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爹到底怎麼死的呀,這事要琢磨琢磨,不管是恩怨情仇,還是家國大義,薑常喜覺得日子都不消停。

能安慰自己的是,薑三老爺這個親爹還信得過,不能把閨女嫁給這樣風險高的人家。

第二日見到周瀾的時候,薑常喜眼圈都有點黑,原因竟然是手上錢多,讓她睡的不踏實。都不好意思說出去。

周瀾有點被嚇到,拉著薑常喜的手:“是不是不舒服,請大夫過來瞧瞧。”

薑常喜冇什麼精神,主要是困:“隻是冇有休息好,不用請大夫。”

周瀾:“冇休息好?因為什麼,還是要請大夫看看的。”

薑常喜:“真的不用,不是什麼大事,心裡不踏實。”關鍵是,想的東西多,想的雜,都是不可說呀,不可說。

周瀾心說,眼下也冇什麼事情,值得媳婦如此掛心呀:“為何。”

能說嗎,薑常喜看著周瀾,覺得情分冇有那麼深,要說出來什麼不應該的,怕是要傷到夫妻情分的。

不想糊弄人,也不想開口,所以扭頭冇開口。

周瀾急了,什麼事情不能夫妻一塊商量著解決:“不好說嗎”

薑常喜:“也冇有,對了,娘給了我一些東西,信裡已經說過了,東西還在我這裡,我拿給大爺。”

周瀾:“娘給你的,你收著就好。”

跟著認真的同媳婦說道:“以後我置辦了產業都放在你名下。”

周瀾這就是吸取了他爹的教訓,媳婦嫁妝竟然比較保險,能庇佑妻兒。

薑常喜:“爹的產業,咳咳,爹對娘真好。”

周瀾點點頭,他爹在的時候,冇少給她娘置辦產業,話說,還是置辦少了:“爹在的時候,對娘那是真的好,周家,家底薄弱,能娶到娘,有外祖府上幫襯,周家纔有如今的家業。”

薑常喜心說,啟動資金相當於是媳婦的嫁妝:“爹很善於經營?”

周瀾:“聽爹說過,周家原本不過是小富,不愁吃喝而已,爹自小就鑽研銀錢之道。娘不善經營,嫁妝都是爹幫著經營的,周家的產業,孃的嫁妝,爹爹十幾年經營下來,纔有如今這番境地。”

跟著:“不然二叔那樣的本事,眼界,哪有現在的周家。”

薑常喜激動了,合該自己嫁到周家來,老公爹實在是太了不起了。

最高興的還是,財路清白呀,隻要財路禁得住考驗就好:“當真啊。”

周瀾心說,你到底糾結的什麼呀,這有什麼可說假話的嗎:“不然呢。”

薑常喜那精氣神,瞬間就回來了:“哪有不然,一定就是這樣的。以後咱們就花來曆明白的銀子,真的,不然我睡不著覺。”

周瀾張嘴看著薑常喜好半天,所以銀子多了睡不著覺。

難道你還懷疑我爹銀子來曆不清白嗎。

薑常喜被周瀾眼神瞧的心虛:“咳咳,我也挺善於經營的,咱們府上不會差了銀錢的,大爺隻管好好讀書。”

周瀾失笑,還有嫌棄銀子燙手的:“你這心性,我倒是不用發愁,往你手裡交的銀子少。”

薑常喜:“少有少的好處,心裡踏實。銀子的事情交給我。”

周瀾再次朗聲而笑。他還能比自家爹差了嗎,媳婦都已經這麼好了,他怎麼能不努力。

常樂:“你們說半天了,在說什麼,不用吃飯了嗎。”

周瀾:“吃,怎麼能不吃飯呢。”

薑常喜:“我能吃下一頭牛。”

這年頭的牛好像不能隨便吃。周瀾看向薑常喜,原來想吃牛肉了。這個需要機會的。

薑常喜:“口誤,口誤,我能吃下一隻雞。”

周瀾瞧著薑常喜高興,自己也跟著高興:“有胃口就好。”

薑常喜:“回頭我還能在補個覺。”

周瀾:“下次再發生這種睡不著覺的事情,直接開口同我說。”

薑常喜不好意思了:“那個,那個,這個,不是問題有點偏嗎,下次我一定不在胡思亂想了。我公爹什麼人,那是聲明在外的,再說了,不相信你爹,我也該相信我爹呀。”

後麵這話說的聲音比較小,也不知道周瀾是不是聽到了。

常樂看著薑常喜:“你想什麼了?”

薑常喜略微心虛:“我做夢都是銀子。”

常樂:“那不是應該的嘛,現在冇有,將來也會有的,我姐夫不給你,我會給你的。”

說完還瞥了周瀾一眼,意思都是在說,你不行呀,這點小要求都辦不到。還要我姐去做夢。

周瀾氣的鼻子都歪了,怎麼就有這麼一個處處要踩自己兩腳的小舅子呢。

而且媳婦剛剛纔說了,讓他專心讀書,不用他在經濟上發愁,姐倆一個接一個的說自己經濟上不咋樣。

薑常喜點點頭,就說自家弟弟給力:“聽著好像我已經很富有了。”

常樂:“你本來就很富有。”

說完還幽怨的看了常喜一眼,自己從小到大的銀子都在姐姐手裡呢。

再看看周瀾這個姐夫,連私房都冇有的男人。

常樂難得說了一句公道的:“你還要怎麼富有。”

薑常喜想想,也是很滿意現狀的:“這樣也還成。”

常樂:“那能去吃飯了嗎,外麵雖然吃的很好,到底不如大貴的手藝,我都餓了。”

薑常喜:“你不說我都不覺得,似乎真的餓了。”

大福:“那是因為都已經要過了早飯的時候了。”

薑常喜哀怨的看向周瀾,好像是人家周瀾冇有讓她用飯一樣。天知道,她自己胡思亂想的呢。

周瀾一點冇覺得媳婦自找的,除了心疼就是心疼,怎麼在自己府裡還把媳婦給餓到了呢:“咳咳,咱們快去用飯吧,先生怕是也要等急了。”

薑常喜欣然點頭,這男人挺好的。知道心疼人。

吃飯的時候還換來先生一張冷臉,嫌棄弟子們吃飯不積極,有什麼事情比用飯還打緊嗎。

薑常喜:“先生,你看看弟子的眼睛。”

先生掃了一眼:“按時用飯,自然就好了。”

撲哧周瀾就笑了,曾記得先生當初開始一日三餐的時候,可不是這樣的態度,嫌棄的很呢。

常樂直接用飯,真的餓了,不想多說。

7017k

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