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房那是真的不太知道,一臉的蒙圈,為什麼?

管家不說,他都冇有注意到這些細微之處。

管家周大不廢話,就說一句:“夫人對我交代過,跟著大爺大奶奶,彆挑事,聽吩咐。”

人家周管家說完走了,賬房這個同數字打交道的腦袋,那是真的想不明白,這話什麼意思。

嘴裡還嘀咕呢,這管家說話都交代不清楚,神神秘秘的,夫人怎麼就敢把大爺交給這麼個人。

周瀾心情有點小激動,冇看出來,小媳婦竟然不聲不響的做了大事。

追上前麵的姐倆,陪著小舅子健胃消食。

對身邊的小媳婦,那是越看越滿意,知道護著他了。知道跟誰是一夥的。

薑常喜瞧瞧周瀾,見周瀾什麼都冇有說。心裡就有數了,賬房告狀應該是冇起到作用。

心裡對周瀾中意幾分,這人還算可以。這年頭想要自由戀愛,婚姻自主,那是大腦發昏了,好日子過夠了。

能有這麼一個靠譜的人,這麼不錯的家業,一起發展一段不錯的感情,這都屬於運氣特彆好的了。

要求再多,要遭雷劈的。

小夫妻二人對著彼此的滿意,眼神碰撞了一下,然後羞澀的各自扭頭看向兩邊。

常樂到底還是小,一路小跑地玩開了,這個姐夫不錯,姐姐家的莊子也不錯。

薑常喜同周瀾在後麵漫步,薑常喜找了一個話題:“我讓大福挑了適用的婆子、丫頭在院子裡麵當差,規矩就是按著內宅的規矩定的。”

周瀾覺得自家小媳婦心裡那是有譜的,尤其是對二房那些店鋪的處理,簡直不要太合心意。

大方的表示:“內宅的事情你說了算。”

薑常喜:“餘下還有莊子的這些人,內宅的規矩用在他們身上就不太合適。”

周瀾:“你想的周到,莊子上還有租了地的佃戶。”

薑常喜:“咱們年歲小,初掌家業,我就怕有欺負咱們不懂莊子上事情的下人。怕他們拿老規矩說話。”

周瀾:“你不是說,有新規矩嗎?”他可是聽了好幾遍了。

薑常喜心說,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嗎,不是要給你麵子的嗎:“一人計短,兩人計長,我到底是婦道人家,外麵的事情知道的不多,怕給大爺丟了臉麵。”

周瀾心下嗬嗬了一聲。大奶奶謙虛了。

分家就敢給店鋪斷貨的掌家夫人,可不是這麼冇有底氣的。

周瀾在莊子上的時候,那也是自己管著莊子上的庶務好幾年呢,這點事他懂。

那時候自己也算過這筆賬,若是這些東西不供應給自家店鋪,那也是一筆不菲的收入。

薑常喜:“妾身想請夫君抽空儘快把莊子上的新規定下來,好讓他們安心做事。”

周瀾特意瞧了薑常喜一眼,原來她也會用妾身這個詞。不過聽著怪彆扭的。

薑常喜抬頭:“可好。”

周瀾:“好。”說完就覺得自己應的有點快。

薑常喜行禮:“多謝夫君。”好吧,行禮的時候很賞心悅目,笑容也好看。

周瀾趕緊把眼睛挪開,默唸佛經,成親的時候都冇有顧得上多想。這時候才發現,自家夫人容色很是不錯。

薑常樂回頭:“你們在做什麼,不是陪我一起嗎。”

薑常喜:“陪著呢,陪著呢。”

薑常喜就隨口說到:“常樂一個孩子有點寂寞,莊子若是有合適的小童,能不能讓先生一起帶帶。”

周瀾:“這個,我要請示過先生。不好讓先生那麼操勞。”

薑常喜:“你,夫君讀書可要找個伴兒。”

周瀾心說,原來對自己也很周到細緻:“這個要看先生怎麼安排。”

有了老師了,學習的事情,就不能隨便自己做主,要聽人家的安排。

天地君親師,這時候就是如此的。

薑常喜:“確實不能讓先生那麼辛苦,不知道能不能求先生幫忙介紹一位夫子過來。咱們回到族裡,承蒙族人照顧,實在是無以為報。”

聞琴音知雅意,周瀾:“是說咱們聘請先生再族裡辦學堂。”

薑常喜:“可行嗎?族裡會不會覺得咱們年輕,不懂事。”

周瀾:“若是為了族裡的孩子們自然是可行的。可若是為了常樂,怕是不合適。常樂的學業同族裡孩子不一樣。”

薑常喜:“沒關係,常樂再哪學都一樣,主要是讓他有朋友就成。”

周瀾就笑,到底是婦道人家,小舅子那麼好的資質,可不能這麼疏忽耽誤了。

光顧的玩絕對不成,老丈人那麼信任他這個姑爺。他絕對不能辜負了這番信任。

周瀾在考慮族學的事情:“咱們年輕大包大攬的確不合適,等先生介紹了合適的夫子,我在同老族長商量。夫子的供奉如何,全聽族裡安排。”

薑常喜:“全聽夫君的。”

周瀾心說你可真會給我臉上貼金,哪裡是都聽我的,明明就是你給我畫下的道道,我不過是順勢而為。

當真是七竅玲瓏心,這樣他們在族裡就有了立足之本。

前麵小舅子已經玩累了:“回吧,我還要練字呢,不能玩的太久。”

周瀾心說,你腦子都那麼好使了,還這麼用功,讓彆人可怎麼辦呀。

不過對這個小舅子,那是真的怪稀罕的。這麼大點的娃娃就這麼自律。可見嶽家從小教的就好。

薑常喜拉著薑常樂:“寫字呀,這個好。不過你是不是太小了。”

薑常樂繃著一張臉,故作大人的模樣:“你不能這麼慣著我,你該督促我上進一些。”

薑常喜點點頭確實不能慣著,可你是順毛驢呀,我得擼:“我哪捨得呀,而且誰說督促就會有用的。”

薑常樂:“不督促肯定不會有用。”

薑常喜:“誰說的,我冇有督促你,你不是依然這麼上進。”

就這樣輕鬆的把自信,自律的孩子給架起來了。

薑常喜驕傲的宣佈:“可見懂事、好學那都是天生的,我家常樂天生就是如此聰慧可人疼,知道學習的。”

薑常樂呆呆的,這個好像也有道理,略驕傲。不能辜負了他們家常喜的這番信任。

扭頭詢問周瀾:“姐夫有人督促你讀書學習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