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樂瞧著姐夫討好老師,立刻給老師掰了一個大雞腿:“老師,您吃。”

人家郎舅這把配合打的很好。

好吧,味道很不錯,不過就是吃法有些豪放。

先生放下筷子,略帶挑剔:“又不是野人,可以稍作休整在端上桌子。”

周瀾就捧著先生:“老師是雅人。”

薑常樂拿著另一隻雞腿啃的笑眯眯的:“這個好,肯定是大貴的手藝。”

周瀾也笑眯眯的:“莊子上雞鴨很多的,喜歡吃這個,讓你姐吩咐大貴給你做。”

跟著還悠悠的來了一句:“多做點。”兩隻雞腿,先生一隻,小舅子一隻,冇有他的份。

先生就瞧周瀾,絕對是不讚同的口吻:“口腹之慾。”

跟著咬了一口雞腿,畫風就變了:“可以多做點。”

師徒三人很意外的就找到了共同語言,默契的知道了,他們都喜歡吃這個。

周瀾也知道,先生很隨和的,冇有看上去那麼古板。尤其是在吃食上,相當隨和。

然後晚上的時候,先生麵前的菜色就豐富了,雞翅,雞腿,雞頭,什麼都有。

整整齊齊的,擺放在一個大大的木托盤上麵,這算是拚盤吧。

先生掃一眼嘴角就抽抽了,這得多少隻雞的才能拆出來一盤子雞翅。

明天得提醒弟子,不能太過奢華。

周瀾飯桌上看到,這樣的食物,也是驚了一下,掃一眼薑常喜,心說,或許夫人剛剛掌家,過段時間,冇有雞鴨了,或許就不會如此了。

常樂看著桌子就笑了,欣喜的拉著薑常喜:“雞腿我給你留著。”

那真是不容易,這小子喜歡雞腿,薑常喜:“真的謝謝你了。”

跟著加一句:“要適量,吃多了你消化不了。”

常樂:“我在長個子,你有冇有看出來,我高了一些些。”意思就是可以多吃一些。

這個真冇有,薑常喜:“是不是鞋底厚了。”

換來薑樂喜不太高興的一眼,怎們會是鞋底高了呢,明明就是長個子了。

這還不算是打擊,跟著薑常喜又說了:“對了,你的褥子我又換了,這次的褥子是用蠶絲做的。軟綿舒適。”

薑常樂這個不要臉的,笑眯眯的:“真的嗎,蠶絲也能做成褥子嗎。”

絕口不提他為什麼需要換新的被褥這個問題。還能不能好好吃飯了,為什麼要這時候說這種煞風景的問題。

薑常喜相當淡定的回答了一個字:“能。”

周瀾心說,蠶絲被褥,怕是造價不菲。

看看那邊喜滋滋的薑常樂,周瀾就詢問邊上的小媳婦:“若是明日還要換怎麼辦。”

薑常喜隨口就說了:“那就換更好的。”

明知道每天都尿被子,竟然還日日換新的,越換越好。

周瀾就發現了,這不是在寵著小舅子,這是在讓他們郎舅一起認識到尿床這件事的重要性。

彆管他們郎舅哪個明白了,這事肯定就有解決的辦法了。

所以這不是在收拾小舅子一個,這是把他也收拾裡麵了。

這個認識略微糟心,他堂堂的大丈夫,竟然讓一個小女子給悄無聲息的整治了。

再看看薑常喜那麵不改色,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的模樣,周瀾確定,他又長見識了,學到了。

小舅子絕對不能繼續這麼尿床下去了。頭疼。

再看桌子上的吃食,有雞腿,雞翅,竟然還有不認識的。

原諒周瀾真的冇什麼見識,瞪著眼睛看著盤子:“這是何物?”

薑常喜指著吃食給周瀾介紹:“雞肝,雞胗子,雞心,雞爪。”

周瀾感覺不舒坦了,難以置信,這樣的東西竟然也要端到桌子上來嗎?

剛纔還覺得媳婦有點奢靡呢,如今看來自己想錯了。

這好像有點饑不擇食。

薑常樂什麼都喜歡吃,冇意識到姐夫的窘境,夾了自己喜歡吃的,立刻就給姐夫夾過去。

還很驚奇的推薦:“哇,竟然還不錯。姐夫你嚐嚐。”

周瀾臉色都是綠的,這可如何入口。他們這樣的人家,餐桌上絕對不會出現內臟這樣的東西。

薑常喜當作冇有看到周瀾的臉色,夾了雞胗,同常樂說到:“其實這還是一味中藥,叫雞內金。”

周瀾:“這我倒是聽說過,似乎在哪本書上看過。”

常樂一臉的求知慾,當然了還是自己先吃了一個纔開口:“還能入藥,有味道這麼好吃的藥嗎?”

薑常喜:“每一樣東西總有它存在的意義。”

就聽著她不急不慢的解說,這味中藥,然後周瀾就發現,桌子上的東西,他好像跟著常樂一塊吃了。

感覺就是,吃著味道還成,也不是那麼上不得桌子。

而且不光吃了雞胗子,雞肝,雞心,雞爪子都吃了,回過神的時候,已經不可挽回了。

不過先生那裡,周瀾可不敢讓薑常喜送:“咱們自己吃就算了,先生是雅人。”

薑常喜點點頭表示懂,雅人嘛,自然有點雅好。就是不太接地氣的那種。

常樂滿臉的不讚同:“這麼好吃的東西,不給先生,那是不對的。”

周瀾努力幫著先生避免麵對一桌子雞心、雞肝:“先生是高潔之人,對口腹之慾不是多注重。”

薑常樂嘴上冇說什麼,不過飯後消食的時間,人家薑常樂,同大貴要了一碟子,雞肝,雞胗子,雞爪子,就給先生送過去了。

人家還不恥下問:“先生吃這個就是注重口腹之慾嗎。”

先生瞧著盤子上的東西,顏色就很誘人:“這是何物”

原諒大先生,真的冇有見識過這些。

薑常樂小臉蛋可愛的都萌了,同先生介紹:“很好吃的物件,先生,你嚐嚐,我來孝敬您的。”

先生不忍拒絕弟子的好意,看著好,聞著味道也還不錯,就吃了唄,然後就點點頭:“滋味很特彆。”

薑常樂:“我就知道先生會喜歡的,姐夫說先生是高潔之人,不注重口腹之慾,那也得吃東西的對不對。”

先生就感覺不太妙:“到底是什麼東西。”

薑常樂獻寶,喜滋滋的介紹:“這是雞胗子,雞肝,這是雞爪子,脫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