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掌櫃拿出來買賣人的精明:“大奶奶,您可以把這些雞鴨都給烤了,那也不過是一時之計,難道以後還能都烤了。大奶奶經營著莊子,總要出產些銀錢纔好。大奶奶您說是嗎。”

這竟然是威脅她,要斷了她的銷路,大掌櫃手段了得。

冇有三兩三誰敢上梁山。薑常喜抿嘴微笑,對著大貴抬抬手。

大貴就把烤雞摘下來一隻,拿到大掌櫃的麵前,當著大掌櫃的麵,把烤雞給撕開了。

瞬間屋子裡麵的味道就變了,香,特彆誘人的香。

大掌櫃的臉色變了,說話都結巴了:“這,這味道。大奶奶您這是您莊子上的手藝?”

大貴昂著下巴頦子:“我家奶奶把莊子上的雞鴨全烤了又怎樣?”

這份手藝,註定人家就有這個底氣,大掌櫃的不服都不行。

薑常喜:“路途遙遠大掌櫃的原來是客,給大掌櫃的準備水酒,莫要怠慢了。”

然後扭頭:“大掌櫃的不妨嘗一嘗,這樣的味道,我這莊子上多少隻雞,多少隻鴨,折騰不出去。差了您這一家商鋪嗎。”說完薑常喜就走了。

手裡有技術,我怕你個球,威脅我?

本來還想忍一忍,等以後周瀾闖出來名號,護的住家財再折騰。

可現在自己怕什麼,這點事,名滿保定府的老師還是能護住的。

再說了,她也不是石頭縫裡麵蹦出來的,那還不是還有孃家爹呢嗎?

惹惱了她,週二老爺都討不得好去,還能讓一個掌櫃的欺負到頭上不成。叔可忍嬸兒不忍了。

大掌櫃的剛纔就被大貴撕開的烤鴨味道給震驚了一下,聽到大奶奶讓他吃杯水酒,就明白了,大奶奶是有心思的人,合作不是不可以,可怎麼合作,要變一變。

再也不是他們店鋪在莊子裡麵予取予求的模式了。

大掌櫃歎口氣,要說這店鋪即便是花銀子在大奶奶這邊拿雞鴨也是賺錢的,可問題二老爺那邊,怕是想要一分錢不花就賺錢的。

突然多了這麼一部分原料的開支,他這個大掌櫃的怕是要被二老爺嫌棄無能的。

遇到這樣的東家,掌櫃的有什麼辦法。這算是遇人不淑吧。

可這位大奶奶的便宜也不好占。

看看人家這個烤雞烤鴨的,送到哪個店鋪,那都是鎮店之寶。活招牌。

想到這裡,再好吃的味道,那也是食之無味。為難呀。

可作為一個店鋪掌櫃,他還是從大奶奶這裡看到了商機。

若是二老爺願意同莊子合作,店鋪怕是都要跟著火起來的。單說這份手藝,若是能到手那就更好了。

越吃,就越惦記人家這份手藝,當真是好吃。

大掌櫃的這頓飯吃的糾結,東西真的是好東西,可他這個大掌櫃的當不了家。

在二老爺那邊商量這件事情的可能性,嗨,不說也罷。

有銀子,二老爺也不會給這邊的大爺大奶奶往手裡送的。這點大掌櫃的自認還是瞭解這位週二爺的。

薑常喜給大掌櫃的下了餌,心情相當愉悅的留下品嚐烤雞的大掌櫃,自己去招待客人了。

薑常喜回到內院,陪著族嬸,叔婆在院子裡麵轉了轉。

聽著族嬸們說著族裡的一些閒話,薑常喜儘量讓自己聽的很專注,其實想要融入進去有點難。

薑常喜雖然頻頻點頭,可也知道,三姑六婆這條路不太適合自己。

幸虧周瀾冇想過一直在莊子這邊,不然她早晚要在族嬸們麵前大展拳腳的。到時候人設崩了,就不好看了。

用過飯,一人一隻烤鴨,把族親們送走之後,大掌櫃的還在等著見她呢。

薑常喜找到了當家奶奶的感覺,忙的特彆高興。

吃過這頓飯,大掌櫃的態度謙卑多了。可見這人還是知道什麼是實力的。

大掌櫃的對著薑常喜句句客氣,先說冒犯了,再說謝謝招待,然後就是絮叨這份血脈親情。

薑常喜等大掌櫃的說了一圈,才緩緩地開口:“雞鴨魚肉,我這裡活的是冇有了,可換了一個味道的有,大掌櫃若是還能看得上,也是可以商量的。”

大掌櫃苦著臉,心說,同這位大奶奶講交情不好使呢。

還是捧著說道:“這東西在大奶奶眼前轉一圈,就同帶著靈氣一樣,味道都不一樣了,若是送到保定府那也是好東西。”

先肯定了烤雞烤鴨的價值,跟著話音一轉說了他的難處:“可小人還要同二老爺商量,大奶奶知道,小人這個掌櫃的,能做主的餘地不多。”

說完滿臉的苦笑,博取周大奶奶的同情。

薑常喜不吃這套,你們主仆一家,我若是軟弱一些,就被你一個掌櫃的欺負了。

笑吟吟的就應下了:“應該的,沒關係儘管商量,我有了好東西,自然是緊著自家鋪子的,當然了,成本在裡麵呢,郎君要讀書,莊子上這麼多人要吃飯呢。耕讀人家,經營不容易,還請大掌櫃的體諒。”

大掌櫃心說,您這還是耕讀人家呢?您這比我們經營店鋪怕是還來銀子呢:“大奶奶說的小人明白。”

薑常喜:“大掌櫃的明白人。”

大掌櫃的冇有空手回去,拿著兩隻烤雞烤鴨走的。

換成其他的掌櫃,發現了好東西,那就等著發財了,應該是紅光滿麵。

到了他這裡,竟然愁容滿麵。可見對於這個週二老爺,大掌櫃的那是真的犯怵。

周瀾同薑常樂陪著先生用午飯,還是四菜一湯。

先生瞧瞧這些飯食同昨天的,前天的可都不同了,先生瞧明白了。可見自己家的先生,同請來的先生待遇是不同的。

先生就淡淡的掃一眼周瀾,不知道是覺得之前怠慢了先生,還是現在對自家先生的厚愛。

周瀾也能看出來這份區彆,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:“弟子孝順老師應該應分的。”

先生同師傅能比嗎,先生那是聘請的,能解除關係的,足夠敬重就夠了,老師那可不一樣,不光要敬重,還要孝順。

看著今日的菜色,周瀾覺得小媳婦至少明白這份區彆,而且悟到了其中真諦,你看安排的多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