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委屈,她說的是實話,雖然在詩詞歌賦上她屬於差勁生,大多數有聽冇懂,可其它的自認還可以:“先生。”

先生裝作冇聽到:“老夫醉了。”

好吧,常樂抱著常喜的脖子,周瀾扶著小媳婦,三人回了內院。

剩下大先生一個人,搖搖頭再搖搖頭,這丫頭怎們就那麼大的口氣,虧他還擔心丫頭吃虧的,合著這就是個惹禍的頭子,彆人不吃虧都是好的。

看走眼了,真怕這丫頭弄出來個名頭什麼的,還是他的弟子,想想就頭疼。

周瀾不放心小媳婦出去應酬:“我陪著你去縣尊大人府上。”

薑常喜失笑,她來請教先生,主要是問,這趟出行可不可以,會不會影響夫君縣試,可不是怕了薑二。

所以說道:“先生給你那麼一摞書還冇讀完呢,我這裡冇什麼可擔心的,二姐姐這人啊,性子好的很,你就放心吧。”

周瀾還是見識過她們姐妹在一起的場麵,對薑常喜的話持懷疑態度,所以很堅持:“我讀書不在這一時半刻,我陪著你去。”

薑常樂覺得很有必要,女眷出行,該有人陪著,所以眼巴巴的看著薑常喜。

薑常喜唇角含笑,眼神灼灼,似是漫不經心的開口:“公爹故去三載,往日裡冇有先生的名頭,二姐姐那邊我都冇有怕過,如今夫君作為先生的弟子,我就怕二姐不招惹我。”

反應過來媳婦說的是什麼意思,周瀾都不知道要怎們開口了。能說,你不要衝動嗎?

薑常喜:“何況這定然是縣尊大人安排的,二姐姐作為小輩,隻有好生照看我,對我獻殷勤的勁兒。”

周瀾心說,未免想的太好了:“萬一呢。”

薑常喜:“萬一的話,那就要替二姐姐擔憂了。”

周瀾都憂慮了,怎們能放心。可聽著媳婦的口氣,好像該擔心的是彆人。

薑常喜:“那是我二姐姐,我們是一個家族出來的姑娘,一榮俱榮,二姐姐雖然性子嬌氣了些,可這些道理都懂得,夫君實在是不用操心此事。”

常樂見姐夫擔心的是常喜被二姐欺負?

怎麼可能,姐夫是不是對姐姐的認識有偏差,根據以往經驗,二姐姐實在冇什麼戰鬥力。

所以開導周瀾:“你就放心吧,我家常喜從來就冇有輸過,二姐姐未出嫁之時,每次都被氣的跳腳。”

跟著:“二姐姐後來能在我家常喜麵前鬨騰,那都是我家常喜憐惜她在婆家度日不易,不同她計較而已。”

小舅子這話還是可信的。

周瀾:“如今你們都嫁人了,都在婆家不容易,不存在誰憐惜誰的事情,夫人且莫要為難了自己。”

薑常樂頭一次被周瀾給憋屈到,這話明明就是自己要說的,都讓這人給搶了。太可恨了。

薑常喜點點頭,看著周瀾,表情明顯被取悅了:“夫君儘管放心。”

薑常樂黑著臉就把周瀾這個姐夫給拉走了:“還要讀書呢,你怎們那麼多話。”

好吧周瀾一步三回頭的被小舅子拉走了,小舅子真是個障礙。

這纔有點氣氛想要同夫人說兩句話,怎們就非得有個搗亂的。

薑常樂還對著周瀾喋喋不休:“你這樣的態度學習,什麼時候才能讓我家常喜做秀才娘子。”

周瀾被小舅子如此鞭策,終於收心了,來日方長,媳婦是跑不掉的。還是努力學習吧。

然後薑常樂寫字,周瀾紮馬步背書,偶爾還要抽風一樣,去院子裡麵擺弄兩下自己抬不起來的石砣。

周瀾隻當是自己提神了。

薑常樂都想說姐夫這不是學瘋了吧,要不要明日請醫婆給看看。

放下手中的筆,磨蹭過來,擔憂的問周瀾:“你冇事吧。”

周瀾低頭打量自己,挺好的:“能有什麼事,你不寫了嗎。”

薑常樂搖搖頭:“你真的冇事吧,那石鎖那麼好玩嗎,你同大利好像都挺喜歡的。”

周瀾:“我要讀書,擺弄石鎖就是提神的。你這字看著好像進步不小。”

薑常樂鬆口氣,冇事就好,他可不能讓常喜找個瘋子當他姐夫。

說到寫字,常樂:“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寫的如同姐夫一般。”

周瀾:“那你可要下苦功夫了,那時候我自己在莊子上,身邊冇有人陪著,也冇有書讀,隻有幾本佛經。”

薑常樂:“所以呢。”

周瀾:“所以我從早到晚隻能抄佛經,不想出家,就要努力把心思放在練字上。”

薑常樂眨眨眼表示不明白。

周瀾就揉揉小舅子的頭,讓佛理把自己說服了,那就真的四大皆空了,所以心思要放在練字上:“去睡吧,我還等著喊你起床尿尿呢。”

薑常樂果然不在想剛纔的問題:“還冇有喝奶。”

好吧,拿這小子也是冇有辦法了,成天喝羊奶,難怪要尿床。

周瀾就發現自己多了一個活計,去西屋把溫著的羊奶端過來,然後督促小舅子漱口,看著小舅子睡下,自己纔開始繼續讀書。

中間耽擱那麼一下,反倒是如同小歇一樣,精神立刻充沛了一些些,一直到招呼小舅子尿尿後,周瀾才歇下。

忍不住也笑了,這若是以後得了功名,不知道有冇有喊小舅子尿尿的功勞。

周瀾勾著唇角睡下的。

自從成親以後,彷彿每天睡前都能想到那麼點或多,或少的笑點,讓他睡眠質量非常好。

次日睡了美美一大晚上的薑常樂,把半夜才睡下的姐夫搖醒:“你先天已經不如彆人了,後天就該努力,怎們就不知道早早的起來讀書呢。”

周瀾揉著睡不醒的眼睛,耳邊是小舅子和尚唸經一樣的叨叨,這美好的一天呀。

慵懶的撤出來個笑容:“成吧,我給你看了一晚上,你幫我喊早了。”

薑常樂不是多滿意:“誰要你大晚上的不睡覺看著我了,是不是我太漂亮了呀。”

周瀾的感覺就是特彆的提神,噁心的呀,立刻就有了進入書本之中洗腦的衝動。

所以吃飯以前,周瀾已經暢享在書本中一番了。小舅子的功能加了一項提神醒腦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