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:“先生最近喜好田園之樂,故此還在的。隻是先生雅興甚高,不知道下一刻又喜歡什麼,咱們當小輩的,隻有聽憑吩咐的份。”

意思就是先生雖然在我們府上,不過我們是小輩,有些事情不好替先生當家作主,能辦不能辦的,不敢應承。

縣尊夫人:“很是,很是,能得先生教導,一時半會也是好的,你們成親時日不多,府裡也冇有個長輩幫襯,虧得先生剛好在那邊。”

薑常喜:“很是呢,多承先生迴護。”

縣尊夫人:“我就說讓你二姐,二姐夫多多過去走動,能震懾一下宵小也是好的,你們就是兩個孩子,讓我們這些長輩怎們放心”

薑常儀看著婆婆,有一瞬間的走神,這竟然是婆婆說的話?

薑常喜:“多謝您惦記,二姐姐也是惦記我的,隻是姐夫學業繁重,我們姐妹即以出嫁自當是以夫家為重,二姐怕是輕易不敢開口同伯母您開口。”

這話說的好,仙尊夫人喜歡聽。女子既然已經出嫁了,就該以夫家為重。

薑常儀:“今兒我可就討巧了,改日要同娘您請示,過去三妹妹那邊走動的。”

縣尊夫人就笑了,難得這個兒媳婦機靈一次:“何須請示,隻管帶著你男人過去。他們連襟到一起也能說說話。親戚呀走動起來才親近。”

薑常喜高高興興的:“可不是嘛,是伯母慈悲心腸才能成全我們姐妹情誼。常喜這裡謝過伯母。”

縣尊夫人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:“好了,你們姐妹許久不見,去說說話,不要見外,隻當是自己府上。”

跟著說道:“府上還邀請了幾位舉人老爺的夫人過來,到時候讓你姐姐帶著你認識認識,這些都是咱們縣裡有名望的夫人。”

人家在示好,在幫著薑常喜打通縣上的人脈。

薑常喜:“三娘謝過伯母。”正正經經的行禮答謝。

既然已經立府過日子,就要有自己的交際圈,能得縣尊夫人幫忙開路搭橋,薑常喜很是感激。

她總不能隻同周氏族人走動,要知道周瀾以後絕對不會止步於周氏家族那麼一個小圈子的。

姐倆告退之後,縣尊夫人才同身邊的婆子說道:“看著年歲小,就那麼一團,可行事有度,知禮的很,是個知道好歹的。”

婆子就捧著夫人說道:“那是自然,那可是同咱們大奶奶出自同一族的薑家,見識肯定有的。”

縣尊夫人哼了一聲,自家兒媳可差了人家不是一星半點:“若是我兒娶的這樣女子,我何苦到了這個年紀還要替我兒操心。”

婆子就不好說什麼了,婆媳之間總是會有這樣那樣的矛盾在。

讓她這個婆子說,少奶奶雖然諸多不是,可就一樣,聽話,從來不違逆夫人。

而且得府上公子喜歡,這不就夠了嘛。可惜縣尊夫人不是多喜歡少奶奶。

薑常喜到了薑常儀的院子,三兩下就看個差不多,不是薑常儀在閨中時候喜歡的佈置風格。

對著薑常儀半點冇客氣:“你在府上那麼厲害,合著就是個窩裡橫。”

薑常儀:“亂說什麼,出嫁從夫,你女德都讀哪裡去了。”

薑常喜恨其不爭:“你女德讀的好,還讓你友愛姐妹呢,你在府上的時候怎們從來不聽。”

薑常儀:“你”跟著泄氣一樣:“在府上的時候,我違逆不聽,頂多就是罰我幾板子手心,你又能拿我怎麼樣。嫁人以後能一樣嗎?誰會這麼慣著我。”

薑常喜氣笑了:“合著還是我慣著你的毛病。”

跟著:“怎們就那麼冇出息。讀書,讀書,你就這麼讀的的。”

薑二孃子不願意聽,大家一起跟著先生讀書,我能不知道你什麼成績:“你也冇有比我讀的好到哪裡去,我挨板子的時候,你也冇被先生表揚。”

薑常喜:“可我就是比你讀的通透,我知道怎們做才能在禮儀規範之內讓自己過的更舒適,男子讀書為了功名,為了家業,說白了就是為了過得好,日子舒坦。”

薑常儀瞪眼看著薑常喜,說什麼呢?

薑常喜:“女子讀書難道就是讓你循規蹈矩,讓人用書本拿捏你的,你就是個糊塗的玩意。”

薑常儀捂著薑常喜的嘴巴,不讓她大放厥詞:“嫁人了,膽肥了,你怎麼什麼都敢說。”

薑常喜心說,膽子都小了:“我教你做人呢,你到底聽懂了冇有。”

薑常儀:“好了,你那些歪理還是你自己折騰吧,讓祖母知道,要把板子打斷的。”

薑常喜翻白眼:“出嫁從夫。你讀的什麼書,這都不明白?”現在祖母可管不上這段了。

薑常儀張嘴,合著你說祖母管不著你了唄:“你這就是狡辯,怎麼說都讓你用上了,你讀書就是為了這個?”

薑常喜深以為然,不然我那麼苦讀女德難道是為了同你一樣。出來當受氣包的?

姐妹二人瞪眼凝視半天,薑二敗下陣來。

薑常儀期期艾艾的:“夫君若是嫌棄了怎麼辦。”

薑常喜指著薑常儀的鼻子:“你長成這樣,就是被你男人嫌棄的?書讀不好,心眼也冇有長多少,先天條件你還不會用,二伯母在家的時候,難道就教你小肚雞腸了。”

說的怎們那麼難聽,好像她一無是處了一樣。容貌很重要,可絕對不是這麼用的。

薑二孃子:“哪來的那麼多廢話,問你怎麼辦。”

看把她牛氣的,就冇見過這樣的家光棍。

氣死薑常喜了:“怎麼辦,你什麼樣就讓他喜歡什麼樣的。難嗎?”

薑常儀都呆了,在閨閣之中,冇受過這樣的教導。不難嗎?

傻傻的問薑常喜:“難道因為三嬸是武將人家的娘子,所以武將人家就這樣教導姑孃的。”

薑常喜:“你怎麼不想點有用的,你管人家怎們教導孩子。”

薑常儀搖晃著薑常喜:“到底是不是,若是不喜歡的話,是不是三嬸就踹到喜歡為止。”

然後想到三房三叔的日子,這孩子腦洞就大了:“祖母肯定不知道,不然祖母不會看著三叔受委屈的。”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