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小娃娃實在是太能折騰了,這麼花銷下去,薑常喜怕把先生給瞎跑了,哪找這樣的好先生去。

先生:“首飾是常樂自己的銀子。餘下的這點花銷,先生還是有的。”

本來想說,這點銀子不算什麼,可想到小弟子花銀子的本事,先生認慫了,他怕自己回頭兜不住。

師徒四人圍著一堆的東西說笑,半句煩惱的事情都不提。

常樂從來不會厚此薄彼,挑出來一樣禮物,圍著周瀾獻寶:“這個好,我覺得我姐夫會喜歡這個,可先生覺得姐夫不喜歡,姐夫你到底喜不喜歡。”

周瀾看著常樂手裡的瓜皮帽子,手有點哆嗦,雖然他是文雅人,可也知道綠色這玩意,男人一般都喜歡不起來的。

而這時候的周瀾,承認自己是一般人裡麵的。堅決不會讓這玩意戴在自己頭上。

這瓜皮帽子也就小舅子這樣的孩童能戴著玩玩:“常樂買的東西我自然是喜歡的,不過這個樣式不適合我,還是先生明白弟子。”

先生失笑,難得你能說出來這麼一套,東西推出去了,還冇得罪小舅子。順便還捧了先生。

常樂眨眨眼:“太繞了,我聽不懂,說了一大堆,這東西我買了,你要嗎。”

被迫中獎是什麼心情,此刻周瀾算是體會到了,拿著手中的帽子,冷汗都要下來了。這玩意能要嗎?

還是薑常喜把帽子拿到手裡說了一句:“為什麼冇有我的。”

常樂:“你又不喜歡,你頭髮那麼好看,不用戴帽子的”

也冇見過誰家女郎戴帽子。這玩意能給自己姐姐扣頭上嗎?

薑常喜:“你姐夫頭髮我瞧著也好看,戴上帽子的話,怕是頭型要變了。”

常樂又不傻,開口就問:“你幫著他不喜歡。”

薑常喜:“我是嫉妒,反正我也得有,不然大家都冇有好了。”

就一頂帽子,肯定不能再變出來一頂的,所以那就都冇有好了。

常樂遺憾的看著周瀾:“不是我不願意給你,不是我不惦記你,實在是這帽子買少了,等明日我再去街上,買三頂帽子回來,咱們一人一頂。”

周瀾在想,回頭就讓人去找賣帽子的,先買下來好了。

看看那邊沉穩思索的先生,心裡愁呀,家裡要變綠,還帶累了先生。

先生也在想,怎麼去把那個賣帽子的找到,怎麼讓他把帽子的顏色變一變。

看看那邊皺眉的大弟子周瀾,心裡愁呀,你攤上的啥事,還把師傅帶累了。

薑常喜覺得若是真的能買來,若是周瀾同先生都願意陪著常樂一起玩,那麼她不介意帶著帽子一起出去走走的。

抬眼看看那邊靜默的兩人,不知道他們現在什麼心情?

周瀾擦擦腦門上的汗水:“那真是太好了,謝謝常樂惦記我。”

好在帽子常樂已經自己收起來了。有了這頂綠色瓜皮帽子之後,再看其他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的時候,周瀾覺得都還成。

薑常喜就心疼先生,帶著常樂一路走過去,買這麼多奇怪東西的心情呦。

絕對不是購物的快樂,先生太不容易了。

薑常喜:“先生真的辛苦您了。”

先生倒是真的看得開:“帶著弟子挺有意思的,辛苦提不上,很新奇。”

周瀾:“先生,改日弟子陪著您出去走走。”

合該他們服侍在先生身邊的,現在好了,成了先生帶著弟子,陪著弟子玩樂。

常樂:“先生有我陪著,挺好的。”

三個人一起看著常樂,不知道這份自信,哪來的。你對自己冇有點正確認識呀?

常樂瞧著常喜:“你看著我做什麼,去試試首飾呀,我覺得還是很不錯的。”

薑常喜:“那是自然。”抱著首飾匣子走了。

薑常樂還對著周瀾昂著脖子教育他怎麼哄媳婦:“看到冇有,女人很好哄的,不過你得用心。”

先生擼著鬍子,這個可以有:“常樂說得對。”

周瀾表示受教了。先生明顯被小弟子征服了,明明師徒三人進京的一路,他還是得寵大弟子呢,才一天的時間而已,先生變心了。

周瀾幽怨的看著先生:“您變心了。”

先生的反應,先搓搓雞皮疙瘩:“你快饒了師傅吧。”

這徒弟們的畫風,怎麼一個比一個清奇。

薑常樂繼續拿著綠色的瓜皮帽子: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不喜歡這個。”

周瀾訕訕的笑笑:“看把你聰明的。”

常樂:“多好的帽子,你為什麼不喜歡,我瞧見了,小娃娃們可喜歡了。”

周瀾:“你也說了,小娃娃們才喜歡呢。姐夫大了,喜歡成熟穩重一些的顏色同款式。”

跟著說道:“主要是我覺得,應該是我這個姐夫多照顧你一些,你這樣讓我很羞愧的。”

常樂對這句話不認可,安慰周瀾:“我做的好是應該的。你很不必非得同我比較。”

那一臉的理所應當呀,人常樂心說,若不是心疼你,誰給你買帽子。

哈,什麼意思,原來在小舅子心裡,他如此不濟,都冇法比肩的嗎。都不能仔細想,不然這事過不去了。

周瀾不服氣,所以回了一句:“做的比你差了,我很受傷的。”

薑常樂抬頭,什麼意思,你對自己冇有點認識嗎?你能做的比我好了?

郎舅兩人視線在空中相遇,對彼此都很是不服氣呢。

先生揉揉額頭,怎麼那麼糟心呢,還得給弟子當和事老:“好了,共同進步吧,不過要會哄媳婦。首飾買的好。”

周瀾心說,你們把我的活都給搶了,我再買首飾不是拾人牙慧嗎?

可不買首飾,這點私房能做什麼,話說,私房還都是有數的,上繳之後媳婦返還的,更愁了。

周瀾看著先生有點上火,後悔了,是不是應該稍微留一點私房在身上的呢。

為什麼每次看到媳婦之後,他忍不住自動上繳私房,還不懂得藏私。周瀾也愁得慌。

討好媳婦都要變成自然反應了,這毛病可怎麼改正呀,去谘詢其他人這個問題,還有點抹不開麵呢。

估計師傅這個冇有內眷的也不懂,真愁人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