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祖母知道,怕是要翻臉的,薑常喜直接避開了這個問題:“這個問題呀,太深奧了,我覺得隻有先生才能解惑。”

你不想頭疼,你就推給我,先生對女弟子又瞭解了幾分:“今日休沐,你確定要先生幫你解惑。”

常樂搖搖頭:“先生您應該好好休息。弟子不問了。”

看吧,收拾小徒弟,老先生還是得心應手的。這不是,完美解決。

薑常喜:“先生覺得,金豆陪著常樂還可以嗎。”

老先生點點頭,至少在這一群孩子中,是最合適的:“那孩子看著憨厚純粹,是很好的玩伴。”

跟著先生詢問:“為什麼要找莊子外麵的孩童。若是為了陪著常樂玩耍,莊子上的童子,豈不是更方便。”

薑常喜:“常樂以後會去學堂,會有同窗的。他總要學會同人相處,在族學那邊,有夫君陪著,周氏子弟都讓著他。常樂冇有什麼機會同夥伴相處。”

先生搖搖頭,覺得女弟子還是想的窄了:“金豆這種情況,怕也是如此。”

薑常喜笑吟吟的:“總要找到不同身份人之間的相處之道。”

讓常樂在相處中學東西,薑常喜私下以為,讓自家弟弟入學之前先長點心眼,就這點小心思。

老先生被女弟子的話給說沉默了。

這婦人之手教導的孩子,竟然是如此的嗎?感覺自己有點見識淺了。

先生想到自己出入學堂時候的懵懂,竟然是家裡教的少了嗎。怎麼就感覺有點嫉妒這個小弟子呢。

內宅竟然還要教導這些的,老先生後悔年輕的時候冇有給自己成個家,致使他老人家都不瞭解內宅婦人的套路了。

薑常喜:“弟子淺見,還請先生教誨”

老先生:“冇什麼可教的,先生我得跟你學。”

這個好像不是褒獎呢。薑常喜立刻行禮:“學生惶恐。”

老先生:“三人行必有我師,你惶恐什麼。”所以說真的呢。

薑常喜偷眼看看先生,就有點小驕傲:“先生覺得弟子做的還成。”

薑常樂都眨著小眼睛看著先生,一臉的想要表揚。

先生:“你看什麼,就是表揚也是表揚你姐姐。”

薑常喜就笑了,得到先生的肯定,那就同得獎狀了一樣。

薑常樂這個臭不要臉的,比自己得表揚還高興呢:“常喜得先生表揚也是一樣的,那也是我家的”

先生就笑,這姐弟二人可真不見外。

先生盯著薑常樂,孩子就發毛了,偷偷的退了一步,然後又一步,扭頭就跑:“先生說了,今日補休,除了這個弟子什麼都聽不到的。”

薑常喜看著跑的晃晃悠悠,都著急了:“你倒是慢點跑。先生還能追你不成,傻不傻呀?”

先生搖頭:“貪玩。”再瞪一眼女弟子,我難道跑不動,追不上一個娃娃?

薑常喜立刻為弟弟說話:“先生,常樂還小呢,不能太過苛責。”

老先生一句慈母多敗兒差點就說出口,看到自家女弟子,那也不過半大孩子,這才把話嚥下去了。

老先生:“可有為難之事。”難得關心了自家女弟子。

薑常喜:“莊子內的事情,都還能處理的來,人情走動,現在不過就是同族人這塊的,有老族長迴護,倒也不不算為難。”

老先生就挑眉,人情世故竟然還懂。說的還挺滿。

就看著薑常喜那邊笑的有點得意:“莊子外麵的事情,先生一張拜帖,弟子受益無窮。”

這還是個知道狐假虎威的。好吧,看把孩子給能耐的。那張臉就彷彿在說,弟子處理起來遊刃有餘。哈。

老先生直接就走人了,就不該問。

薑常喜就追著小常樂走過去,姐倆去莊子裡麵亂竄了。

說好了常樂過來陪著她的,結果呢,姐倆也就早晚能見一見,薑常喜都覺得虧欠了小娃娃的。

難得今日先生肯放人,周瀾還自己去學習了,姐兩準備好好地玩樂。

常喜讓人,拿著籮筐,拿著兩個饅頭,身後大利拎著水桶,還有一張網,追著常樂,去河邊捉魚了。

這是薑常喜想了很久的親子活動,他們家常樂肯定喜歡。

薑常樂看到這一串的裝備就笑瘋了,雖然不知道要做什麼,可這麼大的陣仗,肯定是非常好玩的。

拉著薑常喜,好話不要錢一樣往外飆:“你果然是守信用的,你果然是惦記我的,我就知道你最喜歡的人是我。”

薑常喜被常樂說的都要飄了,她也吃這一套:“彆肉麻,一會到了河邊,會因為你多話,我掉河裡的。”

薑常樂的薑家小郎君做派上線:“不許亂說,就說你身邊差了個老嬤嬤。”

那肯定是差,可她真的不願意身邊跟著老嬤嬤。

瞧著薑常樂的小樣,薑常喜美滋滋的,這麼懂事的娃娃自己帶出來的。

怎麼看怎麼滿意。

說真的,從出生那天到了這裡之後,薑常喜哪哪都不舒坦,感覺自己就是個看客,也冇有什麼歸屬感。

一直到常樂出生,不到十歲的她看著常樂哭唧唧的小臉,心口才碰撞了那麼一下下。

看著齊氏對養孩子上,也不怎麼精通,竟然是什麼事都聽身邊老嬤嬤的。

薑常喜直接就把常樂抱到自己身邊了,吃穿住行,夜裡啼哭,都是薑常喜在盯著,老嬤嬤帶著常樂,薑常喜都不放心。

長姐如母,在她這裡,那是身體力行。自己帶大的娃,怎麼看都喜歡。

薑三夫人也是那時候纔在閨女的眼睛裡麵看到了點不一樣的東西。

彆說閨女隻是把兒子抱到身邊養著,即便是閨女要他們夫妻一塊要過去,她都應準的。

常樂大一點,常喜陪著他一起吃,陪著他一起玩,更是陪著常樂一起學,手把手,眼珠子是的帶著,親爹親孃都得靠邊站。

不然薑三老爺同薑三夫人怎們就對這兩孩子這麼放心呢。

可以說從小,常樂就是常喜帶大的,對與兩個孩子,薑三老爺放心著呢。

河邊玩耍的的一群,老遠就能聽到喧鬨的聲音。

薑常樂滿足了,大利在河邊下網,還有薑常喜用紗布做的地籠扔在河邊。

然後姐倆拿著竹竿走在岸上,上上下下的敲打河麵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