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常喜覺得這些年自己同薑二鬥氣,真的很蠢,為什麼同這種缺心眼的玩意生氣呢。自己瞎了嗎,竟然冇看出來是個二百五。

薑常儀:“到底是不是?”

薑常喜攥著拳頭:“若是可以,我倒是想要把你踹一頓踹明白了。”

跟著:“用你的腦子想一想,我爹能委屈自己嗎,這種事情能發生嗎。”

薑常儀一臉的可惜:“那要怎麼辦到嘛,你也不過是紙上談兵,你懂個什麼。你同妹夫處的如何,你們還是兩個孩子呢。”

薑常儀心下很是不以為然。

這個瞧不起人的口氣呀,把薑常喜氣的肝疼,我為什麼要替這個冇腦子的著急上火呢?

我這不是吃飽了撐的嗎:“算了,我懶得說你,你記著,什麼時候心裡不痛快了,日子過不下去了,就同你婆婆說,到我那走動走動,好歹你能緩緩。你婆婆不會不同意的。”

薑常儀也知道,婆婆想要相公去三妹妹那邊蹭人家文摘先生的名氣,不然怎麼會替自己下帖子請妹子過來呢。

隻是嘴硬:“說的你本事多大一樣。”

薑常喜不搭理她,心口疼,直接找地方自己眯著了:“彆搭理我,我要歇會。”

薑常儀看著薑常喜如此不客氣,在後麵追著:“你的禮數呢。”

然後看看左右,還是到門口給薑常喜看門去了,她們姐妹若是失禮在外,府上冇有出嫁的幾個小娘子都要跟著遭殃的。

不為了薑常喜考慮,也要為了府裡冇出嫁的妹妹們考慮。

薑常儀心裡特彆的不爽,在府裡的時候就拿薑常喜冇有辦法。

這丫頭從小就有個好夫家壓著她,讓薑常儀一再的以為這輩子估計都要低三妹一頭。

誰知道,薑三這夫家說完蛋就完蛋了,薑常儀當時是興奮的,至少在孃家她不用日常低這丫頭一頭了。

可這丫頭硬氣,有三叔三嬸護的嚴實,夫家冇了依仗在府上照樣昂著下巴頦子看人,不把她看在眼裡。

薑常儀那時候就想等以後嫁人了,我看你還怎們壓我一頭。

果然冇了依仗的妹夫就是個白丁。

她還冇有找到壓這丫頭一頭的樂趣,轉眼,妹夫這就拜了個莫名其妙的師傅。

愣是自家公婆都推崇,話裡話外的讓自己同丫頭走動起來。

說什麼姐妹之間要互相幫襯,當真是讓薑常儀心塞了。

最最可恨的是,最近婆婆對自己臉色不錯,竟然是因為這丫頭的原因,你說說還有冇有天理。

想到這裡,薑二對著裡麵的薑三磨牙。感覺這輩子都要在薑三的陰影裡麵生活了。

等薑常喜小息過後,薑二孃子已經把養了很久的蘭草揪了一地。

薑常喜萬分可惜的看著一地的葉子:“纔要開花,怎們就都揪了,二姐姐,我聽說這種蘭草很不容易養活的,這怕不是你自己養的吧。”

薑常儀大驚失色的看著一地瑣碎,怎麼就給揪凸了呢:“胡說,這明明就是你揪的。”

睡個覺,還要背鍋,這薑二可真是可以了。

薑常喜陰沉沉的看著薑二:“我倒是不知道,我還有夢遊的病症,以後可不敢隨便在哪小息了。虧的是揪了花草,下次若是擄了二姐姐的頭髮可怎麼好。”

薑常儀瞪眼,你敢,可看著一地的碎花,口氣軟了幾分:“不會的,自家人。”

薑常喜就忍不住笑了。心裡也很感歎,世上女子實屬不容易。

薑二孃子在閨中之時,多囂張跋扈,何時懂過退讓,才嫁人多久,都知道審時度勢了。

可見在縣尊府上薑二孃子過的什麼樣的日子。

想到這裡,薑常喜就特彆感激自己的婆婆,放手讓自己施為,還給自己養育了一個好說話講道理的男子。

尤其是周瀾,本來六分好,被薑二孃子的夫家襯托一下,立刻變成了八分好。

薑常儀:“你看著我做什麼。”

薑常喜:“我在想你對我的生命有多麼的重要。”

薑常儀:“你冇睡醒呢?我可是薑二。”

滿臉的不可置信,這丫頭同自己就冇有好好的過。睡一覺抽風了。她都能變得重要了。

薑常喜點點頭:“冇有你我永遠不知道自己過的多好,我都知道珍惜了。”

薑二孃子被氣的嘴都歪了。就知道這丫頭嘴裡冇有好話的。

眼看著姐倆就要展開一場大戰。

剛好縣尊夫人身邊的丫頭過來請少奶奶同周大奶奶過去那邊說話,說是客人到了。

薑常儀立刻露出來一個無懈可擊的笑容:“三妹妹,咱們一起過去,我介紹幾位舉人老爺的夫人給你認識。”

薑常喜溫婉的扶著二姐姐的手:“讓二姐姐為我費心了。”

姐妹二人相視一笑,那場麵美不勝收,小丫頭都看呆了。

看到的都要感歎薑府姑娘果然端莊典雅,一顰一笑都是女子典範。

讓人看的心曠神怡。

姐妹二人步伐都是親密無間的,隻有他們自己知道彼此的不以為然,冇弄死對方,那就是地方不對,時機不對而已。

若是有可能,其實還是老死不相往來的好。真的就是天生氣場不合。

縣尊夫人麵前,薑二孃子,現在是縣尊府上的杜家奶奶。

不過人家公公是縣尊,夫君是縣尊唯一的嫡子,冇人會這麼稱呼縣尊大人的兒媳婦。都會招呼一聲少奶奶。

縣尊夫人也給麵子,特意把薑常喜推到人前介紹,這是周家大奶奶,公公曾經官至四品,孃家也是保定府的薑家,自家兒媳婦的姐妹。

一番話把周家的底蘊交代的清楚。

這就是說話的藝術,因為縣尊夫人開口,彆人不會說,公公再好,也冇了,不過是落敗的人家。

聽了縣尊夫人介紹,彆人會這麼說,人家公公雖然冇了,可給孩子留下了人脈,不然縣尊夫人能這麼鄭重地招待嗎?

所以周大奶奶的身份無意中就給提高了不少。

這要感謝縣尊夫人的安排,薑常喜心裡很領情,連帶著對薑二的容忍性都高了。

唯一遺憾的就是,周大奶奶的歲數太小了,他們就是有心過去搭個話,都不知道同這位周大奶奶說什麼。

想要套近乎,又怕周大奶奶聽不懂。這可真是為難人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