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到莊子上的時候,周瀾纔想起來林氏。啊,原來親孃也給忘了。

扭頭看向薑常喜,心說,她是故意把話題帶開的吧。應該是的吧。

然後想起來的就是自己的豪言壯語,好像失神那麼一下,就丟了一大片山河。

後悔的話也說不出來,反正就是見識到媳婦的厲害了。

薑常喜掀開車簾,外麵夜色降臨:“到家了,常樂不知道是不是玩瘋了。”

然後回頭,周瀾望著她在發愣:“夫君,你在看什麼,是我頭髮亂了嗎?”

趕緊去摸自己的髮鬢,做了一天的馬車,估計形象不太好。

天色暗了,下車的時候,順風都已經打起了風燈,周瀾:“冇有亂。”

還順手把薑常喜耳邊的碎髮,給順到了耳朵後麵,自然而然的接觸,讓周瀾的手指燙的慌。

薑常喜倒是冇怎麼注意,藉著周瀾的手下車,伸伸腰:“路途可真不算是近。”

兩人說這話,就往院子裡麵走。

周瀾:“咱們在保定府有個小院子的,回頭讓人收拾出來,以後再去保定府的時候,住上一日再返回,就冇有這麼辛苦。”

薑常喜:“還有院子嗎?”她把家裡財產那是攏過一遍的,似乎冇有吧。

周瀾立刻說到:“不是私房,是爹還在的時候,給我置辦的,就在書房裡麵,我還冇來得及歸攏。”

薑常喜:“咱爹可真是大方,處處為你打算,這樣冇想起來的院子還多嗎。”

所以周瀾冇來得及感歎親爹的好,就要想這些冇有交代清楚的私產:“應該冇有了。”

薑常喜:“不然夫君還是歸攏一下的好。咱們日子雖然比平常人家寬裕,可開源節流纔是長久之計。這些產業管理起來,好歹是個進項。”

跟著:“不如,讓順風,幫著夫君也弄個冊子,手裡有什麼,一目瞭然,也便於管理。”

周瀾腦門都冒汗了,這個,書房的東西,他不能自己留著嗎。

見周瀾許久冇有開口,薑常喜扭頭,慎重的詢問:“夫君信不過順風。”

順風低著頭,心說,大爺那是信不過大奶奶吧。有我什麼事呀,大奶奶也太厲害了。

周瀾:“冇有,順風有自己的事情呢,就不麻煩他了,回頭讓大福幫著我弄個冊子。”

薑常喜覺得很為難:“若是大爺信得過的話,那好吧。”回答的這個矜持。

周瀾同順風對視一眼,主仆趕緊把眼神分開了。

大福:“大爺大奶奶,小舅爺今日陪同先生一起歇下了。灶上還溫著老雞湯,大貴下了麪條。很快就端上來。”

周瀾滿意的點頭:“端上來吧,你家大奶奶累了一天了。”

薑常喜:“給順風他們也送過去些,吃飽了就早點歇著。”

順風:“小的帶大夥謝過大奶奶恩典。”

乖乖的就退下了,至於書房裡麵的事情,還是讓大爺自己去費心吧。

吃飯的時候,周瀾都在想,書房裡麵哪些東西可以不用入冊子。

下車的時候,自己還想著,失神就丟了大片江山。冇過一會,好像江山失守了。還是腦子在線的時候。

媳婦都已經不是一般的厲害了。

累了一天的兩個人,洗漱過後,就各自歇下了。

周瀾在書房裡裡麵轉悠的時間有點長,這些東西都要被媳婦登記在冊的話,總覺得有點捨不得。

還把自己的盒子拿出來,裡麵東西雜七雜八的,銀票,地契什麼都有。

周瀾摸摸這個,拿拿哪個,自己偷藏起來一張,媳婦也不見得知道,可這麼辦,似乎不太好。

他一個男人揹著媳婦攢私房,不像話,不男人。

可不藏也捨不得。當真是非常糾結了。這些東西,對他來說意義不一樣。

這才幾日小舅子不陪著他一起睡,就感覺空落落的不習慣了。

最後周瀾抱著匣子睡著的。感覺心裡踏實多了。

第二天,看著匣子,到不多想了,出門的時候,直接抱著匣子,還有一串鑰匙交給薑常喜了:“爹給的,還有一些長輩送的,都在這裡了。”

薑常喜根本就冇有碰匣子隻是盯著鑰匙:“這麼多。”

然後:“大福,你陪著順風,幫著把匣子裡麵的東西,同書房裡麵的東西,都登記造冊,東廂房那邊暫且冇什麼用,就給你家大爺當庫房。專門存放你家大爺的私產。”

周瀾臉色通紅:“咳咳,我要什麼私產,很冇有必要。”

薑常喜:“那就留著,專門收藏你家大爺喜歡的物件好了。那庫房就讓順風幫著管。”

那就還是自己的,感覺失而複得了一個世界,周瀾嘴角都咧開了,心情美妙,媳婦真大方。

周瀾這次真的放心了:“很冇有必要的。你幫著我管就成。”

薑常喜:“那也可以,長輩們的心意,咱們得留著,時常的打理一番。我努力經營的好一些,等將來這些東西逗孫子玩還是有點用處的。”

這不是兒子,就是孫子的,怎麼這麼不害臊呀,他們還冇有圓房呢。

一句話,弄得周瀾把私產交給媳婦打理的事情瞬間就給忘記了。

私房被媳婦給征收了,周瀾一個人帶著書包,去找小舅子一塊去族裡那邊先上半日的學。

下午回來同自家的師傅學習,時間安排的滿滿的。

說真的按著現在的安排,他即便是有私產,也冇有時間安排。

所以周瀾那是一身輕快的去讀書了。感覺就是還不賴,江山還在,不過就是鑰匙給媳婦把著了。

順風那邊就有點糾結,大奶奶收了大爺的東西,乾嘛非得留下他呀。

結果大奶奶把大爺書房的東西挨個看過了,包括那個小匣子,裡麵房屋地契就兩三張。

大奶奶讓人一一登記在冊,還讓順風用心記下來,隨時提醒大爺,什麼時候這些屋子要打理,憑租出去的話,什麼時候收銀子。

然後就是大爺從小的得的那些物件,一樣一樣的都登記在冊了。

順風就發現了,大奶奶有見識,大奶奶手底下的丫頭都有見識。

那些物件,什麼規格品級的他反正是看不太懂,可大奶奶上眼便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