婆子:“您多給少奶奶一些時間,少奶奶會明白您的苦心。”

府裡那麼多庶子,縣尊大人是開心了,可對於內宅夫人來說,那真是要多糟心就有多糟心。

自己的嫁妝竟然還要幫著男人養著小妾的兒子,何其諷刺。

一個縣官除非貪贓枉法,不然哪來的銀子養這麼一家子。

縣尊夫人,想的很清楚,女人嫁了就是嫁了,還生了兒子,同這個男人就撕扯不開。

那就得看好了他,彆貪贓枉法,不能讓他把自己兒子也給搭進去,可不就是要連著這幫庶子一起養著嗎。

自己糟心就夠了,可不想讓兒子同她這個當孃的一樣糟心,繼續養著這幫兄弟。

所以縣尊夫人那是盼著兒媳婦能立起來的,有點手腕不怕,就怕蠢呀。

讓一個婆子都看的出來她堂堂少奶奶有失水準,可見差得遠了。

薑常儀送薑常喜到門口,薑常儀欲言又止的。當真是少見薑二這個火藥桶的性子,竟然有這樣的時候。

薑常喜索性說道:“同我姐夫說,幫著把近些年縣試的考題蒐集一些。”

薑常儀臉上冇了為難,口氣可驕傲了:“你怎們開口這麼仗義,不知道客氣點嗎。”

薑常喜:“蠢死了,記得姐夫送習題的時候,你要一起過來。讓你見識見識日子是怎麼過的。”

薑常儀:“我纔不稀罕呢。我能比你過得差了?”

薑常喜上馬車不想搭理她了,死鴨子嘴硬,掀開簾子:“我很急呀,記得早些來。”

然後都不搭理薑常儀的反應就走了。

姐妹兩個爭端一直都在,可在外麵,薑常喜給足了薑常儀的麵子,就這麼一句話,就讓薑常儀回府能同婆婆交代。

甚至連夫君去莊子上走動的藉口都給了。薑常儀不好開口的,薑常喜不動聲色都辦了。

薑常儀:“腦子那麼好使做什麼,就顯擺你了。”

當真是很不服氣的,可自己還真就不如薑常喜,冇有她這份對誰都應付自如的本事。

薑三這副從小就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裡的底氣她冇有。

三叔三嬸把薑常喜從小就當眼珠子一樣護著,就是早就出嫁的大姐姐那時候都嫉妒這丫頭。

她還聽到過母親唸叨,也就是三房冇有個男丁,纔會把一個丫頭當寶貝。

可等三嬸生了常樂,那丫頭半點都冇有失寵,反倒是三房全聽這丫頭的。

連著常樂那樣金貴的嫡子,都是這丫頭說怎麼養就怎麼樣。

薑常儀嫉妒的都要瘋,所以處處同薑常喜作對。

這可能就是薑常喜從來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裡的底氣。

晚上縣尊公子回府:“聽說小姨子過來了,怎們就這麼走了,我這裡有幾本書還想著給妹夫稍帶過去呢。”

薑二孃子:“時間不早了,三妹妹說是要早些回去,不過三妹妹倒是有事情想要夫君幫忙。”

縣尊公子杜鋒聽到這話立刻高興了幾分,妹夫冇有拿他當外人:“喔,什麼事情,我們是連襟,妹夫還小呢,儘管開口不用客氣。”

薑二孃子冇想到夫君這麼痛快,而且看著並不是有什麼目的性:“三妹說,想要夫君幫著把往年縣試的考題給蒐集一份。估計是妹夫要用。”

杜鋒聽到這話一拍腦門:“我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。”

薑二孃子:“會不會讓夫君為難?”

杜鋒:“他們年紀小,對這些不懂,我年長一些,本該想到的,這有什麼為難的。”說著就跑出去了。

薑二孃子心說,不為難我也不願意幫,在家的時候不互相踩一腳就不錯了,誰知道出嫁了,竟然還要互相幫助,她怎麼想都覺得特彆的彆扭。

杜鋒再回來的時候,就同娘子說道:“你彆聽父親,母親說那些有的冇的,不論其他,隻說他們兩個年紀小,咱們年長,咱們就該過看顧幾分。”

跟著說道:“能夠姐妹嫁的這麼近,那是你們姐妹的緣分,於我同妹夫來說,那更是難得的幫襯。”

薑常儀心說,定然是在母親那裡聽了什麼。不過夫君顯然同母親的想法不太一樣。

杜鋒:“我雖然兄弟眾多,可不說也罷。妹夫那邊就隻有自己,身邊冇有兄弟姐妹幫襯,我們連襟之間就是天然的聯盟。”

薑二孃子真的不知道,夫君竟然還有這樣的想法,問題,她同薑常喜那關係,不說也罷:“我。”

杜鋒:“我知道你要說的是舅兄那邊,舅兄同咱們自然是親近的。可妹夫這邊剛好是需要人手的時候,你平時多過去走動。有咱們的身份護著,妹夫那邊也能過的順暢些。”

杜鋒:“你們是閨中姐妹,也不能因為嫁人了,就走動的少了,這話在妹妹,妹夫回門那日我就同你說過。”

薑二孃子低頭,這話不假。

那時候還不知道,妹夫有那麼一位名滿天下的師傅,夫君就是這麼說的,可那時候,她以為夫君說的是客氣話。

那時候她哪裡把薑常喜同那麼一個胖嘟嘟的少年妹夫放在眼裡。

想到這裡,薑常儀羞臊的低下頭:“是。”

不敢讓夫君看到自己的嘴臉,感覺到同夫君的差距了。

杜鋒:“既然妹夫開口了,想必是急用的。”

薑常儀對於這樣舒朗,豪爽的夫君崇拜的很,這就是君子坦蕩蕩:“明日我就送過去。”

杜鋒:“哪用夫人親自跑,咱們是實在親戚,以後走動的時間還長的很,讓人給送過去就好。”

薑常儀:“夫君說的是,我在內宅,見識有限,不對之處還請夫君教我。”

要說大家閨女能放下架子,還是讓男人欣喜的。

杜鋒心情就很好:“我也不是行事那麼周全,咱們慢慢來,你現在是秀才娘子,剛好學學這些相處之道,以後做了舉人老爺的夫人,自然就順手了。”

薑常儀:“夫君,我會努力的。”

杜鋒:“咱們共同努力。”小兩口濃情蜜意的。

薑常喜那邊,坐車回去,心情一樣的好。

看到薑常儀雖然不是多讓人高興,可認識那麼多的舉人老爺的夫人,就相當於他們周府在縣城這邊打開了局麵。

以後就是她周大奶奶嶄露頭角的時候了。

7017k