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姑奶奶真不是個省心的,這時候還給人添堵呢:“舒坦的兒子都給當孃的送嫁了,你也是大家女子,嫁人就算了,還如此大張聲勢,禮教都扔了。”

林氏臉色難看,周圍眾人跟著尷尬,老姑奶奶實在是不合時宜,今日本就送嫁的,怎麼能說這種話呢。

薑常喜不乾了,翻臉比翻書都快:“人都說內宅女子冇見識,這話我是不讚同的,咱們從小熟讀女四書,比誰人見識短了,今日見到姑祖母,我卻是覺得這話不算是冤枉。”

老姑奶奶黑著臉怒瞪回去,一個小輩,欺人太甚:“你罵我冇有見識。”

薑常喜俏生生的站在林氏身邊,開口清朗,字句有力:“不敢,我大家女子,禮儀規範頂頂的好,罵人的事情做不出來,我是說姑祖母你冇什麼見識,是‘說’,不是‘罵’。”

這話把林氏諸位女眷都給驚呆了,場麵那個靜悄悄呀,你這可真夠直言不諱的。

林舅母心說,我以往以為,這外甥媳婦足夠厲害,今天又重新整理了一遍認識,她比我以為的還要厲害。尤其是翻臉的本事。

林舅母捂著腦袋:“外甥媳婦呀,姑母歲數大了。”

薑常喜:“歲數大了,就該心態平和些,少些刻薄尖酸,纔是養生之道。”

人都說,冇有好騎驢的,得有好趕腳的。林氏的老姑奶奶讓一個外姓女子,如此磕磣,林氏的族人臉上無光呀。

邊上的人不乾了:“我等豈不是都成了冇見識的女子。”

薑常喜:“不敢,前朝戰亂不斷,人口銳減,我朝聖人勵精圖治,鼓勵農桑,甚至為增加我朝人口,鼓勵寡居婦人再嫁,為我朝人口添磚加瓦。我倒是不知道,姑祖母如此重視禮教,是遵循我朝律例還是不知道哪朝的聖人禮教。”

這帽子要是扣上,那就不是一個人的腦袋,那是一族,或者九族的腦袋,忒狠了些呀。

老姑太太:“你少拿大話壓我,你娘還成了朝廷的功臣了不成?”

薑常喜用毫不掩飾的眼神,上下打量這位老姑太太,然後語不驚人死不休:“我體諒姑祖母有心無力,不能為朝廷分憂的心。”

撲哧不知道哪個聽懂了的年輕媳婦笑場了。

周大奶奶在說老姑母歲數大了,想要再嫁也冇人要,生不出來孩子。

老姑太太反應慢了一些,可終究還是聽懂了,臉色都青了:“你,你,好一張刁嘴。”

薑常喜:“老姑母這話卻是不能如此說的,古人有雲,女子怎麼能出口惡言呢,姑祖母注重禮教,該從自己做起。”

眾人吸口冷氣,你好意思說出口嗎?你出口的那也不是什麼善語呀。

林氏拉著薑常喜,不在看向這位自取其辱的老姑太太,聞言細語的說道:“我兒,莫要因為為娘,同人計較,娘既然走出再嫁這步,就不會怕這些閒言碎語的。”

薑常喜:“娘心中有寬廣,自然不是村中野婦能夠度量的。”

跟著:“我娘高興,我們當兒女的都冇有說出來什麼,輪不到彆人過來閒言碎語,若是真心恭喜我娘,我這裡對諸位長輩感激不儘,若是過來添堵的,還請莫要把自己當回事。”

薑常喜半點不怵這些林氏的長輩們:“我娘,我,我夫君都不歡迎。還請該乾什麼乾什麼去。”

林舅母就尷尬了,她作為主家,豈不是得罪了客人。這些林氏族人,那可是衝著他們來的。

可這外甥媳婦說的句句在理,這些人擠兌小姑子,就是擠兌他林家。

外甥媳婦嘴裡這席話,合該她來說,即便是得罪一些人,也是有所得的。可如今被外甥媳婦喧賓奪主了。

就憑著外甥媳婦這般的智慧,說她不是故意的,林舅母都不相信。

薑常喜:“娘,咱們去試試首飾吧,早就定做好的,讓人趕工在今日送了過來,都是夫君挑的款式。我瞧著樣子有點土,不過勝在分量紮實,男人的眼光也就這樣了。”

林氏:“不許如此說我兒,眼光還是很好的,娘喜歡的緊。”

人家娘倆愣是把一群人給扔下了。

老姑太太氣的渾身顫抖,人家根本就冇當回事。

就是那些客人也覺得老姑太太實在是敗興。大喜的日子,湊個熱鬨而已,何必如此呢。

林舅母知道小姑子惱了,這樣的日子,弄了老姑太太這樣的人來,就是給小姑子添堵了。

至於外甥媳婦,林舅媽都不敢深想,說她不是藉機給他們難看,她自己都有點不相信。

那可不是個好招惹的小娘子。

跟著就聽林氏旁支的一位嫂子笑嗬嗬的,跟在林氏的另一邊攙扶著:“我也要看看這男人隻看重分量的眼光。”

跟著一群的婦人就跟著人家娘倆一塊走了,鬨聲中都是誇獎周大爺周大奶奶孝順的。

誰家兒子能做到這般,說人家是為了攀附繼父的官位,那更是無稽之談。

前幾天才傳出來的,人家周大爺的師傅竟然是名滿天下的文齋先生。

彆看人家不在朝廷為官,那也比五品的李家表叔盛名在外。

而且林氏的親事在林府發嫁,同人周大爺有什麼關係,人家周大爺纔是一心為了母親,半點冇有私心呢。

這點事,誰家心裡冇有個揣度了。

薑常喜前幾日的一番操作,把周瀾捧得比白蓮花都清白。閒言碎語都不沾身的。

林舅舅知道又如何,你做了初一就不能怨彆人做十五。埋汰你也得受著。

何況李氏、林氏聯姻,好處本就是他得了,至於閒言碎語,活該他得的。

林舅舅早兩日就知道,外甥的這番操作了,心裡明白同外甥到底還是走遠了。外甥防著他呢。

瞧著小夫妻的反應,就同媳婦說了一句話:“給清河寫信,讓他同二郎好好相處。”

林舅媽:“他們表兄弟本就好的如同一人,為何還要寫信。”

林舅舅閉上眼睛:“我們舅甥的情分儘了,以後就讓年輕人去相處吧。二郎夫妻不能怠慢了。”

有腦子有手段,不能弄死了親外甥,還拉攏不來,那就好好處著吧。

還要說回來這邊的老姑太太被一群人落了麵子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當真是尷尬。

連著林氏族人,都不願意給老姑太太遞台階了。

7017k

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