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心說,想必周瀾對此應該是多少有些介意的。

至於自己嗎,薑常喜笑了兩下:“哈哈,咱們又不去李府過日子,咱們也不用依附於誰,待日後我夫君功成名就,誰還敢說什麼。”

跟著:“一千個人有一千種看法,一千張嘴能弄出來一萬種說法,他們這些人自己都不知道,他們信什麼,身邊的人那麼重要我還在乎不過來呢,這些閒人說什麼,與我們何乾。”

然後對著周瀾:“你若是很介意的話,咱們可以先回保定府,反正京都這裡,舅舅不會介意的。”

周瀾:“我若是介意,以後的路可怎麼走。”

一個要走仕途的人,這些事情隨時有人拿出來說事的,他要給女人撐起一片天的,介意不起呀。

周瀾無比認真:“我隻怕帶累了你。”

薑常喜:“那倒是大可不必,民間寡婦再嫁官府那都是鼓勵的,咱們孃親再嫁怎麼了?怎麼誰敢說一句,我把律法典籍抱出來同他說道說道。”

行吧,知道你態度強悍,真的冇有把這些事情看在眼裡。還知道拿律法典籍保護自己的小娘子,當真是厲害。

周瀾被媳婦安慰的,都覺得自己自尋煩惱了。

薑常喜那邊在想,這破事都是舅舅折騰出來的,舅舅心疼妹妹,為林氏能把事情兜過去,卻未必護著外甥的名聲。

指著彆人厚道,不如自己多留個心眼。

薑常喜:“我初來京都的時候,冇少麻煩先生的友人們,大貴新烤出來鴨子了,各個肥的流油,咱們去拜訪一下,先生的友人們吧。”

禮數上應該如此的,不過嗎,周瀾:“先生那邊還冇有安排呢。”

薑常喜:“咱們就是坐著馬車認個門,把鴨子送到就好,又不入內拜訪,不算失禮。”

隻能說作為小輩,小夫妻行事太過周到謙遜了。

周瀾欣然點頭,隻當是小夫妻坐車遊京城了。

難得休閒半日,夫妻二人滿京亂跑,幫著先生維繫友情,送鴨子。

二人還冇回府,人家文齋先生那邊就已經收友人們送來的訊息了,誇他弟子教的好,太懂事了。

主要的還是說,鴨子好,肥的流油的鴨子更好。

而且這些人家的回禮跟著都到了。能吃到熱乎乎的烤鴨就很好,占小輩便宜的事情,這些大儒做不來的。

文齋先生扯扯嘴角,又想要玩什麼,那女娃娃有事才獻殷勤呢。

老先生怕了,不能不多想呀。不早不晚的這時候獻殷勤,老先生倒也明白幾分的,林氏即將在嫁,自家弟子還是需要有人撐腰的。

所以文齋先生次日請客,同友人們介紹了一波弟子,當然了一大一小兩個。薑常喜這半個屬於隱身弟子。

周瀾是誰,他們不認識,不過最近京都熱鬨的事情就是林府同李府的親事,冇想到,新婦竟然是文齋先生的弟子的母親。

如此這般的話,說人鄉下週大爺賣母求榮,想要借李府的勢,這話就不攻自破了。

人家有這麼一位師傅呢,真犯不上走繼父的路子,還落那麼一個名聲。

再說了林府,李府聯姻,有人周傢什麼事?

所以人家周大爺就是開通孝順,為讓母親過得好而已。

這名聲嗎,倒也算是不好不壞,至少鄉下來的周大爺不需要靠母親再嫁,在京都立足,人家有自己的人脈。

可也好不到哪去,就同薑常喜說的一樣,那些老學究對於再嫁這個事情,說什麼的都有,朝廷律法都冇有他的規矩重要。

用薑常喜的話說,他們就是用規矩古板為自己揚名的,學問不行,也就剩下這點本事了,很是不必介意。

先生就聽了半句,回頭就罰薑常喜抄女四書。看把你能耐的,還敢評論這些老學究了。

薑常喜苦著一張臉:“先生,您當體諒弟子,弟子向來謹小慎微,從來不胡言亂語,今日所言,那不是安慰夫君的嗎。”

先生:“你對自己認識不怎麼到位,你還是很敢的,你還是早些去抄寫吧,這次不許代寫,先生我是認真的。”

薑常喜苦著臉,若是孝經倒也罷了,她再怎麼不懂事,也知道女四書不能讓周瀾代寫的。

最主要的是,萬一週瀾讀書有自己一樣的體驗,回頭用女四書當武器收拾自己怎麼辦,對於這些東西,男人少會一些,沒關係。

正經事那麼多呢,乾嘛浪費時間對不對。薑常喜:“您小瞧弟子了。”

先生是不知道她能想這麼多,這麼遠的。隻要你不讓人代寫就好。

先生對弟子們還是很關心的:“今日請期,為何冇有過去林府那邊?”

薑常喜:“舅舅、舅母昨日有言,這些事情是長輩們該操持的,我們小輩隻等著拜見表叔就好”

先生歎口氣,這就是不想要自家弟子們攪合進去,諸多藉口,不過是家族考量而已。

當先生覺得弟子委屈了,心情不是多好。對林舅舅那真是冇什麼好感了。

薑常喜:“先生這邊,我們也走不開呀,夫君過來京都隻為母親能心無掛礙,餘下的,都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先生忍不住點頭:“如此甚好,不愧是我的弟子,心胸寬廣,腦子就該用到當用的地方上去,以往你這舅舅我覺得還成,如今看來,不過如此。”

薑常喜特彆驕傲的說了:“我們可是先生教導出來的,弟子們眼睛裡麵都是星辰大海的。”

先生感覺自己都瞬間高大起來了,很是滿意弟子們的心胸眼界:“嗯。”

跟著反應過來,若是真的那麼淡然,至於的滿京城送烤鴨嗎,今日的宴席為哪般,先生還是冇有忘記的:“你也不是個吃虧的。”

薑常喜:“弟子很厚道的,這不是心疼夫君嗎。”

昨日舅舅舅媽說了這樣的話,薑常喜就拉著周瀾去送鴨子了,看看這時間安排的多緊湊呀,就說這個弟子從來不做無用功。

原來在這等著給男人刷口碑呢。

不想在這裡牟利,可也不能讓人給當了踏腳石,與其看彆人是不是厚道,不如自己先把事情做周全,畢竟賭彆人身上是不是有良心,不如給自己多留兩條路。

7017k

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