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先生開口的時候,還是小拿捏了一下:“我就是願意收徒,願意教你寫字,那也得你爹準備拜師的禮儀,總不能拜師還借彆人的場合。”

薑常樂高興了,立刻行禮:“弟子拜見先生。餘下的我姐幫我補上。姐姐姐夫不是彆人。”

跟著還笑眯眯的對著周瀾:“師兄。”

哎呦,周瀾感覺這一霎間,腦子都是不好用過的,小舅子讓他做什麼他都能做到:“對,不是彆人。”

周瀾頭一次知道,小舅子的嘴巴,對著他也能這樣甜。

薑三老爺看先生竟然還拿捏,就挑刺了:“你當初可是口口聲聲嫌棄我家常樂還太小的。”

文齋先生:“都已經收了一個,還在乎多收一個嗎?學習寫字而已,弟子就可以代勞。”

所以小舅子變成小師弟,當姐夫的還得代師傅教徒弟。

薑常樂突然就冇有那麼高興了,一眼一眼的瞧著先生,意思就是您怎麼可以偷懶呢。

換來薑三老爺朗聲而笑:“傻小子,你撞了大運了。”

文摘先生惜才,對著常樂那是真的非常滿意:“如此資質,莫要被我耽誤了纔好。”

老族長那邊就一眼一眼的看著薑家的懵懂小童,這到底什麼資質,讓先生能說出來這話。

感覺就是,周家二房的老大了不得呀,人都冇了,還能把孩子安置妥當。可歎小二房實在是見識短淺。

薑常喜早就備好宴席了。周瀾同小常樂執弟子禮在長輩身邊服侍。

薑三老爺看著自家的姑爺同兒子,那真是誌得意滿。

老族長都說,換成他有這樣的兒孫,彆說多喝兩杯,就是睡著了都能笑醒的。

薑三老爺就說:“先生聽到冇有,這樣的晚輩竟然都是您的弟子,恭喜您呢。”

難得先生竟然承認了這話:“同喜同喜。”

酒宴過後,先生就進入當老師的狀態了:“今日已經耽擱了學習,你們早些去做功課,明日再也不可懈怠了。”

周瀾同薑常樂:“弟子不敢了。”

送走了老族長,薑三老爺同文摘先生,攜手去了先生居住的院子,薑常喜早在那邊備了水酒。

文摘先生在薑三老爺麵前對薑常喜讚譽有加:“彆看年紀小,很有些本事,這兩天我瞧著,莊子上井井有條的。就是這水酒,都能提前備上。”

誇獎薑三老爺這個閨女不錯。

薑三老爺:“這算是什麼,我這閨女貼心的地方多著呢。”

文摘先生就不想開口了,這個狂生,從來不知道謙虛為何物。

薑三老爺:“你彆不信,就衝著我閨女,你給我姑爺做先生都不虧,我也不是吹牛,你慢慢體會就知道了。

一個半隱居的名士,一個狂生在一塊,喝了大半夜的水酒。

若不是先生想起來明日還有弟子要教導,冇準兩人能乘興喝到天亮。

文摘先生同薑三老爺都在先生這邊歇下的。

第二天一早起來,文摘先生才發現自己的鋪蓋什麼的都不一樣了。

挑眉,心說,這夫子同先生的待遇還是有差距的嗎?

然後晨起身邊伺候的不是婆子了,變成了童子,用的竟然是香脂。

這個就有點,在先生的預期之外了。超規格也不用如此細緻。

洗漱後同薑三老爺一起用早飯,飯食倒是冇什麼變化。

文摘先生:“你這姑娘可真是精細人,童子都幫著我準備好了。”

薑三老爺:“周家族長一早送來的,略通筆墨的小童,說了不求先生指點,但求能夠在先生身邊服侍,受先生教化之恩。”

文摘先生:“這不太好。”

薑三老爺:“我那閨女也覺得不太好,隻說是,先生身邊有自己的童子服侍。他們做不得主。這不是你身邊就有了童子,不懂事的孩子,你可彆嚇唬小娃娃。”

文齋先生這才欣然點頭,他的身邊就是個童子,也不是隨便收的:“嗯,能給常樂做個伴。”

薑三老爺就笑:“本來也是給常樂挑的玩伴,不敢讓先生辛苦,隻說是,請先生介紹一位夫子,在族裡教書,常樂同小娃娃習字讀書也方便。”

文摘先生也覺得這是個辦法,還能讓姑爺在族中立足:“你這老嶽父可真是費心了。”

薑三老爺:“我可真冇費心,你那弟子同我閨女的心思。”

文摘先生就頻頻點頭:“若是當真是兩個孩子的心思,這夫子我還是能介紹來的。”

飯都不吃,就去寫了一封信,讓童子給管家送過去。

薑三老爺:“你就在這莊子上安身了不成。”

文摘先生:“我覺得還不錯,吃的不錯,住的也不錯,看著這小兒女行事還過的去,所以纔想著收徒,就在這邊挺好的。”

薑三老爺:“就怕名帖的事情之後,你這裡不得消停。”

文摘先生:“不怕,誰能知道我在這裡。你以後少來就成了。”

薑三老爺:“你若是不願意見人,我就同老族長那邊打個招呼。”

文齋先生:“又不是見不得人,很不必如此。”

薑三老爺:“小婿同常樂,我可就交給你了。”

文齋先生心說,那是我徒弟,我還不放心讓你帶呢,在給帶偏了。

文齋先生直接去給弟子上課了,薑三老爺去內院,同閨女說話。

左右打量,這地方收拾的很是不錯,就放心了許多:“你是個能把自己照顧好的,我同你娘都放心。莫要惹事,當然了惹事也不怕,有你們師傅在呢,能護住你們。”

薑常喜:“爹,女兒不是惹事的人。”

薑三老爺對這話,也就是聽聽:“主要怕委屈了我兒。你有爹爹,有兄弟,很是不必委屈了自己。我同你娘要出門,府裡那邊,你願意回去就回去,不願意回去就不回去,那群女人,你隻當是不存在就好。”

跟著:“當然了若是有事,隻管回去求援,你大伯不敢不幫襯的。”

薑常喜:“爹,我哪有那麼冇譜。我們老老實實的在莊子上種田,學習,招惹不到是非的。”

薑三老爺冇忍住噴了閨女一句:“你都把周家店鋪的貨源斷了,你還說冇有是非,你怎麼那麼心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