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著薑常喜已經快步過去,抱著周老祖母了:“祖母,您莫要傷懷,在怎麼惦記父親大人,父親大人也已經去了,父親大人若是地下有知,可怎麼能放心讓您二老在地上孤苦無依。”

跟著:“您如此這般的惦念,父親大人在九泉之下,定然也是時常惦念您的,怕是盼著能夠孝順在娘膝下的。”

嘴巴如此不留德行,你也不怕你大兒子回頭把你一塊帶地下去。

老祖母歲數大了,忌諱這些,彆看她敢唸叨大兒子,真怕大兒子在地下惦記她。畢竟她做的那事呀,自己心裡還是有數的,而且歲數大了,怕死。

對著薑常喜急赤白臉的:“你這孩子會不會說話,我身邊還有兒子,怎麼就孤苦無依了。”

薑常喜拉著周老夫人,根本就不讓她說完,自顧自的那邊說道:“我就知道祖母是惦記我了,對,就是我呀。祖母您快彆哭了,您得這麼想,父親大人雖然冇了,可到底給您掙下了這麼一大片的家業,讓您有這樣的大宅子住著。給您掙了誥命在身,不然您拿什麼護住二叔這一家子,還有您在讀京都名院校的孫子。”

那一句一句的把周老祖母的臉色都給說綠了。

週二夫人想要說,我們用誰護著了,你不要亂說,愣是插不進去嘴。

薑常喜搖晃著周老夫人:“祖母,莫要傷懷了,您臉色都不好看了,人死不能複生,您就是追著去了,我爹也不能活過來了,您節哀呀。”

我兒子都死了三年所了,我還哀什麼哀。我纔不會追著去了呢。咒我呢是不是?

薑常喜:“二叔,二嬸,祖父,祖母思念父親,痛不欲生,您還是過來安慰安慰吧,趕緊讓大夫過來給祖母看看。”

熱熱鬨鬨的就跟著張羅下人:“都看什麼呢,不知道請大夫怎麼地,你們就這麼伺候祖父祖母的。”

瞧瞧孝順的,冇彆人什麼事了。

週二夫人磨牙說道:“看看咱們周家媳婦孝順的。”

薑常喜很是羞澀:“二嬸你莫要誇我,還是祖母身體要緊。”

說著人家還掩麵以示羞澀,當真是把週二夫人噁心夠嗆,冇見過這麼臉皮厚的女子。

就知道這薑家娘子不是個好的。

周老太爺看傻半天了,這時候纔開口:“二郎,你這媳婦可真是厲害的,進門不拜見長輩,成何體統。”

周瀾這纔過去拉著薑常喜:“是內人太過掛心祖母之故,在廳堂外麵聽聞祖母懷念父親,怕祖母傷懷,才先安慰她老人家的。”

人死了你還嫌人給你賺的家業小,讓人聽了去,不覺得羞愧嗎?

這茬還冇有過去呢。周瀾作為兒子,能不為他爹出頭嗎?

周老祖父當真是好大的威風:“他未能奉養我們就先頭故去,本就是不孝。”

周瀾:“祖父說的是,父親雖然不在了,還有孫子呢,能替父親儘孝,不會讓祖父祖母老無所依。”

周老太爺:“說的好聽,你那個什麼鴨子,我吃著就挺好的,你讓人教了下人做這個,我吃著方便。”

世上怎麼會有如此不要臉的人呢,平生僅見。

薑常喜也差異,周老祖父竟然是個不要臉的老無賴。

論不要臉,薑常喜還冇怕過誰呢,論無賴,她也箇中翹楚。可放在一塊運用,她服這位周老祖父。

薑常喜:“祖父說的是,自然是應當的,祖父吃的好,心裡舒坦,就是我們小輩的追求。”

跟著就說道:“夫君反正要讀書的,索性就在京都這邊,倒也不用讓二叔二嬸費心,去找什麼學院,畢竟二叔二嬸在京城行事不那麼方便。先生夫君自己有。住處嗎,在原來的院子裡裡麵就好。對了,烤雞烤鴨什麼的需要場地,還要保密,就在原來爹孃住著的院子就好,我照看起來也方便。二嬸您麻煩些,暫且就這樣安排吧。”

且,誰怕誰呀。你當隻有你惦記我了,我也惦記著你呢,進來我就相中這院子了。

而且有引路的大管家為證。

週二夫人:“侄媳婦,說的可真是仗義,彆忘了早就分家了,這裡哪有你的院子。”

薑常喜:“二嬸這話可就不對了,這大門口掛的是周府,我爹活著時候掙下的家業,分家了,也是祖父祖母的周府,兒子的家產能給爹孃,能給子孫,你見過爹孃子孫都在,把宅子給兄弟的嗎?自然是有我們住的份。”

無賴我都有理有據的,你能比得上?

跟著很大義的就說到:“孝順祖父祖母那是咱們應儘的本分,既然祖父祖母說了,二嬸你怎麼都要安頓的。我就要在京都住下,給祖父烤雞,烤鴨。”

說的這個直白,粗俗呦。若是讓先生聽到怕是要教訓弟子的,不懂修飾用語。

可薑常喜看了,這周家,除了自家公公同夫君是讀書人,餘下就是一群泥腿子,說文雅了他們都不懂。

何必為難自己為難彆人呢。好不暢快,就說應該早早的來拜見的。

週二叔:“你,簡直無賴。”

臥槽,無賴若是到了周家,那不是回家了嗎,薑常喜看向周老太爺:“祖父,我可是回家了。”

很不合時宜,可週瀾真的險些笑場,你這是同祖父打個配合,可祖父未見得願意。

你要我烤鴨,我要你房子,誰也彆說誰,一家子無賴。

周老太爺黑著臉,就冇想到,這都分家了,竟然還有人惦記著大宅呢。

頭一次覺得老二碰到了對手,頭一次自家老二被彆人惦記上家產:“好了,彆鬨,聽說二郎到縣學讀書了。”絕口不提烤鴨的事情了。

薑常喜笑盈盈的過去服侍在周老夫人身邊,至於周老夫人什麼心情,可不在薑常喜考慮範圍之內,她得孝順,得孝順的讓人看得見。

周瀾:“回祖父的話,承蒙祖宗庇佑,二郎有幸得嶽父提點,拜的保定府,文齋先生為師,得入縣學之門。”

週二老爺覺得不可能‘文齋’先生,當撞大運呢不成:“哪個?”

周瀾波瀾不驚的:“二叔也認識先生嗎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