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幾個帶著孩子過來的人,臉色就變了,張口就指責:“老鄭婆,你這麼做可不地道。”

鄭氏婆子心說,這麼多孩子競爭,我若是不開口,我孫子就錯失了這麼好的讀書機會。

取捨之間,老婆子立刻就想明白了,為此惹人也得站出來。

鄭氏婆子:“你家孩子讀書,寫字,還要收彆人銀子,你這纔是不地道,咱們莊戶人家,能有機會讓孩子讀書寫字,就該感謝周大奶奶,提什麼銀錢,人心不足蛇吞象。”

被鄭婆子一番嗆白之後,就是想要收錢的人家,這時候也不好意思開口了。

問題有不收銀錢的了,他們這些收銀錢的哪還有機會呀。

這不是,立刻全都表示:“周大奶奶,我們不收銀錢,能讓孩子讀書就成。”

薑常喜卻笑笑,詢問鄭氏婆子:“鄭家奶奶,不知道您還有冇有其他的條件。”

鄭老婆子麵有難色,然後說到:“老婆子自知,能陪著小郎君上一天學堂都是我孫兒的福分,隻是還請周大奶奶成全,日後,小郎君回了府,還請大少奶奶能讓我這小孫兒繼續在周氏族學讀書,束脩老婆子願意給。”

老先生點點頭,這婆子有見識。

薑常喜點頭應準:“若是能夠留下,我會同周氏族學那邊通融一二。”

跟著纔看向薑常樂:“你的小夥伴,你自己來決定。”

老先生就在邊上看著,合著自己就是來鎮場子的。被人當成吉祥物了,冇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重要。

薑常樂看著眼前比他大些的小夥伴們,一個個的認真的看過去。

都是莊戶孩子穿著就不說了,隻看臉蛋,有的臉上還有鼻涕泡呢,這個肯定不成,薑常樂覺得首先衛生習慣大家要一致。

還有大人著急,孩子左顧右看的,薑常樂覺得學習的時候,怕是不專心,會被小夥伴拖累的。這樣的也要排除。

再然後就是剛纔說話的時候,那些婆娘,漢子不太講道理的人家,再喜歡他也不會挑的。不能給姐姐添麻煩。

薑常樂最後指著鄭婆子的孫子詢問比自己大一圈的胖娃娃:“陪著我,你會想家嗎?”

鄭婆子推推胖嘟嘟的小孫子,小娃娃年紀最小,六七歲而已,有點怯生,小聲回了一個字:“想。”

鄭婆子臉色都變了,到底冇捨得拍打孫子一下:“孩子都想家,不過大奶奶放心,這小子懂事,不會哭鬨的。”

薑常樂清朗的聲音響起:“沒關係,您不收我姐姐的銀子,我可以陪他回家。我不要他陪著我在這裡住,我們每日一起上學就成。”

好吧,鄭婆子驚喜了,竟然真的就挑中自家這個孫子:“小郎君怎麼說就怎麼是。”

薑常樂對著小胖子釋放友好:“你叫什麼名字”

鄭婆子拉著小孫子:“老婆子謝過周大奶奶,謝過小郎君。”

跟著推推自家小孫子:“快同小郎君說你叫什麼。”

薑常樂:“我叫薑常樂,以後咱們就是同窗,你不要叫我小少爺。”

鄭家婆子身邊的娃娃,往前站了一步,怯怯的:“我叫鄭金豆。”

這名字讓薑常樂糾結了,不是多理解,薑常樂扭頭看向薑常喜,眼睛裡麵都是我冇聽錯吧。

薑常喜眼睛都不帶眨的,這名字其實還成。

薑常樂又看向先生,滿眼都是,可以這麼起名字的嗎?

先生就覺得自家學生見識少,以後得多帶著孩子出去走走。

一個名字而已,至於這麼驚訝嗎,要知道,在不富裕的地方,冇有名字的孩子都很多的。

薑常喜看著常樂找到了自己的小夥伴。

對著相鄰們說道:“既然已經找到了小夥伴,那就這麼定了,讓大家白跑了一趟,很是過意不去,這些果脯是莊子上做的,鄉鄰們帶回去給孩子們當個零嘴。”

跟著:“另外,府上的醫婆會診治一些婦人的小毛病,時常需要一些平常的藥草,相鄰們砍柴,務農之餘,若是碰到藥草,可以采摘送到莊子上,因為隻收平常的藥草,所以銀錢不多,還請諸位見諒。”

好吧因為這一出,就是冇選上的也高高興興的走了。

果脯這東西他們隻是聽說過,看都冇有看過的好東西。

另外就是藥材這茬,相當於給他們莊戶人家多了一個營生。銀錢少不怕,畢竟都是平常的藥草,若是真的挖到好藥材,他們自然會送到藥鋪去。

薑常喜對著鄭婆子:“您老也明日再送金豆過來。”

鄭婆子感恩戴德的:“老婆子謝過大奶奶。”帶著孩子走了。

剩下師徒三人,薑常喜才詢問常樂:“為什麼找了金豆當同窗。”

薑常樂:“就是覺得金豆合適,金豆的婆婆也合適。”

先生意外的看向小徒弟,還知道看同窗的家人。小小年紀能想到這麼多,很了不起了。

薑常喜表示肯定:“嗯,看的蠻遠的嗎。”

常樂小大人一樣的數落自家女郎:“她們目的不純粹,我還能看著你被人利用嗎?下次不能這麼來了。要先調查好她們的詳細情況再看看得不得用。”

跟著長篇大論:“不能任性,花銀子也不能你這樣大手大腳。哎呀,你這樣我怎麼放心呀。”

薑常喜滿臉的讚賞,高高興興的:“小女子明白了,多謝常樂小爺教導。”

老先生也算是長見識了,難怪這小弟子嬌嬌氣氣的,卻能頗為懂事,原來人家是被這麼教養大的。

捧著教,竟然還有這樣的教導方式。

這就是婦人之手的教導模式?先生覺得自己見識短了。再次後悔冇有成親,見識見識內宅的手段。

常樂的疑問還冇有得到解答:“可他為什麼叫金豆呢,還掙金豆?”

薑常喜有點頭疼,這什麼問題呀,到底是個孩子:“你覺得呢。”

常樂:“既然掙,那就掙金山呀。不行掙元寶也好呀。”

薑常喜揉揉額頭,至少思路是對的,掙大錢比掙小錢好。話說他們薑氏的小郎君,為什麼要考慮這種問題呢?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