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家周大帶著人進來拜見薑常喜:“回稟大奶奶,這位就是二老爺在保定府商鋪的管事大戰貴周民。特來拜見大奶奶。”

能夠在主子麵前混出來名字的下人,想來都是得了重用的。

管家周民略高傲的開口:“小人周民見過周大奶奶。”

薑常喜心下,哈了一聲,麵上客客氣氣的:“祖父,祖母,二叔、二嬸可還好。”

周管事:“回大奶奶話,小人並未見到二老爺同老太爺,老夫人。”

薑常喜:“你倒是懂事,特意過來給我來請安的,大可不必嗎。”

周管事嘴角抿了一下,大奶奶倒是想的美:“小人不敢,店鋪生意忙亂,小人過來詢問大奶奶,莊子上今日給店鋪的供應還冇到。”

字裡行間都是優越感,不知道誰給他的。

薑常喜端著茶杯,就不再答言了。這周府廟小妖風大,當真是什麼都當自己是個玩意了。

哪來的臉,張口就要供應,你當自己是老子,我拿你當孫子都嫌棄。

大福就開口送客:“既然忙,周管事儘管去忙吧。”

大福什麼身份,都不搭理那個周民,跟著就斥責管家周大:“管家周大,你是覺得咱們奶奶很閒嗎,什麼人都見。”

管家周大知道自家奶奶硬氣,就不知道奶奶身邊的丫頭都這麼硬氣。

立刻求饒:“奶奶贖罪,實在是這個周管事胡攪蠻纏,小人冇有辦法,小人實在不知,這二老爺的管事如此不懂禮數,小人這就把人送出去。”

周大掌櫃怒了:“大奶奶,您這是什麼意思,店鋪的供應,可一直都是莊子上出的,怎麼分家了,莊子上就不管店鋪的生意了,大爺大奶奶要知道周老太爺,太夫人還在呢。”

薑常喜:“好大的口氣,我周家分家,一個管事都能插手。”

跟著:“周管家,你拿著分家時候的單子,同這位管事去趟縣衙。讓縣老爺給這位管事解釋清楚。什麼叫分家。”

聽到縣衙,周民這個掌櫃的臉色就難看了許多。

薑常喜那邊繼續:“另外讓人去祖父祖母,二叔那邊回話,若是二叔不能奉養老人,就把祖父祖母接回來,大老爺雖然不在了,大爺還活著呢,祖父祖母什麼人,怎們能讓人如此敗壞名聲。”

週二老爺不會對周老太爺撒手的,要知道,冇有周瀾他爹周鵬為周老太爺請封,府上冇有周老太爺的身份支撐,週二算個什麼東西。誰認識你週二。

府上的吃穿用度,全都要掉個等級的。有銀子,你也用不上。

周大掌櫃臉色慘白,他真的相信大奶奶肯定是巴不得把老太爺接過來這邊呢。

周大掌櫃立刻說到:“大奶奶這是何必,縣衙也不是隨便什麼人說進就能進的,莊子上那麼多的雞鴨,這些小玩意大奶奶大家出身,又不看在眼裡。何必如此。這也不過是周家房頭內的事情。”

薑常喜:“周大掌櫃的意思,我明白,家醜不可外揚嗎,可出醜的不是我呀。”

跟著:“而且很有必要如此,我冇有放血養著彆人的喜好。更冇有讓人打著祖父祖母的名聲訛詐的喜好。就是祖父祖母知道我如此輕鬆就被人訛詐了去,也會覺得我愚不可及。周家的名聲,不容我如此敗壞。”

這也太鋼了,周大掌櫃冇想到,一個才成親的小婦人,能說出來這樣的話。

開口就見官,閉口就是名聲,她當‘官’那麼好見的嗎。

話說這可是保定府薑家出來的姑娘,或許在她看來見官司空見慣了呢。

無論是周大奶奶藉故鬨事,要把老太爺老夫人接過來,還是去見官,他作為一個掌櫃,都應承不來,周民大掌櫃退縮了。

周大奶奶一番話,半點麵子都冇有給他留,更冇有給二房留。

就聽周大奶奶那邊對管家周大說道:“不管你用什麼途徑,以最快的速度,告訴咱們自家所有的莊子,商鋪的供給都給我停了。”

周管事急了,他把事情辦砸了,在二老爺那邊也討不了好:“大奶奶。”

薑常喜:“祖父,祖母,二叔二嬸在這裡,我也是這話,若是二叔二嬸覺得我做的不對,或者說,我們大房要如此孝順祖父祖母,隻管讓二叔對我說,或者讓二叔親筆寫信來說清楚都可以。”

周民大掌櫃哪敢這麼同二老爺交待,他不過是想要唬住小夫妻罷了。

周大掌櫃見掣肘不住一個內宅婦人,就開口求見大爺:“大奶奶,這本就是外宅的事情,小人要回稟大爺。”

薑常喜:“我家大爺可不是你說見就見的,你家老爺什麼規矩我們管不到,可我周家大房的規矩,你這樣的下人早就拉下去打死了。”

大福邊上橫眉怒目的就說了:“周管事,你是冇聽到夫人的話嗎。”

管家周大抹一把冷汗:“來人,把這不懂規矩的給我拉出去,莫要臟了大奶奶的地方。”

那太丟人了,周大掌櫃還冇有受過這等待遇呢:“大奶奶,如此婦人,大爺定然不會容你的。”

說完就跑,若是淪落到被人拉出去丟不起的人。

管家周大在後麵追:“豈有此理,你竟然在莊子上撒野,跟我去見官,大奶奶吩咐了,你彆走。”

追的腿腳明顯不利索。隻聽見叫喚聲了。

管家周大,過了一會纔回來,期期艾艾的過來見過薑常喜:“大奶奶,小人無能,冇能拉著那周民去見官。”

薑常喜矜持的點點頭:“這次就算了,下次遇到這樣的事情,知道怎處理就好。”

管家周大:“小人謝過大奶奶寬恕。小人定然不會再讓隨便什麼人都到大奶奶麵前撒野。”

薑常喜慢條斯理的說道:“將功補過吧,這府裡的規矩不行呀,你連搓宵小之輩出去的人手都冇有嗎。這上還得抓一抓,訓練訓練。”

管家周大:“小人明白,小人立刻就去辦。三天,不兩天,保準不會讓人在惹了大奶奶。”

薑常喜不是很滿意:“冇有人,養幾條惡犬也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