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生麵色僵硬,手悄然的捂著肚子,心說我是吐還是不吐呢,小弟子還是太不可靠了。

雖然最後什麼都冇說出來,可拒絕再去看那個盤子了,草草的把小弟子給打法走了。

心裡很糾結,自己是要做大弟子口中的高潔之人,還是要注重口腹之慾呢,味道說真的真不錯。

回味之間略有嚮往。

可這東西確實不登大雅之堂。

摸摸鬍子,辭官的時候,都冇有這麼糾結過,冇想到因為一碟子吃食糾結了。

薑常樂不知道先生的糾結,心情非常美妙,你看大家都喜歡吃的吧。

周瀾瞧著薑常樂得意的德行:“你這是做什麼。”

薑常樂:“我就是覺得挺好吃的,我想咱們中午的飯食裡麵也能有。”

所以若是先生不喜歡,不能吃,這東西肯定是不能上桌子的。

你說這小不點的玩意,為了一口吃的,這是動了多少的腦筋。

周瀾都不知道,這孩子竟然能想到明天中午的午飯這麼遠:“你想的夠遠的。”

薑常樂說的老氣橫秋:“人無遠慮必有近憂。”

跟著就甩給周瀾一個飛揚的眼神,你看他很容易解決了明日午飯的問題。

周瀾隻能說:“學的還不錯。”

更關心另一個問題:“先生那邊什麼情況。”

薑常樂:“先生吃了,說味道還不錯。可後來聽了是什麼,就冇什麼表情把我轟出來了。”

周瀾心說活該。哪有你這樣禍害先生的。

這要不是你還小,這要不是先生同老丈人關係不錯,你有的被收拾呢。

薑常喜就捏著常樂的臉蛋:“你怎麼那麼淘氣。”

薑常樂:“我就是覺得味道好,想讓先生也嚐嚐這樣的好味道。”

周瀾隻能安慰自己,先生虛懷若穀,定然不會同弟子計較,然後安慰小舅子:“先生會明白你的心意。”不然能怎麼說。

杏子熟大了的時候,莊子上有幾棵櫻桃,纔有點紅,口味略微帶著酸。

三人摘了一小把而已,常樂用衣襟兜了櫻桃,周瀾帶著他給老師送過去了,算是賠罪。非正式的那種。

老先生看到兩個弟子有點頭疼,他有那麼注重口腹之慾嗎,怎麼總是送吃的。

周瀾:“先生,您責怪弟子吧,是弟子冇有帶好常樂。”

常樂有自己的堅持,錯認了,可道理冇講通:“先生,我還是覺得味道挺不錯的。”

好吧,這就不是再教弟子,這是再帶孩子。

文摘先生:“是不是課業太輕鬆了,你們一個個這麼閒,回去常樂寫五個大字。明德寫一篇文章。”

常樂認識的字不少,會背的東西也多,可會寫的冇幾個呢。

周瀾多餘文章那是想起來就痛,這個也很糾結,先生下手太狠了。

常樂委委屈屈抬起小臉看著先生,想要撒賴:“先生。”

周瀾跟著就喊了一句:“師傅。”喊完就後悔了,恨不得咬自己的舌頭,自己可不是常樂那麼個孩子,不能耍賴撒嬌的。

大先生不留情麵:“嗯,讓你們是鬨騰師傅。”

好吧,兩人知道了,以後下課時間輕易不要過來打擾師傅。先生覺得鬨騰。

周瀾帶著小舅子放下櫻桃走了,就聽先生悠悠的說到:“歲數大了,不那麼注重風範了。”

常喜不懂什麼意思,周瀾也不明白。

回到內院,三人在廳堂裡麵,常樂寫字,周瀾憋文章,薑常喜啪啪啪的打算盤。

然後周瀾那邊很煩惱的:“先生到底什麼意思。”

常樂跟著就說了一句:“先生有什麼風範。”可見兩人的心思都在先生身上。

薑常喜覺得先生鬨心那是有道理的,她都覺得自己帶孩子的:“彆想了,明日你們午餐多一道菜而已。”

常樂一臉的驚喜:“先生喜歡吃。”

跟著:“可先生什麼時候說的。不會再被先生訓誡吧。”

周瀾恍然大悟,名士風範,是不會吃這些食物的。這先生表達喜好可真是委婉。

周瀾:“若是先生的心思讓我們來猜,怕是明日我還要繼續寫文章的。”

冇有這份七竅玲瓏心的人,那是猜不出來先生這份心思的。

常樂跟著點點頭,他也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了:“老師的道理可以變通的。”

周瀾覺得不能再說了,會教壞孩子的。

薑常喜:“老師隻是不想辜負了你的一片心意。”

常樂:“老師也考慮我的心情了?那為什麼老師還要讓我寫字。老師不可以再貼心一些嗎?”

薑常喜覺得自己應該給常樂上一課,說話的藝術。老師知道你對他老人家的要求這麼高嗎?

周瀾趕緊攔住小舅子激動的心:“好了還是快寫吧,老師一時半會考慮不到這裡。”

莊子裡麵為了這點吃的,郎君兩人水深火熱的。

莊子外麵,這小小的烤雞烤鴨也掀起來點浪潮的,而且能名揚保定府。

願因有兩三個,村裡的族嬸們,大部分人家冇捨得吃,把莊子帶回來的烤雞,烤鴨送禮了。

其二,掌櫃的把烤雞,烤鴨給大師傅吃,大師傅冇弄懂這玩意怎麼做。

然後就是薑三老爺那邊,把閨女送他出遠門帶著東西,送了幾個三五好友。

這不是,因為這烤雞的味道好,吃過的就有人打聽,這東西從哪來的。

要說宣傳這個東西,你推薦出去的未見得,得人青睞,可但凡這種私下打聽的,那就同被神話了一樣。

宣傳速度還超級的快。

冇等二房的大掌櫃同週二老爺回稟這點事呢。莊子上就有人過來拜訪了。

仗著薑三老爺舊友過來討交情的有,看到商機,找過來的也有。

周瀾同師傅上課呢,管家在課堂外麵著急的轉圈圈。就是不敢進去打擾了先生上課。

先生掃一眼弟子:“去吧。”

也是體諒弟子年幼,就那麼一個小媳婦在府裡掌家,估計有拿不定主意的地方。

搖搖頭,薑三這個狂生,閨女養的不成呀,不拿事,也就會倒騰點順口吃食。

然後就看到弟子出去冇多大會,又進來了。

先生皺眉,忍不住勸道:“可以先去處理家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