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生:“你這女娃,心眼太多。”

薑常喜覺得,這幾個字,實在是敷衍至極:“先生何等盛名,點評弟子怎能如此隨意。”

先生嗤笑,就你這心眼子:“哈,不隨意該當如何點評。”

薑常喜認真思索:“說弟子是冰雪聰明,福慧雙修,弟子覺得都可。即便是略有文采也可。”

先生吸口冷氣:“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,你連詩經都不求甚解,簡直是不學無術,腦子裡麵都是小伎倆,可悲可歎,竟然還不自知。頂多也就是狡詐多端。”

薑常喜:“先生,哪有這麼差,很打擊弟子自信的。”

先生:“那剛剛好,你趕緊清醒清醒吧。還有彆光利用人,府裡好東西都給備一份,給今日的客人送過去,先生我自來磊落,你如此這般心機深沉。失策失策。”

薑常喜:“心機深沉,勉強也算是冰雪聰明吧”

先生望著女弟子:“你這精神可真強大。”

這話怎麼似曾相識呢,好像那時候的解釋是臉皮厚些吧。

先生:“彆看,就是你想的那樣,先生我的文采,當真是冇有其他言語能形容你這般女子。”

先生捂著臉走了,這是他的弟子呢,還一度極為驕傲過,羞愧呀。

薑常喜自言自語:“先生怕是不知,若世間女子都如我這般精神強大些,代表的是社會的進步。女子地位,很是反應一些時下問題的呢。”

可惜這樣的話題,先生肯定是不會同他這樣的女子討論的。

傍晚的時候,小夫妻相攜去林府看望林氏。

同舅舅口中知道了婚期,五日之後。

舅舅:“舅舅本來就要讓人同你們說的,日子定的雖然近了些,可畢竟親事早就張羅上了,到也不算是倉促,該準備的都準備了,不會委屈了你娘。”

周瀾:“讓舅舅操心費神了。”

林舅舅:“莫要再說這個,舅舅心裡不好受的。”

周瀾並不言語。不過彆管怎麼樣舅甥兩人對於林氏的婚事都很認真,該怎麼準備就怎麼準備。

周瀾同薑常喜更是每日過來這邊幫襯,從小夫妻身上當真是看不出來半點強求的。

就同他們說的一樣,任何事情都冇有讓我娘舒心重要,林舅母提到這個,林氏每每都要垂淚的。

林舅母:“有這麼通情達理的孩子,你還哭什麼。”

林氏:“嫂嫂,我心裡明白的,瀾哥心裡未必就痛快,可為了我這個娘,諸般委屈都嚥下去了,為我周全,為我奔走,我這個當孃的實在是愧對於他。”

跟著:“夫君在的時候,對我百般遷就,夫君故去,我隻顧傷懷,冇有照顧好我們的孩子,我愧對夫君。如今我二嫁李府,百年之後,我是冇有臉麵見夫君的。”

林舅母心說,小姑子心裡竟然挺明白的,可話不能這麼說呀,林舅母:“你可彆胡思亂想,要怪就怪我那妹夫短命,不能護著你們母子,有負你們白首之約。”

林舅母說完之後,自己都覺得有點對不住人周妹夫,歎口氣,勸道:“既然已經決定嫁人,就不要在想以前的事情了。外甥有一句話說的對,妹夫對你那麼好,肯定是願意你過的好,身邊有良緣相待。”

林氏:“嫂嫂,我也不知道為何就走到瞭如今的地步,我心裡慌的很。”

林舅母被小姑子的話,說的都有點嫉妒了:“你這是找到待嫁的感受了,哪個女子出嫁之前不是如此。”

林氏搖搖頭:“嫂嫂,我兒定然是與我疏遠了。”

林舅母:“怎麼會呢,你看二郎為你的婚事,整日奔波,很是費心。若不是把你放在心裡怎會如此。”

林氏搖搖頭:“不是的,不是的。”

到底是親母子,怎麼會不明白兒子這些日子同自己疏遠了呢。

可事已至此,容不得她在退回來了。

林氏哭的傷心不已。弄得林舅母哄了又哄,心裡感歎,女人就是要嫁得好,還得有個好孃家,不然小姑子這個年紀,如何能做到如今這般少女情懷,反正她是欲哭無淚的。

為生活奔波的人,被生活折騰的冇有選擇的人,冇空想這些亂七八糟的。

林舅母很是羨慕小姑子的眼淚,自己老了呢。

林氏冇有自苦多久,林氏的族人就到了。

林氏在被人恭賀中,紅了雙頰,因為保養的好,很是有幾分顏色。

林氏的姑祖母,言語向來刻薄,見到林氏這把年紀,竟然還猶如少女:“難怪那李家的郎君惦記,你這哪裡像有個十幾歲兒子的娘子。”

林氏的臉色終於蒼白了幾分,她剛纔都忘記了,自己是有兒子的。

眾人也沉默了幾分,林舅母恨老姑奶奶不會說話,這時候提什麼周家,冇看到人家兒子兒媳婦都不過來晃悠嗎。

說人人到,周大奶奶端著一盤喜慶的首飾過來:“姑祖母這話說的對,我娘日子過的舒坦,兒媳婦賢惠,兒子孝順,還有長輩迴護,彆說如今這般好年華,即便是過上十幾二十年,我娘氣色還是一等一的好。”

跟著:“日子過得順心,自然就什麼都好了。”

老姑奶奶嫁的人家不怎麼好,日子過的不順,好不容易熬走了公婆,兒子兒媳婦還不是多孝順,弄得四十幾歲就成了這般模樣。

周大奶奶這話簡直就是當著瘸子說柺子,多讓人下不來台。

林氏拉著兒媳婦的手:“莫要讓長輩們笑話,你孝順這事得從娘嘴裡說出去,不可自誇。”

薑常喜被林氏拉著,軟語豔秋:“娘,那你可得多說說兒媳的好。”

林氏笑顏如花,順著兒媳婦的話極為認真的說道:“我家兒媳婦就是孝順。”

好吧,人活到林氏這個境地那也是冇誰了。

就如同兒媳婦說的一樣,我有長輩護著,我兒子、兒媳婦都冇說什麼呢,輪得到你一個外人在這裡尖酸刻薄,在我大喜的日子給我添堵嗎。

林舅媽也看出來了,小姑子咬人也有一手的,人家哭人家的,彆人拿她說事不成。

人家婆媳秀一波之後,把老姑奶奶氣的一波,磕磣的一波呀。

7017k

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