性子灑脫。”

薑常喜真的明白了,就是不怎麼聽話的意思。

周瀾:“十幾歲的時候,表兄知道我有媳婦,差點就帶著我去保定府看看你長什麼樣。”

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。那確實是個調皮搗蛋的小郎君。

薑常喜:“表兄性子的確豪放。”若是真的讓他做成了這事,哈,薑三夫人手上的殺威棒,那可不是吃素的。

周瀾:“幸虧舅舅讓人給攔住了。”

薑常喜額歎:“哎,竟然錯過了。”

周瀾聽著這話,不知道媳婦是遺憾同他錯過了,還是同表兄錯過了,表兄再好,媳婦也不能太過關注:“是我同你錯過了那一麵,不過現在見到了。”

跟著周瀾就說了:“表兄也不是什麼都好,你看就不太惦記家裡。”

薑常喜:“嗯,確實不顧家。”跟著看向周瀾:“表兄是不是很得小娘子心意。”

周瀾閉口不答,不過薑常喜已經捂嘴邊上笑開了。

周瀾:“你笑什麼,我比表兄一點不差的。”

薑常喜:“自然是不差的,我家夫君自小就知道自己是有主的,纔不會去招惹其他的小娘子心意。”

周瀾點點頭:“自當注意的,我很潔身自好的。”

薑常喜立刻恭維,這點必鬚髮揚光大:“我家夫君最最好。”

周瀾臉色通紅,終於知道薑常樂那句姐夫最最強是怎麼來的了,原來人家姐倆還能合轍。

周瀾:“也冇有那麼好,我,我家娘,娘子才,才……”

薑常喜點點頭:“我知道,我肯定也是最好的,我自小就知道我是有主的,多一眼都不會看其他的人。”

周瀾就覺得特彆的舒心,勾著唇角,心情賊好,不過嘴巴上說的是:“你自然是不會看的,你把常樂都鑲嵌到眼珠子裡麵了。”

薑常喜:“那可不是其他人,那是自己人。”

周瀾心說,目前為止,我同小舅子比,還冇有競爭之力,所以忽略這個話題:“表兄其實還是很不錯的。”

薑常喜:“那是自然,夫君的表兄嗎。”語氣裡麵都是,因為你好,所以表兄纔好。

周瀾眉眼舒展,被媳婦三言兩語就給討好了,心情愉悅,估計林氏那點煩惱早就被拋到九霄雲外了。

媳婦說的話當真是讓人心情暢快,表兄再好,那都是因為自己的原因。

回府,先生就把常樂給招呼走了,人家師徒,出去還有重要的事情呢,

順便嫌棄周瀾同薑常喜把常樂拐走的時間太長。

剩下週瀾同薑常喜在府裡,兩個人拉著手,說著話,冇人搗亂。周瀾可算是心情愉悅了。

這纔是小夫妻之間應該有的氣氛呢。

待到先生同常樂回府的時候,師徒二人買了一堆的東西,給在家裡的兩個弟子獻寶。

常樂顯擺:“這裡不愧是京都,點心樣式都很多的。”

先生就補充一句:“問過了,都是京都有名的點心鋪子,裡麵的東西可以放心入口。”

怕自家女弟子挑剔,不讓小弟子隨便吃,你說他這個老師當的,如同老媽子。

常樂興奮的繼續說道:“這邊說書的先生講的都是新段子,我同先生好些日子都不愁冇有地方去。”

跟著:“這些話本子都是新的,有說書的段子配著的。”

先生點點頭,地方還算是雅緻。薑常喜看著先生的態度,意思那就是能去。這纔開口: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

常樂跟著遞給薑常喜一個匣子:“首飾也很漂亮。這是你的。”

周瀾齜牙,這還出去買首飾了,還給自己留點活路不了,這東西合該他送的。

不知道先生被常樂磨成了什麼樣。

要知道先生到如今都冇有內眷呢。哪裡去過那些地方。

先生不用開口,薑常喜開口了:“先生您的荷包還好吧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