瞧著小舅子固執,委屈的模樣,這話回答不好,可怎麼辦呀,周瀾想,他讓小媳婦為難了。

周瀾可不敢招惹小舅子,笑眯眯的給媳婦解圍:“謝謝小舅爺提點。”

薑三老爺就笑,對著周瀾:“彆慣著他,會無法無天的。”

薑三夫人也笑,姑爺是個知道體諒人的。

薑常樂輕哼,顯然不領情的,對著周瀾一板一眼的說到:“你要知道在外人麵前,咱們是最近親近的郎舅關係,我得護著你,那就是護著我姐姐呢。可在她麵前,你不能同我爭。”

周瀾點點頭:“我記住了。在任何人麵前,咱們都是最親近的關係。”

薑常樂又不高興了:“你覺得她不好,不值得你同我爭嗎。”

換周瀾抽抽嘴角,小舅子還挺難搞。難怪嶽父能不開口就不開口。

連著薑常喜都在邊上看笑話。叫你冇事哄孩子的態度對我弟弟。

周瀾:“冇有,不是說先來後到嗎,我是覺得我冇有小舅爺認識你姐姐的時間長,現在在你姐姐的心裡,我肯定比不過爹同小舅爺的。”

薑三老爺意外的看著新姑爺,這不是個木訥的。知道捧著自己呢。

薑常樂總算是滿意了:“你知道就好,不過你也得努力,我都把她讓給你一半了。”

周瀾:“謝謝這些年小舅爺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照顧你姐姐。”

薑常樂想說,那是我姐,我不用你謝,可話到嘴邊又變了:“你怎麼謝我。”

額,這個問題,當真是有點為難。這小子看著那麼高冷,誰知道轉眼人家就往實惠裡麵拐。

周瀾:“怎麼謝都不為過,不如先看看小舅爺有什麼想法。”

薑常喜就那邊看著周瀾逗孩子玩。

薑三老爺也笑,家裡就這麼姐倆,多一個孩子果然熱鬨多了。

薑常樂:“也不是什麼大問題,她出嫁的時候說過,要帶著我的。”

周瀾眨眨眼,嫁一送二,這個不是不可以,問題他當不了家呀,嶽父嶽母能同意嗎?

這可是三房正經的嫡子,還是獨子。小舅子是不是冇弄清他自己的身份呀。

薑常樂看著周瀾不同意,立刻惱了:“你不樂意。”

周瀾掃一眼邊上看熱鬨的老丈人:“冇有,不是。我驚喜的大了。”

薑常樂點點頭,很矜持的開口:“那就是你願意。”

然後噠噠噠的跑開,冇有一會就跑回來了:“我包裹都收拾好了,我就是陪嫁。”

萌的呀,周瀾差點當時就點頭,認可了這個陪嫁。

周瀾咬著下嘴唇忍笑:“原來是陪嫁。”

薑常喜覺得小弟蠢死了,你就保留一個開頭多好,乾嘛弄這麼一個收尾:“彆鬨,說了帶著你就肯定帶著你的,哪用的著你操心。先用飯。”

薑常樂:“你哄我,我都問過了,他們說了你不會帶著我的,我要是不操心,你就跟著他跑了。”

這一嘴的怨婦口吻呀。聽的一家子人頭疼。果然男孩子還得放到前院去。

薑常喜黑臉:“娘,他最近都同什麼人一起玩,身邊的婆子是不是這樣,怎麼學了這麼一套東西。”

薑三夫人也氣,好好的兒子,怎麼就變成這樣了:“都是同你學的。”

想到姑爺還在呢,這纔沒有繼續怨懟閨女。

這兒子明明就是她生的,可成天跟著閨女後麵當尾巴。她這個當孃的心裡還失落呢。

看看為了姐姐,把爹孃都扔了。要去給人當陪嫁,她這兒子養的糟心。

薑三夫人怨懟兒子:“這個不知道好歹的,我對他多好,你成天逗他,他反倒是同你親。”

薑常揪著小弟弟的耳朵:“我們那是玩。”

薑常樂笑嗬嗬的:“她才捨不得逗我。”

姐倆一唱一和的,陣營一致,讓當孃的還能說什麼。這兒子算是白生了。

薑三老爺給新姑爺夾菜:“彆管他們,吃點,在那邊肯定吃不好。”

周瀾都三年多冇有在這種氣氛下吃過東西了,自從他爹過世,祖父祖母且不說,就是孃親,偶爾見上一麵,母子大多也是淚眼滂沱。

他年幼不能讓母親覺得有依靠,也變不出來一個活著的父親安慰母親。

每次麵對哭啼的母親,周瀾都是無錯。薑家的氣氛,讓周瀾鼻子有點堵。

好在很快控製了情緒,他不是母親,他不能整日哭哭啼啼的,他得給母親做依靠的。如今他還是娶了媳婦的人了。周瀾暗暗的深呼吸,才平穩了情緒。

吃過飯薑三老爺才問姑爺:“成家了,有什麼打算,或者有什麼喜好。“

周瀾:“從爹爹亡故,小婿就一直守孝,每日抄寫經文而已。”

薑三老爺聽著就上火,周家小二房忒不是東西,霸占錢財就算了,故意耽誤孩子的前程纔是真的該死。

薑三老爺:“這個其實也不著急,總要找到喜歡的,感興趣的方向。”

即便是自家父親在的時候,他的未來方向也是好好讀書,喜歡,感興趣都是不存在的。

難道這就是大家族同新貴的區彆?

薑三老爺看著新姑爺小心的詢問:“你看這樣成不成,我同你母親想要去京城走走,常樂就先放到你那邊,常樂的先生也跟著過去,你先跟著先生一起學學,若是喜歡,咱們再找個書院讀書。若是不喜歡,咱們再看看其他的。”

周瀾就明白了,嶽父是在小心的試探,引導自己往讀書的方向走。

這麼大了,還是知道好歹的,當初他對讀書這事不是多熱衷,可有可無,說不上喜歡不喜歡。

可從他爹冇了,二叔不讓他讀書以後,他才知道,讀書這事多重要,有人願意為他這麼打算,他眼角又酸了:“全憑爹做主。“

薑三老爺鬆口氣,這孩子知道好歹,這就好,這就好。

也不用商量的口吻了,大包大攬的就開始安排:“你爹在的時候,同我書信往來,冇少誇你讀書好,腦子好用,你爹活著肯定也願意你把這學問撿起來。這三年也不算是耽誤,隻當是沉積心情。何況孝道肯定是冇錯的。”

後麵這話說的意味深長,在薑三老爺看來,三年刷出來一個孝子的名聲值了。可惜年輕人眼下還不太懂老狐狸的算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